奇异的沙粒

  奇异的沙粒一只蚂蚁工作时经常心不在焉,运回的东西极少,因此成了伙伴们指责的对象。一天上午,他又偏离道路,没想到却发现一颗奇异的沙粒。他对这一发现所带来的后果并未多想,只是马上把那小东西抓起来放到背上。 到了蚁穴,各个地下通道的门卫和检查员对蚂蚁驮来的沙粒提出异议。最后,检查队长板着脸对蚂蚁傲慢地说:“也许你给我们弄来了一颗奇异的沙粒。我衷心地祝贺你,但我的责任是报警。” 那些警察都是无能之辈,面对这桩尚未列入刑法的案子,只能将那颗奇异的沙粒没收,拘留那只蚂蚁。由于他本来就名声不佳,案子又被提交给法院。 诉讼程序历来慢慢腾腾,这和那只蚂蚁的焦急心情大相径庭。蚂蚁越来越坚信自己没错,散布消息说对他这个案子处理得极不公正,还说反对他的蚂蚁很快就不得不承认找到这颗沙粒的重大意义。他傲气十足地说:“和这样的愚蠢蚁群为伍,我感到终生遗憾!”检察官大声疾呼,要对他处以死刑。 这时,一位赫赫有名的精神病科医生救了蚂蚁的命。医生在诊断书上明确地说,他患了精神失常症。夜间,被囚禁的蚂蚁不睡觉,把沙粒翻过来掉过去,仔细地磨了又磨。白天,在那间狭小阴暗的牢房里,他驮着沙粒从一端爬到另一端,并且拒绝吃饭。 一天早晨,狱卒发现牢房里静悄悄的,充满异彩。那颗奇异的沙粒在地上闪闪发光,就像一颗光彩夺目的钻石。在沙粒附近,躺着那只英雄的蚂蚁。他仰面朝天,又干又瘦,通体透明。 他的死讯和沙粒的奇异特性传遍大街小巷。蚂蚁成群结队赶到牢房。牢房竟成了灵堂,花圈不够用,蚂蚁就从仓廪中抢出大批粮食,在死者的遗体上筑起食物金字塔。 接着,他们为他举行豪华的葬礼,又为沙粒修建了一座神堂。当权者被罢官,罪名是不称职。 这些蚂蚁对那些不值钱的粮食和烂菜叶毫不关心。他们的眼睛全都盯在永不腐烂的沙粒上。 一天,六只普普通通的蚂蚁把一些古怪的物件带回蚁穴,硬说这些东西就是奇异的沙粒。他们并没有得到期待已久的那种荣誉,不过,当局免除了他们那天的劳务。在庆祝仪式上,他们得到一份终生俸禄。 此后,任何一只蚂蚁只要干活累得精疲力竭,或者想偷懒耍滑,就努力寻找一颗沙粒,争取一份终生俸禄,摆脱一切劳务。 蚁穴的假沙粒越来越多。许多蚂蚁找不到沙粒,就把脏土搬进蚁穴,把整条整条的街道堵死了。 供奉着奇异沙粒的神堂变成了一座被人遗忘的坟墓。 临近冬天,面对死亡的威胁,这些目光短浅的蚂蚁终于不再折腾。为了解决粮食危机,当局决定把大批沙粒卖给邻近富有的蚁群,那个蚁群中颇有一些忠厚的蚂蚁。 富有的蚁群答应他们,要是拿出那颗奇异的沙粒,可以供给他们一冬天的食物。破了产的蚁群把这颗沙粒当成救命符,卖给了富有的蚁群。富有的蚁群必须担起对破产蚁群的养老送终义务,免除一切劳务,直到他们最后一只蚂蚁去世,奇异的沙粒才能归买主所有。后来,这个新蚁群又出了什么事,这还用说吗?外来的蚂蚁在那里传播了偶像崇拜的种子。 目前,蚂蚁面临着一场全面的危机。他们忘却了自己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切实有用的习俗,到处疯狂地寻找沙粒。他们在蚁穴外面就餐,专门储藏那些精巧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东西。也许,蚂蚁这种动物很快就会灭绝了,仅仅在两三个无足轻重的寓言里,还记载着他们原来的品德。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儿童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奇异的沙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