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初战涟水大败蒋介石王牌张灵甫

  粟裕初战涟水大败蒋介石王牌张灵甫

   粟裕指挥作战中

  薛岳在他的办公室盯着苏北苏中地图,等候前线的好消息。他的目光停留在淮阴、淮安。

  这是两座比邻的历史文化名城,是富庶鱼米之乡,更是苏北战略要地。淮安是中 共华中分局、华中军分区的首脑机关所在地,淮阴是苏皖边区政府的首府。这苏皖边区政府管辖着苏皖两个省的大半个,东辖苏中、苏北,西管淮北、淮南,总面积九万五千多平方公里,有73个县市,2500多万人口。

  薛岳恨中 共在这里割据一方,又是召开代表大会,又是立法,又是建立政权,又是实行土地改革,俨然一个独立王国,弄得国将不国。他佩服蒋委员长雄才大略,他不仅领导了抗战,坚持了民族独立,而且又为了国家统一,为了完成孙总理三民 主义革 命大业,甘冒发动内战之罪名,坚决与共 产 党斗争到底。

  这时,机要员送上两份密电。他打开看,一是张灵甫从淮阴前线发来,报告他部队已进入预定作战地点,匪部也已按预定方案被钳制。薛岳大喜道:“陈毅果然中计,真是神仙也有失!”另又一份他又阅之,拍案叫道:“好,粟裕也上钩了!”这是李默安从苏中发来,报告说粟裕已开始撤军。一个多月的心病终于可以祛除了,对蒋委员长也终于可以有个交待了,薛岳怎能不欣喜若狂。然薛岳又担忧,那粟裕可是一只劲旅,若火速扑向苏北,这麻烦可就大了。他思索半天,决定争取时间,速战速决,使粟裕扑空。于是他立刻拟了一道密电,命机要员加急给张灵甫发出。

  11日,张灵甫执行薛岳密电,下达了进攻淮阴的命令。陈毅在淮阴之西的洪泽湖和运河之间部署9纵设置了两道防线。12日,7军以猛烈炮火突破第一道防线。13日,7军和74师同时展开猛攻,突破第二道防线。陈毅命2纵向淮阴开进,但沿途道路桥梁均遭敌破坏,2 纵无法前进。

  淮阴西北的泗阳城,是进入淮阴的北大门。突破泗阳,便可直捣淮阴。守城部队为陈毅主力两个团。7军上阵3个团展开猛烈攻势。守城部队猛烈反击,激战一日不见分晓。张灵甫又命增援两个团,激战两日才突破城门。张灵甫想起作战会议“恐陈”思想,初感陈毅之兵不可轻视。怕粟裕扑上门来,张灵甫连续作战,命大军直捣淮阴。陈毅泗阳守军残部后撤淮阴,与淮阴守军合力守城。

  陈毅被钳制宿迁沭阳,痛心失误造成淮阴危急,更担心淮阴失陷给华中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淮阴、淮安这两座城市来之不易。一年前,抗战结束时,伪军霸占着这块土地。受蒋介石指示,伪军不仅拒不向新四军投降,反而向新四军开枪。新四军被迫对伪军发动了大规模进攻,连续浴血奋战16天,总算占领了这块土地。虽然毙敌13000多人,但新四军也付出了数千人的代价。新四军在苏北从此有了立足之地,并在此建立了苏皖边区政府,设立了华中分局,华中军分区,开辟了华中根据地。薛岳进攻,陈毅命谭震林和张震指挥保卫淮阴,等待粟裕援军到来。

  14日,谭张开设前线指挥部,统一指挥淮阴地区作战。15日,谭张在淮阴外围杨庄、码头、小桥一线与敌展开激战,守军连续9次打退74师进攻,但最后终不敌74师猛烈火力,撤出阵地,74师逼近淮阴城垣。从内战爆发,淮阴守军早有备战。城墙修复坚固,护城河开挖宽深。墙内四周,大小工事掩体密布。城内主街大道,遍是明堡暗道,能防能攻。谭震林下令守军报必死决心,誓与淮阴城共存亡。

  16日,张灵甫恐粟裕援军赶来,争分夺秒攻城。他手中握有74师、25师、28师、48师以及7军等共50个团的兵力,轮番攻击上阵,一次10个团,半天一轮换。炮火掩护,敢死队、爆破队、云梯队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向城墙城门冲击。

  谭张守军只有9个团,指挥员不畏我寡敌众,亲临前沿阵地指挥。战士猛烈的火力,将敌人一次又一次压了回去,敌丢下无数尸体。

  张灵甫攻城两天,仍不奏效,开始着急。出乎他的意料,泗县陈毅不堪一击,想不到淮阴他的守军如此英勇。但他是经历过血战日寇的抗日强将,岂甘败于陈毅守军,决定拿出绝招,给守军一个致命打击。

  18日他派几十架飞机出动,环城上空,疯狂地倾泻下无数炸弹,城内工事多被摧毁。又动用重炮轰击城墙,命敢死队端着美制火焰喷射器,火龙滚滚,冲进城内。

  守军至死不降,与敌展开巷战。战斗异常惨烈,双方白刃格斗,死伤无数。战至19日黄昏,守军大部战死。

  此时粟裕援军仍未赶到。陈毅心急如焚,电询粟裕,粟裕回电,称因路途遥远,又大雨滂沱,且淮河河网密布,行军艰难,距淮阴仍有三四十公里。陈毅见增援无望,即命守军弃城突围。

  74师遂占领淮阴,同时攻占淮安,至此两淮落入敌手。

  此时粟裕援军抵达何处?19日晚,当粟裕先头部队抵淮安城南10公里处时,接陈毅急电,告之两淮失守,粟裕顿时痛心疾首。 深夜,陈毅从宿迁南下百里会见粟裕。在粟裕驻防的村落河边,两人相见竟都哽咽一时无语。

  两人并肩沿着河边大堤,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许久,陈毅才克制住情绪,说:“此战失利,贻误全局,五内俱焚。论其责任完全在我,主观指导错误,中了薛岳的奸计,更后悔没听兄弟的忠告,还望兄弟原谅。”

  粟裕道:“自古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兄不必过恸。再说战场风云莫测,谁又能是神仙。此战我亦有责,未能及时赶到救援。再说中央军委又迟滞判明敌之企图,11日敌开始进攻,才给你我下达作战命令,500多里路程,又逢洪水泛滥,何能赶来?”

  陈毅说:“两淮失陷,不仅在我经济损失,单运河的一大笔税收就没有了,更重要的是使我控制华中战场失去主动,下一步的仗该怎么打啊?”

  粟裕说:“我的看法,敌争两淮,旨在图谋整个苏北苏中。苏中我已撤出,敌争得两淮后,必将要扫平苏北。你我只要不撤出苏北,他们必将拼命争夺。我们的笨办法,还是要给他来个农村包围城市,占领两淮外围城镇。只是,我们应很好地了解敌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陈毅说:“你是指74师,是指张灵甫?”粟裕点点头:“是的,我对他了解甚少。”陈毅道:“我原来对他了解也不多,只知他是黄埔四期生,蒋介石嫡系,泗县之战后我通过特工才了解了他的有关详情。的确,74师不凡,张灵甫也不一般。”粟裕极有兴趣地听陈毅讲下去。

  陈毅道:“先说74师。74师由74军整编而成。这是蒋介石学习美国的经验,将军整编成师,便于机动作战。74军全面抗战爆发时组建,辖3个师。第一任军长为俞济时,后继者有王耀武、施忠诚,现在是张灵甫。

  “从抗日救国角度讲,该军是一支抗日英雄部队,几乎参加了抗战8年所有国 民革 命军针对日寇的重大战役,屡挫日军精锐。

  “1938年7月的江西德安万家岭大战,其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全歼日寇106师团17000多人,其58师8000人仅剩500。

  “1941年5月的江西上高会战,该军击毙34师团岩永少将指挥官,重创日寇33、34师团,毙敌15000多人,取得抗战以来空前大捷,被蒋介石誉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战’,蒋并授予其军中最高奖赏——飞虎旗一面,并赞誉74军为‘抗日铁军’。

  “1943年11月的湖南常德战役,该军又与日寇南京大屠杀元凶3个主力师团20000多人血战16个昼夜,共毙敌10000多人。其57师伤亡殆尽,全师8000将士,最后只剩180人。”

  突然附近有脚步响动,粟裕打住话茬,警觉地看看四周,然后对陈毅道:“隔墙有耳,我们回营房慢慢谈吧。”

  回到营房,粟裕泡上一壶热茶,两人边喝边聊。陈毅说:“日寇投降后,74军到南京受降,并担任南京守备,成为‘御林军’。现在蒋介石将其改编为74师,全副美式装备,投入内战战场。”

  粟裕叹道:“这74师果然不凡,抗日英勇,御侮爱国,只可惜今日将枪口对准了人民,这张灵甫也成了他的得力干将。”

  

2

  陈毅道:“这张灵甫可不一般。他是陕西长安县人,父母是农民,但遗憾他却不以救农民于水深火热为己任。他曾在胡宗南部任团长,追随胡宗南‘围剿’红四方面军,反共十分坚决。当年他率部进攻红四方面军,至川陕边境人迹罕至的高山峡谷,爬山无路,过河无桥,又补给困难,断粮缺水,官兵冻死饿死许多,他自己亦手脚冻伤,仍对红军穷追不舍。

  “不过,抗日还是功不可灭。整个抗战期间,他在74军军长王耀武的麾下多次与日寇血战。1937年的淞沪保卫战,他时任团长,面对日寇的冲锋,他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率领一百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连续打退日寇七次冲锋,毙敌800多人。

  “同年12月的南京保卫战,他奉命担任阻击任务,左臂中弹伤势严重,仍裹伤鏖战。数天后体力不支,仍坚守阵地。王耀武闻后命人把他抬下战场,送进战地医院。

  “1938年的江西德安万家岭大战,他时任旅长,亲率一支突击队,偷袭敌驻守的地势险要的张古山。出敌不意,从山背面,攀木挂树,爬上悬崖峭壁的顶峰。在正面部队的配合下,与敌鏖战五个昼夜,他亲临前线指挥,身中七弹不下火线。最终日寇一个师团全军覆没。

  “蒋介石因此授他云麾勋章、宝鼎勋章。时任国 民党军委会政治部三厅厅长的共 产 党员郭沫若特采访了张灵甫等人,刊登《中央日报》,共 产 党员田汉还编写话剧《德安大捷》,张灵甫以真实姓名在剧中出现,从此名震天下。”

  粟裕道:“不错,你这一说,我有印象,当时见过《中央日报》。”

  陈毅继续说:“1939年他在南昌会战中右腿中弹,伤势严重,医生要给他将腿锯掉,他厉声说,谁敢锯掉我的腿,我就枪毙谁。蒋介石把他送往香港医院,请英国外科专家给他实施了手术。不料伤未痊愈,他就重返战场。从此留下残疾,人称‘瘸腿将军’。

  “1943年的湖南常德会战,他时任58师师长,担任慈利地区正面主阵,与日军南京大屠杀元凶13师团的5个连队展开激战,连续十多个昼夜,死伤大部。最终与51师、57师、100军联手歼灭13师团大部,大刹了日寇精锐的威风。

  “蒋介石又授他云麾勋章,并赞誉他为‘模范军人’。此外,他还参加过上高、长沙等大会战,重创日寇,多次授勋。美国人欣赏他对日作战有功,还授予他金棕自由勋章一枚。”

  粟裕叹道:“这张灵甫是不一般,怪不得他成为蒋介石的王牌。”

  陈毅道:“说起他受蒋介石赏识,源于他在将官队学习时蒋介石的一次召见。那是1944年他在重庆将官队受训,主要研究青年军的统御、管理训练等问题。结业时接受“领袖召见”。

  “蒋介石和他谈谈话时,涉及抗战时局及共 产 党问题,他说得头头是道,最后向蒋介石建言说,依学生浅见,中国当前之患,不在日寇侵略,而在共 匪之叛乱。现共 匪趁借抗战之名,抢占地盘,扩张实力,而实则规避作战。战后其必师俄,乘吾疲惫,起而叛变,望委员长早为之计。

  “蒋介石听罢顿时龙颜大悦。如果说几年前张古山上的张旅长和去香港治伤的断腿将军,在蒋介石的印象中还只是一个打仗的悍将,那么此刻面前的张灵甫在蒋介石的眼中已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了。于是蒋介石立马又送他去北京进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重点栽培。张灵甫学习结业后即步步高升,由师长晋升为副军长,又提为军长。”

  粟裕道:“这可真是蒋介石的心腹啊!”陈毅道;“心腹实际是后来的事,先前还差点被蒋介石杀了。”粟裕惊讶道:“他怎么惹怒了蒋介石?”

  陈毅道:“说起来,他有一段古城杀妻的传奇故事。他读中学时,父母就给他取了一位目不识丁的农家姑娘邢凤英为妻,生有一子。投身军旅后,对这位原配夫人已不闻不问。后来他结识了四川广元家道富裕且有文化的女子吴海兰。吴是聪明漂亮且很新潮的川妹子,两人情投意合,不久拜堂成亲,一年后生下一女。

  “1936年,他在进攻陕北红军的胡宗南部任团长。一次回家探亲,当晚住西安自己家中,外出访友归来发现放家中包里的军事文件变了样,便怀疑妻子偷了他的军事文件,两人争吵半夜。此时当地有共 产 党的地下活动,张疑心妻子有染,心里窝下闷气。次日从西安回长安县农村家中,路过母亲的坟地时,张下车祭拜,可妻子不悦,拒绝下车,张愈加生气。

  “此时,张刚从血肉横飞的前线回来,血管里还弥漫着随时会散发出来的杀戮的凶气,他效忠党国的思想又容不得‘背叛’二字,不能接受妻子有通共的嫌疑。极度的自尊和冷血顿时使他膨胀到一发而不可收的地步,眼中已没有了昔日的爱妻,而只有赤党的‘嫌犯’。于是回家便趁妻子不注意,举枪朝妻子射击。之后,扬长而去。

  “此事岳父家告上官府,传得沸沸扬扬。住西安的张学良将军夫人于凤至闻听此事,愤愤不平,打电话给南京的宋美龄,说王子犯法,应庶民同罪,党国要秉公执法。‘枕头风’吹到蒋介石,蒋介石下令杀人偿命。张是胡宗南的爱将,胡忙找蒋说情,蒋便从轻发落,将其判刑10年。不料次年全面抗战爆发,张获特赦出狱。”

  粟裕道:“看来这张灵甫暴烈残忍,胡宗南不该枉法说情,要是蒋介石当年把他杀了,我们于今也少了一个死对头。天意,注定我们要和他交锋。”

  陈粟直谈到次日黎明,都感到面对的强敌十分棘手。正要商谈下部作战计划时,陈毅的机要员飞身下马,送上延安发来一份急电。电文说,薛岳命张灵甫19日进攻涟水,望陈粟及时防御。陈粟明白,涟水居两淮之东20公里,对敌威胁,敌不放心,而我必死守之。鉴于陈毅被敌牵制在宿迁,陈粟商定由粟裕保卫涟水。

  粟裕速率部保卫涟水。他精心部署城防,在外围集中了23个团的兵力担负防御,另命5旅担负城防。同时,在涟水、涟东两县成立了后勤司令部,由县委书记、县长负责组织12万民工支前,并进行了“要和平不要内战”、“打到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政治动员,部队和百姓众志成城。

  19日,张灵甫兵分三路,以宽正面向涟水攻击前进。东路攻击茭菱镇,中路攻击钦工镇,西路攻击带河镇。

  20日晨,张灵甫中路先头部队与粟裕南门防御部队开始激战,至黄昏,张部推进到涟水城南的废黄河边。

  22日,张部与粟部在南门渡口展开血战。张部四次冲锋均被粟部击退,张伤亡惨重,部队退至渡口之南的废黄河边上喘息。

  与此同时,张部东路和西路的进攻,也遭到粟部顽强反击,伤亡同样惨重。入夜后,粟部在城西南的妙通塔上建立了重机枪阵地,控制了全城的制高点。

  23日,张在飞机轰炸掩护下强度废黄河,不料粟在妙塔上的重机枪群猛烈开火,张部无法前进,双方僵持了一个白天。入夜,粟部增兵向张部猛烈反击,将张部赶至废黄河南岸。

  24日,粟部神速插入张部背后,切断了张的退路,张开时恐慌。

  25日张以抗战老兵组织敢死队,向南门阵地发起总攻,一度突破废黄河三道大堤,有一个连冲进涟水城内。粟部守城5旅英勇反击,粟又及时调外围部队增援,将张部又压出南门阵地,冲进城内的一个连也被全歼。

  双方拉锯式直激战到31日,张部仍攻城未果。此时官兵连续作战,兵锋已疲。而粟裕在地方武装和民工的支援下,却斗志不减。

  11月1日,粟裕增兵全线反击,潮水般的官兵加地方武装,使用苏中作战缴获的美制武器,猛烈向张部冲锋,后面紧跟着黑压压的推车抬担架的支前民工。

  张一时目瞪口呆,怕遭到粟部合围,于是下令撤退,速率残部缩回淮阴。回营点将数兵,死伤加失踪,竟达9000之众,立时心痛如焚,又元气大伤。粟裕打破了他不可战胜的神话。

  薛岳闻之亦大惊。抗日铁军,国军王牌,居然败在粟裕手中,这粟裕真是神了,他岂肯咽下这口窝囊气?

  薛岳将怎样对付粟裕呢?

  

1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粟裕初战涟水大败蒋介石王牌张灵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