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飞燕姐妹的后宫

  赵飞燕姐妹的后宫

  赵飞燕皇后腰身特别纤细柔和,善于扭动着腰肢作折腰步,象是人拿着花枝,颤颤悠悠地晃。别人再也学不来她这种姿态。原先她是阳河公主家的歌女,因为体态轻盈,得了个“飞燕”的称号。

  飞燕入宫以后,又引荐她的妹妹,她妹妹也得到皇帝的宠爱,封作昭仪。这赵昭仪更会笑语迷人,与飞燕不同,她肌肤丰满滑腻,二个人都是天下第一流的美女,比所有的宫殡妃子都漂亮,自从这昭仪入宫,皇帝到居住在东宫飞燕皇后的时间就少了,那昭仪就居住在西宫,太后住在中宫里。

  赵飞燕为了长远巩固自己皇后的地位,日夜盼望生个儿子,所以常常用小牛车载着少年进宫跟她私通。

  有一天,皇帝只带了三四个人悄悄地到后宫去,赵皇后正和人在那里胡搞,不知皇帝到来,左右的人急急向她报告。皇后惊慌失措,她出去迎接皇帝,头发乱七八糟,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引起皇帝心中的疑惑。坐了一会儿。又听见壁柜中有人咳嗽的声音,皇帝于是生气地立刻出宫,从此皇帝就有杀她的意思。

  因为昭仪是她的亲妹妹,还没有动手,又有一天,皇帝和昭仪正喝着酒,皇帝忽然拼起袖子,瞪着昭仪,满腔怒气,谁也不敢冒犯。昭仪赶快起来,跪在地上,谢罪说:“臣妾家族孤单,贫贱卑下,没有有权势的近亲,一旦来到宫中充当后妃,想不到能特别承受圣上的宠爱,圣恩对我们这么深厚,使我们位在众人之上。因为我们受到这种宠爱,大家纷纷毁谤我们,加之我们又不知进退,没有忌讳,冒犯了皇帝您的尊严,使您生气,愿圣上赐我立即去死,这样解您的胸中之气。”

  皇帝拉起昭仪说:“你快坐下,我告诉你原故。”然后皇帝语气平和了些说:“你没有罪,你那姐姐,我要杀了她的头,砍断她的手和脚,扔到厕所的茅坑里,那才使我解气呢!”

  昭仪说:“她为什么得了死罪呢?”

  皇帝说出了壁柜中的事。

  昭仪说:“我因为皇后姐姐才能来到宫中侍奉皇帝。皇后死,那我怎么还能活下去呢?陛下无真凭实据杀了皇后,天下人私下里对陛下都有看法。我的身体愿意去下油

  锅,挨斧砍。”说着就大哭起来,跪在地下不起来。

  皇帝吃了一惊,赶快拉起昭仪说:“我因为你的缘故,本来就不想加害皇后,只是这么说罢了。你何必这么痛心,自己糟蹋自己呢?”

  过了好大一会儿,昭仪才坐在位子上,问壁柜中藏的是什么人。皇帝暗中追究那人的踪迹,原来是官中夜间值班的警卫陈崇的儿子。皇帝派人到他家中把他杀了,也废掉了陈崇的官职。

  昭仪到皇后那里,把皇帝的话语统统告诉她姐姐,还对她说:“姐姐,我记得过去咱们家里很穷,时常是又冷又饿,没有生活依靠,姐姐曾叫我和邻家姑娘一块打

  草鞋,到街市上卖钱买米。一天,得了些米回来,遇到风雨生不成火做不成饭。我极了,冷透了,觉也睡不着,你叫我的背紧靠在你的背上,咱们一块哭泣,这事姐姐难道记不得了吗?今天咱们运气,得了富贵,谁还能比得上咱们姐妹。你自己竟这么糟蹋自己。假如你再犯这见不得人的过错,皇帝再发起威怒来,那可没救了,你的头和身体就别想长在一块,还要受到天下人的耻笑呢。今天,我还能救你一救,人生的死生没个准头,假如我一且死了,姐姐,你还能依靠谁呀!”昭仪说完哭泣不止,皇后也掉了泪。

  从此以后,皇帝不再到皇后宫里去,蒙受爱宠能侍奉皇帝的只有昭仪一人。

  有那么一回,昭仪正在洗操,皇帝偷偷去瞧,侍者报告给昭仪知道,昭仪急忙跑到蜡烛后面的阴影中去躲避。皇帝看见裸体的美人儿,迷惑得心神飘荡。后来昭仪洗澡时,皇帝暗中赏赐侍者财物,叫他别给昭仪传报,自己从屏风缝里偷看,只见昭仪坐在香扑扑明艳艳的水里,象是三尺清泉浸泡着美玉,皇帝神思飞荡,象是晕眩一般,不能自主。他和贴身的宦官说:“自古天子不能有两个皇后,要是能有,我就要立昭仪为皇后。”

  赵飞燕知道了皇帝偷看过昭仪洗澡,更加宠爱她,于是也准备了洗澡的香汤,特别请皇帝去观看。皇帝来了以后,飞燕就入浴,她一丝不挂在水池中,还拿水往皇帝身上撩。她越是这么轻狂亲近,皇帝越不高兴,不等她洗完皇帝就走了。赵飞燕气得哭了,说:“他的爱在昭仪一人身上,真是拿他没办法。”

  皇后的生日到了,昭仪到东宫祝贺,皇帝也一起前来,饮酒到半酣,皇后想感动皇帝,哭哭泣泣地掉着眼泪。

  皇帝说:“别人对酒而乐,唯独你悲伤落泪,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皇后说:“从前臣妾在阳河公主宫中的时候,陛下驾临到她家,我站在公主身后,陛下久久看着我,眼珠儿都不转,公主知道陛下喜欢我,派我来服侍陛下,竟然在更衣的时候受到了陛下的宠幸,还弄脏了皇帝的御服,臣妾要为陛下洗干净,皇帝说:‘留着作纪念吧’,不几天,就到后宫充当了皇后,当时陛下与臣妾欢爱,陛下的齿痕还留在臣妾的脖子上。现在想起来,不觉感慨流泪。”

  皇帝想起旧日的思情,心里也难过起来,又有爱赵后的意思,看着她不断咙叹。昭仪知道皇帝想留在皇后官中,就托故先辞去,一直快到黄昏皇帝才离开皇后宫。

  赵皇后因为皇帝又宠幸过她,心中就筹划一个奸计,想着窥视神器。过了三个月,赵皇后诈称她有了孕,给皇帝上书。

  皇帝在昭仪的西宫,看见皇后的奏书高兴得了不得。于是中宫与西宫都向皇后问候,宫使接连不断。赵飞燕顾虑皇帝来幸御她,发现她是诈骗,就跟太监王盛定计策保全自己。

  王盛对赵后说:“不如对皇帝说,有孕的人不可接近男子,否则就触犯胎儿。胎孕就要败坏。”皇后就派王盛把这情况上奏皇帝,皇帝不再敢见皇后,只是派使者问

  安。到了该临产之时,皇帝特别准备了为新生婴儿洗浴的礼仪。

  赵皇后叫来王盛对他说:“你原是一个普通太监出入宫中,是我使你父子都得到富贵的。我想为了自已谋个长治久安的计策,假说怀了孕是我编造出来的,不是真的。现在到了产期,你能为我想个办法吗,要是事成了,你家万世都能得到好处。”

  王盛说:“我为皇后到民间去弄个初生婴儿带到宫中,假装皇后的孩子。只要做得秘密,也没什么害处。”

  皇后说:“可以。”

  王盛就在都城外找到一个刚生了几十天的男婴,花一百两银从他家买下来,用一个盒子样的东西装着,入宫见赵皇后。等他把盒子打开,那婴儿却死了。

  皇后惊恐地说:“这孩子死了,什么用啊!”

  王盛说:“装孩子的这玩艺儿不透气,所以把孩子憋死了。我立刻再去找个婴儿,把装孩子的器物上面挖几个孔。”王盛找好了婴儿,一切按他说的准备停当。等到皇宫门口想进去时,盒子里的婴儿大声啼哭起来,王盛不敢朝前走。呆了一会儿,再提着盒子往宫里走,婴儿又大声啼哭,王盛终于不敢入宫--后宫的守卫严厉得很,因皇后发生了壁柜藏奸的事,皇帝命令严守宫门。

  王盛空手来见赵后,把婴儿到宫门了惊啼的事说了一遍,皇后急得掉泪说:“这可怎么办呢?”她假怀孕已十二个月了,皇帝因她迟迟不分娩,又惊又疑。有人就向皇帝奏言:“帝尧的母亲怀胎,十四个月才生下了尧,皇后现在怀的肯定是个大圣人。”

  赵皇后到底没办法了,只好派人向皇帝奏报:“臣妾昨夜梦见龙臣人,皇帝的儿子生不下来了。”

  皇帝只好惋惜叹气。昭仪心里明白她姐姐是诈骗,派人责备她说:“皇帝的儿子生不下来,难道是怀胎日月不够,三尺高的孩子也不能欺骗,何况天子?一旦你做的手脚被发现,我不知道姐姐你将死到什么地方去。”

  这时,后庭掌管茶水的宫女朱氏生子,宦官李守光去奏给皇帝知道。皇帝正和昭仪一块吃饭,昭仪听说后大怒,向皇帝说:“那些时候,皇帝不在我身边,说在中宫来着,现在这朱氏生了孩子,这孩子是哪里来的?”于是在地上打滚,大哭大闹。皇帝亲自拉昭仪起来,哄她座下。

  皇帝走后,昭仪厉声命令宦官祭规:“把那孩子给我取来!”

  祭规把孩子取来,昭仪命令祭规:“给我杀掉!”

  祭规犹像不敢,昭仪怒骂说:“我用重禄养着你,是为什么?你不给我杀这孩子,我连你们一块杀。”

  祭规只好把孩子摔在殿柱下面的石头上,孩子死了,扔到后宫去。以后凡是宫人怀孕生儿统统被杀掉。

  以后的日子,皇帝走路不灵便了,胸闷,上气不接下气,不能跟昭仪行房事。于是有个方士给皇帝献了个丹药,这丹是在火中炼了一百天才炼成的。用法是先用个瓮盛满了水,把丹药放在水里,水沸了,泼掉再换上新水,这样十天,等放上的新水不再沸了,才可以服用。皇帝每天吃一拉,就能跟昭仪行房事。

  一天夜里,在大庆殿,昭仪乘着皇帝醉酒,偷偷给皇帝吃了十粒。那夜,皇帝在帐中抱着昭仪,行房五次,到中夜,皇帝头就昏昏的,知道不能再胡搞了。想起来坐坐,却栽倒在床上。昭仪急忙起来,端着蜡烛照看皇帝,只见他精液象泉水一样向外冒,不大一会儿,皇帝就呜呼哀哉,死了。

  太后派人审理昭仪,追究出来皇帝得病的缘由。昭仪自知罪重,于是自杀了事。

  赵皇后居住在东宫,长久得不到皇帝御幸了。一天夜里,皇后在睡梦中惊啼,侍者呼叫她,她才恢复知觉。她说:“我刚才在梦中见着了皇帝,皇帝在云彩中赐我坐,还叫人给我茶喝,左右的人奏请皇帝:皇后过丢侍奉皇带不谨慎,不应喝这杯茶。我心里感到不平,我又问:昭仪在哪里?皇帝说:‘为她多次杀害我的儿子,现在上天罚她成为大鳖,在北海之南水穴中住着,受千年的冰寒之苦。”皇后说完痛哭起来。

  又过了许许多多年,到了南朝梁的时代,北部边报大月氏国王在北海狩猎,见一个巨鳖从冰穴中出来,鳖头上还插个女人用的玉钗呢。

  巨鳖仰着头痴呆呆望着海波,好象懂得人情,有眷恋人间的意思。大月王派使者请问梁武帝这是怎么回事,武帝就把昭仪杀皇子得阴报的故事告诉了他。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赵飞燕姐妹的后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