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戏缘

  棋戏缘

解放前夕,冀南平原与山区交接处有个村庄叫旮旯村。这个村里有一位小伙子叫洪大胆,其人不光胆略非凡,还有两种嗜好,那就是下棋和看戏:下棋,他喜欢下残棋,因有三年私塾的文化底子,看过几部残谱,谙熟其理,出招毒辣,罕有敌手;看戏,他喜欢看周云仙的戏,因他记忆力强,看后就会模仿出各类角色的戏来,尤其是周云仙的戏他会唱的惟妙惟肖。

  

锄过三遍地,庄稼也高了穗子也长了,大家才会挂锄松口气。这时,镇上的大社头把十六村的小社头叫到一块捏咕一下,先由镇上请戏班子挑头唱戏三天,然后村村轮流唱,一唱就一月四十多天,这一下庄稼人又可过过戏瘾了。可是洪大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镇上没请上三县有名的周云仙戏班子,却找来个跑江湖的野戏班子凑合。后来,他听说邻县的秀木镇请的是周云仙的戏班子,就再也坐不住了,说:不吃不喝不抽烟也要去看周云仙!

  

洪大胆把家仅有的少半斗玉米面烙成饼当干粮背上,褡裢里装了一副象棋,还塞了一把修箩刀子和一把杀猪刀子。他清楚这点干粮吃不了几天,只好一边看戏一边找活干,才能坚持下来。他这二十七、八岁的光棍汉说走就走,家里也没什么牵挂的,除了爹娘给他留下这三间破瓦房,没什么值钱东西。

  

洪大胆白天走街串巷找活干,晚上看戏,散戏后,随便找处破庙或碾棚安身,这大热天的好熬,戏情节在脑海转两圈,嘴里哼哼上几段戏文就美滋滋的睡着了。

  

他有时找不到活干,就在闹市摆开象棋支出残局招式,对垒竞技,赢他的他出五文,输他的他得五文,一天下来也能挣个糊嘴钱。有天他刚摆出象棋,一位身穿学生服的青年来找他下棋,说洪大胆输了给他唱一段戏,他输了给洪大胆一块大洋。洪大胆与那青年鏖战三局,青年败北扔下三块大洋而去,一连三天那青年除赢两局外场场皆败。又一天,洪大胆与那青年刚拉开战势,就见一位中年人跑来对那青年耳朵嘀咕两句,那青年脸色大变,丢下棋子怪难为情地说:请大哥包涵,小弟家中有事,不得不回去处理,日后有机会再来讨教大哥高招!说着从身上掏出几块大洋塞给洪大胆,转身与那中年人匆匆而去。

  

洪大胆又没找到活,不得不在闹市摆棋摊,,可是村里那些好棋者一吃败仗就再也不与他过招了。这一冷场,洪大胆就闲得发蔫,只好和旁边做买卖的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将近午时,一位留着大背头上四十来岁的汉子来找他,说有人想见他问他敢去不敢去?洪大胆把胸脯拍的山响,说:笑话,洪大胆哪不敢去?请仁兄带路。他收起棋具,挎上褡裢,跟上大背头就走。

  

大背头把洪大胆带到村上一家酒店,走进一间房间,里面已经摆好了一桌酒席,旁边坐着一位十分标致的女子,见大背头和他进来,便笑盈盈的站了起来让坐。当大背头介绍这是周云仙时,洪大胆顿时惊讶得连嘴都合不上,怨不得有种相见似相识的感觉,这就是他天天想夜夜盼执着追求的名角呀!他掐了自己一把‘疼’不是梦,随着一激灵说道久仰!久仰!

  

原来十几天前,周云仙就在台上发现了台下这位人高马大的洪大胆。戏班子换了五、六个台口,周云仙场场见到洪大胆的影子,就让大背头这位戏班管事专门了解他的情况。她听说洪大胆是邻县特意跑来靠打工看她唱戏时,她激动的几乎掉下眼泪!当她知道洪大胆善长残棋,看戏又能模仿时,她再也按奈不住见他的心情,就让大背头订下这桌酒席,而去请人。

  

洪大胆和周云仙一边喝酒一边谈话。原来周云仙出生于破落的世家,从小她常为父亲抄写残棋谱,她也喜欢模仿名角唱戏,而在生活无奈情况下,父亲才把她送进戏班子,尽管她唱红三县成了名角,但是对下残棋她还是情有独钟。就这样,两人从过去谈到现在,又从演戏谈到残棋,越谈越投机,真正是相见恨晚呀!最后,周云仙和洪大胆结拜为兄妹,当周云仙跪拜兄长时,激动得洪大胆掏出他娘临死时说留给未来儿媳妇的龙凤银手镯,而送给周云仙当了见面礼。

  

从此,洪大胆的吃饭、住宿就有周云仙来打点。白天周云仙走完场,就会跑来找洪大胆聊天下棋,晚上二台内就会摆上椅子让洪大胆大马金刀坐着看戏。戏班子里的人一见洪大胆就会师兄师伯的叫他,心里美得就像吃了蜜一样甜,他想现在就是让他去做神仙他也不会去。

  

一天下午,洪大胆和周云仙正下残棋,只见大背头哭丧着脸过来说:周老板,你说咋办?《薛丁山三请樊梨花》放告两天了,杨小孩说他病了,晚上登不了台。原来杨小孩是演薛丁山的武生,其人爱耍小孩脾气使小性子,戏班子的人故意送外号‘小孩’,不过此人早就爱慕周云仙,可是周云仙对他无意。这几天见周云仙和洪大胆常在一起,杨小孩早气红了眼,就故意装病,给周云仙凉场。周云仙岂能不明白,就盯着洪大胆说:哥,你敢上吗?洪大胆知道这救场如救火,再说能和他喜欢的名角同台演出那可是连做梦都盼的事,他满口应承。就凭着他模仿性强,从小练过武术,再加上周云仙的点拔,晚上就登台演出了。开始,戏班子的人们还为他捏着一把汗,后来,瞧他做着、唱腔、配戏不逊色杨小孩,大家才松了口气。第二天,故意演《挑滑车》让洪大胆扮演高宠挑重头戏,并赢得满堂彩。第三天,杨小孩再也沉不住气了,就找周云仙说自己病好了,洪大胆故意冲他说:你小子不好好和我义妹配戏,小心我顶了你。这次杨小孩却没耍小孩子脾气。

  

走了几个村,换了几个台口。洪大胆不光看戏,还登台客串演戏,他每天乐滋滋的,连睡觉都高兴的合不上嘴。一天早晨,他刚起床,大背头就惊慌失措跑进来告诉他,起早在河边吊嗓子的周云仙被双峰岗的土匪劫去了。听后的洪大胆发疯似的,拽了一把杀猪刀拔腿就追,大背头连拦都没来得急。

  

洪大胆一口气追到双峰岗下,也没见到土匪影子。他正想寻到土匪窝里去要人,却见背后来了一队骑兵,转眼到了他的面前,只见一青年人翻身下马叫道:大哥,还认识小弟吗?嘿,这不是前些日子和他下棋的青年人嘛?他深感意外地问:兄弟,你咋来到这里?有人告诉他这青年人就是这山上大当家的时,洪大胆只扯着那青年人胳膊要人,倒把青年人闹怔了,青年人问明情况,才说到山上会给他个交代,洪大胆就跟着上了山。

  

这青年人叫丁尚杰刚坐上头把交椅不久。闹日本鬼子那阵子,他是个流浪学生,路过此地,被原匪首侯占山请到山上当军师坐了第二把交椅。他平时喜欢穿学生服,爱好下棋、看戏。他听说周云仙在这一带唱戏,就向大当家请假下山,找旅店住下,晚上看戏,白天逛闹市。后来,他碰上摆棋摊的洪大胆,两人有了对垒之约,不料第四日刚开局,就有人把他叫回山上。因为侯占山带匪徒去抢一家大户,回来半路,遭到国民党当地驻防骑兵连的追击,那大户的儿子就是连长。侯占山带的人死伤过半,自己也受重伤,被抬了回来。当丁尚杰赶到山上,侯占山已奄奄一息,只说了句:报仇!就蹬了腿。为了报仇丁尚杰带着大小土匪化装成老百姓,跟那骑兵连转了二十余天,昨晚才瞅机会袭击了骑兵连营盘,并缴获了大部分战刀和马匹。他们乘着夜色而回,赶到山下早已天亮,恰好遇上来救人的洪大胆。

  

丁尚杰一上山就查明此事,原是留守的头目讨好他,才把周云仙抢来想送他做压寨夫人的。丁尚杰听后哭笑不得,就责备那头目亲自抬轿,由洪大胆押着送回戏班子。不过,从那天晚上开始,二台上又多了把椅子。

  

最后一个村唱完戏,庄稼也熟透了。周云仙就对洪大胆说:哥,你也该回去收秋了,等收了庄稼,妹子去请你看戏。洪大胆种有三亩地棒子,心想也该熟了,就说:不劳妹子来请,收完庄稼,我就去找你们!

  

洪大胆走了是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不过他路过双峰岗,又被丁尚杰请到山上逗留了几天,又杀了个痛快。等他赶回村邻居一见面就问:大胆,你媳妇早来两三天了,你咋才回来?到把洪大胆问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急忙跑回家一看惊喜地叫到:妹子!,周云仙说了句戏班毁了!就一头栽进他的怀里放声痛哭。原来他们分手后,戏班子往城里赶,正遇上打仗,国民党军队把戏班子男的抓了壮丁,女的押去伺候当官的。当时,周云仙正在解手,才躲过此劫,只好来找他。洪大胆抱着周云仙说:妹子莫伤心,哥愿养活你一辈子!

  

两年后,全国解放了。当初,带着全部人马投奔解放军的丁尚杰,在攻克城市战斗中负伤留地方工作,解放后任市文化领导干部,他专门找到周云仙和洪大胆,让她夫妻出山组建全市地方戏种剧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棋戏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