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都有女王情结

  各国都有女王情结许多国家虽然文化差异巨大,地域相隔遥远,却或多或少、或迟或早地有过女王情结。《圣经》中和所罗门王有过长篇对话的示巴女王来自今天的埃塞俄比亚一带,古埃及也曾诞生过许多著名女王,而非洲安哥拉恩东果女王恩津加更是大名远扬。在欧洲,英格兰、苏格兰和西班牙等地也先后诞生过众多女王,其中不乏名声显赫者,如有血腥女王之称的英格兰女王玛丽一世、为日不落帝国的诞生和壮大殚精竭虑的维多利亚女王和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以及为统一西班牙立下丰功伟绩、并热情资助哥伦布航海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贝尔一世等,其所作所为并不亚于男性君主,生前死后所获得的记载、歌颂,更远非一般男性君王所能比拟。即使在当时被认为封建、落后的俄罗斯也涌现过叶卡捷琳娜一世、二世等在青史上留下响亮姓名的女沙皇。在亚洲,同样出现过不少女帝王。日本历史上曾有过著名的邪马台国,世系均为女王;朝鲜历史上的前三国时代,新罗国也曾先后出现过善德、真德、真圣三位女王;在南亚的印度半岛众多土邦王国中也不乏女王;甚至在男尊女卑的古代中国也出现过女皇:建立大周的武则天以及文佳皇帝、浙江起义首领陈硕真。虽然以上诸人都为女王,但其成因还是有所不同的。示巴、邪马台等国的女王实际上是一种母系社会的遗存,如邪马台王国实行双王制,女王主政居上位,男王主军居下位。一般丽言,这类女王产生于国家的早期形态中。埃及出现众多女王则源自该国王室独特的姐弟婚俗,同胞姐弟结为夫妇,同为国王,共同秉政,如克娄巴特拉七世就先后做过两位弟弟国王——托勒密十三世和十四世的妻子。这种血缘婚在许多国家都出现过,如日本首位女天皇推古女天皇,就是哥哥敏达天皇的妃子。这种现象源于这些王族自恃血统高贵,不愿俯就臣下的求婚,但血缘婚往往导致悲剧,埃及众多的宫廷血案有不少都与此有关。而较常见的情况则是男性绝嗣,皇族又不愿将王位交给远亲或外人,只得传给女儿。但由于女王嫁人就将面临国家易姓,因此往往会出现尴尬或棘手的现象,如口、韩的几位女天皇死后均不能由子女承嗣;欧洲女王或如伊丽莎白一世、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一样索性终身不嫁,或如英玛丽一世女王嫁给西班牙国王费利佩二世、西班牙伊莎贝尔女王嫁给阿拉贡王子斐迪南那样,搞一场轰轰烈烈的跨国王室联姻。在东方,由于传统思想根深蒂固,不论日本或新罗,认为女王即位是权宜之计、帝系传承终究应回到男性轨道者是大多数,许多女王对此也并不讳言。由于家天下的观念,女性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即位是被认可的,在女皇数量极少的中国,五代十国杨吴宣王杨隆演病重,权臣徐温曾说:即使无男,有女也当立杨氏后。虽然最后仍拥立了男嗣,但也说明倘迫不得已,立女为嗣也不为失当。只有极少数的女王是通过宫廷政变等流血手段夺权的,如武则天和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一世。和男性夺位不同,夺位的女王通常和被夺位者沾亲带故,如武则天是被赶下台的李贤的生母,而叶卡捷琳娜一世是沙皇彼得一世的妻子,丈犬死后被禁卫军拥戴成为女沙皇。由于骑士文化的根深蒂固,在欧洲各国,女王往往受到骑士阶层的推崇和骑士文学的歌颂,而且这种推崇和歌颂是双重的,既歌颂她们作为君主的成就和威仪,更歌颂她们作为女性的风采和魅力。两相比较,毋宁说后者在女王情结中所占比重更大。和欧洲不同,东亚文化中的女性地位较低,男尊女卑思想根深蒂固。日本、新罗历史上的女王虽受尊重,但颂及的仅为其作为君主的一面,在中国,对武则天的评价一直颇受争议,最终乾陵前只得立一块无字碑,但非议她的焦点除了严刑峻法,大多却集中在她的私生活层面上。正因为东西方女王情结如此不同,所以在东亚,虽然出现过不少描写上层女性生活的优秀文学作品,如《红楼梦》、《源氏物语》等,但正面称颂女君王的却不多,在儒家思想盛行的中国更是如此。厚厚的二十五史竟独无《武周史》不说,稗官野史、笔记小说里,勉强算是正面为女皇抹上几笔的,怕也只有《隋唐演义》、《镜花缘》等屈指可数的几本。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各国都有女王情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