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资本主义的固疾——经济危机

  第295章 资本主义的固疾——经济危机资本主义出世以后,经济学的词汇中又多添了一个新名词,叫做经济危机。当然,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中,经济也是有危机的,但古代的危机都是由于生产不足产生的,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却反其道而行之,而是由于生产过剩,这种过剩又是相对的过剩。 当然,过剩是对作为谋求利润的资本家而言的,因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润,而不是为了自我享用。当生产品找不到销路的时候就叫做生产过剩。找不到销路倒也不是因为没有人想买,而是因为想买的人没有钱。可见这个过剩并不是对整个社会而言,社会上没有吃没有穿的人有的是,产品不可能过剩。所以说这是一种相对的过剩。但资本家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对他来讲,这就是生产过剩了。 这种危机是资本主义所固有的,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用术语来讲,这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和生产方式社会化发生矛盾的必然结果。 经济危机既然是资本主义所固有的,因此,在美国内战以前,它已经就有,只是程度有轻重之分,规模有大小之别。内战结束以后,19世纪70年代、19世纪80年代、19世纪90年代都发生了经济危机,而19世纪90年代这一次比以前各次尤为严重。 这次危机是以1893年5月4日国民制索公司之倒台为引线的。由于这一家公司的倒台,股票市场上立即掀起一股跌风。工商企业纷纷倒闭,工人失业猛增。 7月4日,正当美国国父纪念日之际,纽约报纸上刊登了一条惊人的自杀新闻。有查利·哈格蒂者,年方30,为商店店员,因失业无法维持生活,全家饮煤气自杀,包括哈格蒂本人、其妻及二幼女。 哈格蒂留有一份遗书说:“我从10岁到美国,因为我相信美国是一个公平的国家,任何一个有强壮身体、勤劳双手和一颗诚实的心的人都可以在社会上立足并取得发展。现在我知道情况并非如此。我从10岁起就做童工,我一直辛勤劳动了20年,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任何人,但我却找不到工作。我不能去当要饭的,因为我不愿接受要饭这种生活方式。因此我惟一的选择是自杀。” 这一条“煞风景”的消息震动了整个社会。不仅是一般工人,即使是贡泼斯治下的劳联工人也纷纷起来要求有所作为。贡泼斯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召开一次劳联集会来讨论工人失业问题。会上群情激愤,要求贡泼斯表态。 贡泼斯不得不当众发表了一篇即席讲话。他说:“在这样一个生产不正常状态的社会中,其基本结构一定有某种不合理的东西。人们不用引经据典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生产工具由私人公司占有和控制乃产生今日人们之痛苦和灾难的根源。”听众对他的讲话表示满意,大会结束。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贡泼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本来他就不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这时,有一个小商人叫雅各勃·柯克赛的在报上登了一个广告,要求大家到华盛顿去请愿。他这个建议立即获得了全国失业者的支持。全国各地自发地建立了“向华盛顿进军服务站”。这些服务站设在主要交通路口,为过路的进军者免费提供面包和茶水。 在那个时候,汽车还没有问世,人们到华盛顿不是乘火车就是乘马车。而较多的进军者是乘马车的,他们晚上就宿在车内。这样,在通往华盛顿的大车道上,就出现了蔚然壮观的马车队。 1894年5月1日,进军者在华盛顿集合,他们沿宾夕法尼亚大道举行了一次自动组织起来的示威游行。他们高呼:“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劳工立法”,“要就业不要失业”。 尽管这次游行是非常明显的和平游行,但华盛顿政府还是骇得发抖,他们叫嚷:“这是一次起义,也是一次叛乱。” 游行结束后,柯克赛把一份请愿书交给了国会,书内要求制定解决失业问题的法案。接着,他又在国会大厦门前的草坪上发表了讲话。 他说:“我们来自合众国的四面八方,今天聚集在这里。这不是因为我们游手好闲乘机会来逛华盛顿,也不是因为有什么人在背后怂恿我们来闹事。我们素未谋面,各不相认。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我们要求我们被剥夺了的工作权利得以恢复。” “我们都有壮健的体格,灵巧的双手,上帝给我们这些是要求我们为人类创造财富的,但现在却有人剥夺了我们这种工作的权利。我们并不想来叙述我们家中有多少张口在那里嗷嗷待哺,我们将不谈这些,因为我们并不是来乞讨什么的,不,我们决不乞讨,我们不是乞丐。 “我们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每一个公民都应当有工作的权利,如果他愿意工作的话。当一个国家不能为其公民提供工作机会或保证工作权利,那就不能继续是一个民主的国家。 “我们都是规规矩矩的公民,我们没有带匕首,也没有持手榴弹,我们只带来了三寸不烂之舌,我们要求政府和国会内的先生们睁开眼睛看看,为什么今天那样多的人民没有工作,但却有极少数人在那里寻欢作乐。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美国是一个富有的国家,每一个勤劳的人都可以获得立足的机会,是真的吗?那么,机会在哪里呢? “不错,美国是富有的,前些天报上不是登着一条消息说,在纽约最豪华,也是全世界最豪华的饭店华道夫·阿托斯旅馆举行了一次狗婚礼吗?这是够豪华的了。” 柯克赛的演说没有讲完,警察就上来把他押走了。奇怪的是,他的罪名倒不是什么破坏社会治安等等,而是“没有得到国会的许可擅自进入国会大厦草坪。” 控告柯克赛的检察官说:“我们都是上帝治下的臣民,都有上帝所赐给我们的仁慈之心,但这位柯克赛先生,没有请示国会当局,擅自闯进了草坪。据调查,有1248株幼草在柯克赛先生残暴的践踏下,已经受到了程度不等的摧残,我们现在还不能保证它们是否会正常的生长。所以,柯克赛先生不仅侵犯了国家财产,同时又破坏了上帝的好生之德,是罪上加罪。” 法官先生最后作出了判决,罚柯克赛禁闭一天,或罚款1美元。 柯克赛进军虽然没有取得成果,但此事本身就是一堂教育。有一家工人报纸这样写道:“柯克赛运动是一个自发的群众运动,它尚且产生了如此有条不紊的进军。假如有一个有组织有纪律有理论指导的党派来领导这样一个运动,那我们可以想象,它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啊!”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柯克赛所讲到的狗婚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正当失业工人陷于水深火热之际,美国的另外一个角落却在那大讲狗道主义。资产阶级贵族们在华道夫·阿斯托饭店里为两只小狗举行了一场豪华的婚礼。出席婚礼的狗宾达63位之多,而且由维多利亚乐队担任婚礼奏乐。据报纸上报道,证婚人亚多斯多神甫还发表了一大堆话。他强调这是它们的第一次结婚,而不是再婚;并且他说如果谁要是对它们的“第一次结婚”提出异议,他就控告该人有诽谤之罪。 之后,宴会开始。“每一狗宾由其主人携至各自的座位,每狗各进了三道菜一道汤。每一客价值13元6角。也有个别宾客嫌不足的,还在那里汪汪乱叫。” “狗新娘今天穿的是中国式黄缎绣龙马褂,狗新郎穿的是巴黎式的比基尼。” “狗宾们每一个也都打扮得衣冠楚楚或是花枝招展。” “据饭店老板告诉记者说,这一次宴会共花费了8548美元,小费不算在内。” 关于这件新闻,在纽约引起了两种评论。 《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人道乎狗道乎?》的文章曰: “美国从来自夸为一个人道主义的国家。我们希望纽约市当局到哈莱姆去看看,今天在哈莱姆是一个什么情况。在那里,由于失业,特别是由于‘黑人最后受雇,最先解雇’这一条规律,人们已处在死亡的边缘。婴孩死亡率达到了可惊的程度,成群儿童围绕在垃圾箱四周找食物,这些食物显然对我们阿斯托饭店的狗新郎和狗新娘言,是不屑一顾的。它们要吃十元以上的一份菜单,而这样一笔费用是可以养活一个儿童的一周生活的。” “一方面让狗进纽约最豪华的饭店办宴会,一方面让成千上万儿童饿毙于垃圾箱旁,这样的社会难道可以贴人道主义招牌吗?” “否!该换上狗道主义。” 但有一位崇尚实用主义的弗里茨教授却持相反的意见,他说:“适者生存不仅是上帝的规律,也是人间的规律,也是狗间的规律。” “谁家的狗能上阿斯托饭店呢?只有优秀的狗才能。大家知道,印度的狗、中国的狗,今天还在吃粪,而纽约的狗已经进化到吃高级西菜了。” “根据纽约警察局登记,纽约养狗37642头。也并不是所有的纽约狗都能上阿斯托,能上阿斯托者为数不多。这一切都是遵循上帝的规律的,只有适者才能生存,只有适者才能享受最好的。这是促进狗世界发展的规律,也是促进人世界发展的规律。” “没有任何人欠任何人的债务。一切决定于你的竞争能力。” 资本主义的不治之症——经济危机,背后藏着巨大的隐患。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95章 资本主义的固疾——经济危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