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技

  奇技

洪城往北十里,距离绵州官道不远处,有座凸起的巨岩,高约百丈,刀砍斧削般陡峭,岩顶上有几眼终年不断的山泉,汩汩往外涌着泉水。岩顶的水洼满了,泉水便溢出来顺着岩缝往下淌,近处的人都称这儿为滴水岩。一伙土匪相中了这个天然险处,在岩顶安了铰磨轱辘,凌空悬着竹筐以供人上下,专干打劫扰民的勾当。官兵数次出动,全都无功而返。后来这事惊动了巡抚大人,责令洪城叶知府一个月内必须剿灭众匪。

  

叶知府无计可施,不得已张出榜来,说谁有剿灭匪徒的计谋,赏银500两。消息传开,城里人无不眼红心跳,可是除了摇头叹息,谁也没有主意。一晃二十天过去了,赏银也加到了两千两,仍然无人揭榜。眼看限期只剩十天,叶知府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这天傍晚,有人求见叶知府,说要献计。只见来人四十岁开外,又高又瘦,面若黄蜡,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向叶知府行了个礼:草民孟易拜见大人。叶知府也顾不上什么礼数,赶紧问:你有什么擒匪的良策?孟易说:草民并无良策,不过想凭一点儿小把戏,去擒那帮匪徒。叶知府心想,此人定是身怀绝技的能人异士,便问:先生需要多少人帮忙?孟易摇摇头:不用帮忙,草民一人便可。

  

叶知府听了,暗自摇头,莫说那帮匪徒有近百人,个个穷凶极恶,单是凭一人之力想登上险峻的滴水岩也是痴人说梦,于是问他:你是洪城人吗?是做什么营生的?

  

孟易回答:草民祖籍安州,是跑单帮的杂耍客。

  

叶知府一听,气就上来了,原来只是个靠杂耍为生的下九流,八成是想赏银想疯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叶知府懒得再说,当即叫衙役把他轰走。

  

第二天天刚亮,孟易背着个竹箱,一个人径直往滴水岩走去。官道上冷冷清清,他正走着,一声唿哨响过,树丛中拥出七八个持刀匪徒:要想活命,留下值钱的东西!

  

孟易赔着笑脸:几位大爷,小人不过是行走江湖,靠卖杂耍求生,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小头目把刀一晃:既无值钱的东西,那就留下小命!举刀就向孟易砍来。

  

孟易忙说:大爷饶了小人,小人愿意弄些杂耍逗大爷们开心。

  

匪徒们来了兴趣:让大爷们看看。

  

孟易走到前面一块大石前,从地上捡块小石头放上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布抖了抖,再蒙在石头上,喃喃念叨几声,再将布揭开,嗨,那小石头不见了,大石上分明放着一个石榴。石榴只在仲秋才有,可现在已是隆冬时节!众匪徒眼瞪得铃铛般大,小头目弄出籽儿一尝,甜酸可口,新鲜得很。他眼珠儿一转,心想,岩上缺乏逗乐的东西,不如留着这人。孟易只好不情愿地跟着众匪上了岩顶,去见匪首余大奎。余大奎鼓着一双金鱼眼,问:你都会些什么?

  

孟易苦着脸回答:大凡一般艺人会的,比如弄剑、跳丸、倒立、走索这些,小人都会。其他比如凭空取物、大变活人,小人也会一些。

  

余大奎大笑:妈的,既然你有这些本事,给兄弟们耍出来看看!

  

孟易脱去身上的棉袍,只穿件薄衣,站在一个场子中央,说:我先耍耍凭空钓鱼。说着打开竹箱,取出一截长约丈许的棉线,问余大奎:大爷,你想要啥鱼?

  

余大奎眼珠一转:给我钓三五斤水蜂子!水蜂子是涪江里一种身体黑灰、小而无鳞的鱼,一般生长在近岸浅水处的卵石缝中,长不过二三寸,顶大的也不过一两。要钓上三五斤,便得好几十条。余大奎以为孟易会被难住,没想到孟易很爽快地答应了。只见他将手中的棉线一抛,线头一下就抖直了,再回手一收,扑哧,棉线头上竟挂着只活蹦乱跳的水蜂子。众匪齐声叫好。

  

孟易摘下水蜂子,放到瓦钵里,又是一抛,收回时,线头上又是几条水蜂子。一会儿工夫,便已钓了三五斤。再看那水蜂子,身上水渍分明,带着浓浓的鱼腥味儿。余大奎高兴不已,连声吩咐:还有啥本事,赶快耍出来让老子们热闹热闹!

  

孟易说:那我就耍大变活人了。他让匪徒取来几块木头,支成两个一人高的箱式框架,一左一右放好,再取出几块布,把框子遮严实了,这才说:哪位爷先来试试?有个匪徒跑出来,说愿意一试。孟易让匪徒进了左边的箱子,放下布帘,口中念念有词,大喝一声:走!再揭开布帘,木框内空空如也,那匪徒竟不翼而飞了。众匪徒瞠目结舌,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场地上鸦雀无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奇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