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东京卖宝

  李立东京卖宝 v>

  李立在没有上梁山入伙之前,曾到东京卖过珠宝,因卖宝遇到东京地痞高俅。高俅和他哥哥高大,是双胞胎,兄弟俩长相一模一样,好像一对老鳖一般,外人不管怎么观看,也分辨不出。因此闹出一场误会,引出一段故事。李俊和李立三年前,在扬子江中干了一次"买卖",夺得了许多奇珍异宝。一天,李俊对李立说:"兄弟,咱们那些宝物,老存放在家中,终不是长法。我想让你带着精细的李智前往开封府,到珠宝店问问价钱。能卖即卖,不能卖就回。开封是京都,不同江州,千万要小心。到了那里,不要多言语,万一有失,也不好搭救。"李立带着船伙计李智来到东京,住到洪升客店。客店住的多是外地进京经商的,他俩要了个上等好房住下。第二天拿着几件小宝到了珠宝店。只是观看人家怎样买卖,没敢多问,也没拿出宝物。在那等了好一会儿,见买卖人已离,走向前把一件小宝放在柜台上。掌柜见那小宝奇特,是个长得活灵活现的小猴,问道:"这宝可卖?"李立也不言语,点点头,掌柜看是两个人,问道:"要多少银两?"李立还不言语,伸出一个中指。他心想:不说话为佳,可随机应变。掌柜看了看那小猴说:"一百两纹银?"李立听掌柜口气,看他表情,知道此猴定是珍宝,摇了摇头。只见掌柜更仔细观看那小猴,抬起头又仔细看了李立手:"给八百两怎样?"当时李立正想是拿其他几件宝物让掌柜再看呢,还是不看?没有言语。掌柜言道:"八百两不卖,再多我可不敢要了,遇不上买家,可亏了大本!"李立当即比了个八字,又点点头。"那我要啦!"当即点了几锭金子。还想再拿出其他宝物,李智用手一捣他腰。扭头一看,见一大汉领着几个衙役走了进来。掌柜见高俅进来,忙说:"高二爷里边请!"李立一听高俅到来,对李智小声言道:"你在此观看,我先回店。"说后刚要离去,就听高俅在柜内说:"我高俅发迹了,在端王府当差,前来……"他没再听下去,揣上几锭金子离开了珠宝店。李智坐在一边听柜内谈话。又听高俅言道:"端王待我很好,对我谈前西凉晋皇宫宝物被盗之事,你珠宝店收宝可要留点神呀!"听到这里,李智心里格登一下。正要出店离去,又进来几个买卖宝物之人。一个公子模样人问道:"掌柜,可有好宝要卖?"那掌柜言道:"你看这宝如何?"说着递了出来。李智眼尖,看得分明,正是李立刚卖的那玉石金猴,放出一道金光。公子接过一看赞道:"好宝,要多少银两?"掌柜笑道:"你要看中,多了不要,两千两纹银!"只听高俅在柜台内言道:"是何宝物要这么高价?"话到手到,没等那公子还价,高俅伸出手将那玉石金猴拿回。那公子在外叫道:"你咋这么不讲理,还没等我还价,你就夺去!""高二爷要看,谁也不敢不叫看,二爷是端王亲随,嚷个球!"跟高俅前来的_二衙役言道。又听高俅发问:"你宝何时买的?""刚刚买的!""我看此宝就是三年前皇宫被盗宝物之一!""你怎知道?""听端王爷说的,这是西凉晋贡,端王母皇后心爱之物。"李智不再听他们谈论,急急离开珠宝店。李智一进客房:"二叔,咱须快快离开这里!"于是便将他在珠宝店听高俅谈话学说一遍。李立笑道:"你什么,他们又不知道咱在此处居住。若他们找到这里,还能把咱爷俩鸟咬了不成!"李智道:"咱们换店城外住,改名换姓,一旦有变,也好逃离。"李立想想道:"就依你言!"当即算账离去,来到东门外四海客店住下。李智又进城打探消息去了。李立把宝和金砖系在腰中不提。再说高俅,从宝店借出那西凉金猴,没有回端王府,自个先到了开封府,找他哥哥高大。高大当时为府衙班头。高俅言明来意,从怀里掏出那金玉宝猴。高大见了,大吃一惊:"好兄弟啊,你在何处弄来了被盗皇宫宝物?"边说边打起小算盘,高俅说:"今天宝店收到的。""那卖宝人呢?""已经走啦!""是个什么样人?"宝店掌柜说,两个人,有一个大汉是哑巴!"高大说:"事不宜迟,我点百名衙役,咱兄弟俩带领,速速搜查客店。"他俩立即行动。在京城挨个客店盘查开了。李智得知官府查店,急急返回四海客店,对李立言明官府已在城内搜查,看来天黑可能来城外客店盘找,怎么办?李立问道:"你可看清,有没有高俅啊!"李智道:"有,他已到咱住的那家洪升客店去了,我亲眼所见,咱们快快走吧?"李立看天已黑,想了想:"咱们要这么这么办,不消这气,不为百姓除掉地痞高俅,还算何好汉?若如此就走,将来定会被江湖好汉耻笑。"李智只得遵命。不一会儿,四海客店内来了十几名府衙,进门就听有人喊:"今日你店可住了两个客商?"店家说:"我店都是今日新住的。"高大听说今日住的,又问:"可有江州两个男的?""没有啊!"店掌柜忙张罗倒茶。高大说:"挨房搜查,睡下的也要起来,细细询问!刚从洪升客店,查到了两名客商,一名李立、另一名叫李智的,他们是从来的。今天下午才算账,只要没离京城,我们定要搜查到他们,那是两名江洋大盗,你们若要隐瞒一律同罪。"搜查的衙役们,有两个回到高大面前禀报:"楼上中间一客房已熄灯了,叫也不开!"高大问店家:"住的何人?""两个经商的。你快快把他们叫起,就说府衙查店。"店家拍门喊道:"请点灯起来,开封府衙们前来查店!"喊了数声,灯也没点,也无人应声。高大大怒:"将门踹开,这两个商人,定是卖宝人无疑!"几个衙役,照门猛拍,拍得"嗵、嗵"震天响,也无人理睬。当即几个衙役用足劲把门踹开。一下闯进,挨墙根向里摸,有个胆大的,划火柴点灯。一看,人走房空,后窗却大开。高大一指店家:"人到哪去啦?""后窗咋开啦?"店家吃惊不小,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筛糠般吓得两腿转筋,动弹不得。高大下楼道:"到外边去追,我看他们能逃到哪里!""在这里!"声落刀到,从楼上跳下两人,斜着从左肩到右腿,把高大劈为两半。李立怒道:"爷爷早料到你们前来,我们闩门从后窗上楼。爷爷就是卖宝人!"十几个衙役,见此一愣,当即齐声喊道:"别放跑强贼!"挥刀一齐向他们杀来。李立、李智背靠背而立,将扑上来的衙役,如开瓢一般,都劈死或横腰扫断两截,一个也没剩。李立从怀里掏出五十两纹银,对店家说:"请您对住店的说,我们让他们吃了惊,你也要遭开封府传讯,你就对官府说明我只管登记住,谁知他们是盗宝人啊!该推就推。"说后将银两放下,急急离去。半个月后,各州府县广贴布告,要捉拿三年前盗皇宫宝物的江洋大盗,以及到开封卖宝的人。说他们杀死开封府班头高大和十余名衙役,要捉住解往京城等。李立对李俊笑着说:"哥哥,我这次东京卖宝,本不想惹事,不料高俅贼子横生枝节,要捉拿我俩。没杀了高俅,却杀死他的哥哥高大。遗憾啊,遗憾!"说后一阵大笑。民谣赞道:李立卖宝东京城,引起祸端皇城惊;高俅疑心追"强盗",平地风波动刀兵;东京城里刀枪舞,天昏地暗搅汴京;李立从此威名扬,天南地北都称颂;高大当了替死鬼,高俅从此步步升。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立东京卖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