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是前妻

  二奶是前妻

  上海的北京路是全国闻名的五金街,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大多是江苏人,朱豪就是其中之一。朱豪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乡下有老婆和一个女儿,他每月都按时寄钱回家。以前他每三个月回家一次,因现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意越来越难做,故只能改为半年回家一次。

  最近,朱豪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自己在上海一年忙到头,可老婆赵娟一点也不体谅他,还莫明其妙吃他的干醋!要不是为了赚钱,谁愿过这牛郎织女的日子?

  国庆节放七天长假,朱豪回家了。本想放松放松,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可妻子硬逼他陪着去逛县城新开张的大商场。朱豪说了句:你自己去吧,我想睡觉。岂知赵娟竟大发雷霆:怎么,要睡觉?难道你在上海每天不睡觉?那你晚上在于吗?是不是在泡女人?这话朱豪怎么受得了?

  结婚这么多年来,两口子从没吵得这么厉害,而且还动了手!赵娟挨了打自然受不了,一头撞到朱豪身上撤起了泼:你打,你打!打死我你好讨上海女人!哭闹中她竟把丈夫的脸抓破了。朱豪是个要面子的人,脸上破了相怎么出去?他一急,拳头像雨点般朝妻子身上落去。

  离婚!离婚!赵娟从没被丈夫这么打过,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叫。离就离!娶了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朱豪恨恨地说。

  当天他们就领回了离婚证书,真是快得像变戏法。第二天朱豪便提前回了上海。 尽管还在节日里,但朱豪还是把店门开了。因为大多数店家都关门的缘故,所以生意特别好,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朱老板,我来帮你吧。随着一个声音,一个女人飘然而至。他抬头一看,是隔壁同样做五金生意的吕玉兰,她是浙江人,租用隔壁张老板的柜台。

  是玉兰啊,怎么没回去?张老板回家休息了,我也只能歇着。我刚回家没多少日子,就不回去了,再说节日里车子太挤。她说着迈进店里,手脚麻利地帮他忙活起来。

  下午生意不忙,两人便聊了起来。朱老板,你才回去几天怎么就回来了?一句话触到朱豪的痛处,顿时脸阴沉下来,粗声粗气地说了自己离婚的事。

  朱豪真铁了心,除了按时寄女儿的生活费,整整一年没回去。他父母特地从乡下来上海好言相劝,他仍毫不动摇。

  张老板和吕玉兰签的租赁合同到期了,不肯再出租了,朱豪得知后便把自己的柜台租给玉兰,于是两人在一个店面做生意。玉兰因为忙于做牛意,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耽搁了,至今还是个黄花闺女。在一起相处的日子里,她渐渐对朱豪产生了爱意,觉得他很有事业心,为人厚道,会体贴女人,是个男子汉!朱豪也对玉兰有了好感,就这样他们心照不宣地走到了一块。一年后,玉兰替朱豪生了个儿子。 朱豪娶了一个黄花闺女,还抱回来一个大胖小子,住在农村的赵娟心里似打翻了五味瓶,又气恼、又悔恨、又痛苦、又嫉妒。娘家人没一个不骂她傻,说她光会使性子发脾气,把这么好的老公拱手送给了人家。她女儿巧巧已经读三年级懂事了,哭着责备她说:你让我在学校里怎么抬得起头?我已经没有了爸爸,现在爸爸是人家的了。

  玉兰的舅舅在浙江开了家电动工具厂,要在上海找代理商,玉兰是他的外甥女,自然是最好的人选,便让她代理了。这下两口子忙不过来了,既要管进出货,又要向老客户推荐新产品,没办法只得请了两个帮工。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新产品终于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生意一日比一日红火。

  可就在他们大展宏图时,朱豪的女儿却来了电话:爹,你咋不回家?不是说好你经常要来看我的吗?乖女儿,爹这阵子忙,等忙过这阵子,爹一定回来看你。不,我马上要你回来,我想死你了。巧巧不依不饶。 玉兰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在旁边听了劝丈夫道:你就回家一次吧,顺便看看儿子刚刚,不知他怎么样了,我很想念。店里的事你放心,不是还有两个伙计吗?听妻子这么说,朱豪便答应了。

  颇有心计的赵娟早准备好一桌丰盛的晚餐,还特地买了一瓶剑南春,让父亲陪着朱豪喝。老丈人是好酒量,朱豪怎敌得过他?不一会儿他便被灌得东倒西歪,身不由己,便在床上躺下了。

  他这一觉竞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大吃一惊,发现自己竞和赵娟睡在一起,而且都光着身子!他一激灵坐了起来,却又被赵娟使劲按下。

  此后,赵娟变着法子教女儿要朱豪回来,每次朱豪都经不住她的诱惑乖乖地跟她上了床。就这样,朱豪在这情感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赵娟知道他在上海的生意很好,便打起了朱豪财产的主意。一次她对朱豪说:朱豪,你也应该给我们娘俩留点财产,毕竟我们夫妻一场,还有了女儿巧巧。再说以后你老了还得靠女儿,你没听说女儿是棉毛衫——贴肉暖和;儿子是夹克衫——好看不贴肉。朱豪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便说:我知道,到巧巧出嫁时我多给你们钱就是了。谁知道到那时是怎么回事?还不如现在买套房子给我们,镇上新造的商品房好漂亮哦,价格又便宜。再说那是固定财产,照现在的房价绝对不会贬值。

  朱豪听了不由心动。是啊,赵家的房子实在太旧了,又矮又暗,女儿做功课都看不清楚,眼睛坏了可是一辈子的事!于是他去镇上看了,果然房子很不错,两室一厅20万元。听说不久要涨价,他便下狠心买下了,手头钱不够又向父母借了些。因没带赵娟的证件,故产权证上只写自己的名字。

  赵娟心花怒放,马上把新房装修了,然后搬进去住,俨然是房子的主人。以后朱豪回来看女儿,晚上便睡在新居。可就在赵娟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得逞时,却发生一桩意想不到的事。

  大概是太劳累的缘故,朱豪病倒了,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下来竟是尿毒症!玉兰一听不啻五雷轰顶,哭得像个泪人。目前只能用血透治疗,这费用相当惊人。朱豪心疼死了,对妻子说:这病没法治的,到头来只能是人财两空,还是听天由命吧。玉兰坚决说:不行,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的病治好,血透不成就换肾!那要多少钱?再说到哪里去找肾源?玉兰拍着胸脯说:用我的!女人拿掉一个肾没关系,反正我不再生养,有一个孩子就够了。朱豪感激之余,深感惭愧,对自己和前妻藕断丝连的行为悔恨不已。

  血透一段时间后,朱豪的病情稳定了,玉兰劝他回老家休养一段日子。但他怎么也不肯回去,说就是坐着看看店也好帮妻子一把。由于高昂的血透费用,他们的经济已捉襟见肘,连生意上最起码的流动资金也没有了。看到妻子急得生出了白发,朱豪感到过意不去,便把乡下有套房子的事说了。 有套房子?你是买给谁的?玉兰吃惊地问。还不是那女人!朱豪气恼地说。玉兰不知那女人是谁,误以为他经常回去有了相好,便气愤地说:原来你在乡下养着二奶!他忙分辩:不,不是的,是巧巧她妈!他把事情全说了。

  玉兰听了气得七窍生烟:那跟二奶有啥两样?想不到你跟前妻还藕断丝连!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打算把那套房子卖了。

  那赵娟可不是省油的灯,见朱豪要卖房子,一纸状子把他告上了法庭。法庭经过调查,作出判决:房产属于朱豪,他有权变卖。卖房子的钱是朱豪和现妻吕玉兰婚后共同劳动所得,属他们共同财产,任何人不得占有。赵娟必须在法院裁定后10天内从新房内搬出,朱豪应支付赵娟5万元装修费。赵娟和朱豪立即终止不正当关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奶是前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