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品

  话品

  老胡的人品好,有口皆碑。

  人们常说文品如人品,酒品如人品,但老胡不擅长写文章,也不擅长饮酒,因此从文品和酒品上看不出他的人品。

  老胡的人品主要体现在他的话品上。

  所谓话品,是手机广泛普及之后,我们这里产生的新名词,指一个人接听电话的品行。

  有些人的话品是很成问题的。比如,昨天他答应借钱给我,今天我打电话给他,他却一直关机;比如,先前我和他约好一起参加一个活动,可活动时间到了,他却没有出现,我打他电话,他又不接。

  老胡就不一样了。一般情况下,你打他的电话,他会在十秒钟内接听;如果有特殊情况,他没能及时接听,过一会儿也会回电话给你。最令人敬佩的是,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给他打个电话,他就会尽力而为,无论能不能帮成,都会给出答复。

  一天,我们和老胡一起小酌时,老胡的手机响了。

  老胡立马搁下筷子,很客气地接听了电话。

  搁下手机,老胡说,我有个哥们,这哥们的一个亲戚犯了事儿,被纪委盯上了,让我想想法子。

  一个人说,这种事情,即便是帮忙,也要慎重。

  老胡说,人家找到我,就是信任我,不管怎么着,我都得帮忙打听打听,探探路子。

  一个人竖起大拇指说,老胡你这人就是仗义。

  老胡握着手机,站起身说,你们先喝着,我到外头给纪委的潘常委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

  老胡出去后,我们都说,老胡这人,绝对好。

  过了一会儿,我起身如厕,听到老胡在楼梯拐角处打电话。

  老胡说,刚才我打潘常委电话,他关机,我又打到他家里,他老婆说他外出办案了,估计两周后才能回来,嗯……啊……他们有纪律,办案时不能用手机,嗯……啊……纪委里头,我就这么个熟人,嗯……啊……你赶紧想想其他办法,动作要快,否则夜长梦多,嗯……啊……咱哥们之间还客套什么……

  我完事儿回屋时,老胡已在桌边坐定了。他惋惜地说,唉,真是不凑巧,潘常委在外办案,联系不上,等他回来,这案子怕是已经结了。

  一个人说,这个不能怪你,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一个人举着酒杯说,老胡这人人品绝对没问题,我提议大家一起敬老胡。

  我们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老胡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我们知道老胡酒量有限,在喝酒这个问题上,从不跟他较真。

  第二天,我参加一个会议,居然看到了潘常委。

  当时我就迷糊了:老胡为什么说潘常委出差了呢?

  又过了两天,我在浴室里碰到了老胡。

  老胡脸色酡红,带着醉意,打着酒嗝。他赤裸白胖的身躯泡在浴池中,显得慵懒而惬意。

  我直截了当地说,前天我还看到潘常委了呢,你不是说他出差了吗?

  老胡说,我不说他出差还能怎么说?难道还真找他不成?

  我说,那你有没有打电话给潘常委?

  老胡说,这个电话我怎么打?我和潘常委也就是认识而已,我怎么对他开口?还有,我那哥们是只铁公鸡,他一个电话让我找潘常委,让我空口说白话,我能干吗?

  我说,那你对你那哥们为什么不直接说明情况呢?

  老胡说,我直接说,哥们会认为我不肯帮忙,认为我想敲竹杠,他一个电话打给我,我就一个电话回给他,编个理由应付一下,这事儿就妥了。

  我说,你这不是忽悠吗?

  老胡说,忽悠怎么了?我这有口皆碑的好话品、好人品从哪儿来的?不瞒你说,就是忽悠来的!兄弟,你就好好学着吧。

  就在我发着愣,对老胡这番言论感到莫名惊诧时,老胡爬出浴池,躺倒在边沿上,并很快发出了酣畅的呼噜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话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