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聪

  聪聪

  当我注意到聪聪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了能跑能跳能说会唱确实名符其实的聪明。聪聪这个名字是他爷爷取的当时在县里医院孩子呱呱坠地护士抱着孩子出来给家人看一眼爷爷一看这孩子生得脑袋奇大天庭饱满欢喜得不得了断定这孩子以后一定聪明于是名字就叫了聪聪。

  聪聪爷爷奶奶都住在几公里外的老家房子里耕着几亩田地守着一片山林。爷爷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黄牛”因为即使是现在他一年四季也几乎都赤裸着上半身从不穿衣服就以皮肉经受所有的风吹、日晒、雨淋最后皮肤成了一种黝黑发亮的颜色就像老黄牛一般村里人都传说他的背哪怕是下雨都挂不住一滴的就像涂了蜡一样他的裤子也从不系皮带一根麻绳搞定。

  别人问聪聪奶奶你家那口子怎么这样啊都什么年代了也不怕别人笑话聪聪奶奶总说从年轻的时候就这样我都习惯了你们也习惯就好所以大家也就都习惯了都不当回事儿了。奶奶是老实庄稼人种了几十年的地从出嫁就一心养儿育女跟着丈夫粗茶淡饭到今天哪怕是丈夫在别人眼里是个怪人年轻时没少被人指指点点她也从未有过一句怨言种庄稼、养牲畜慢慢抚养大了一对儿子。

  聪聪爸爸是小儿子没读多少书十几岁开始就常年在外打工开春离家腊月返家年年时间基本都是在工地上度过所以30岁才经媒婆介绍从山里娶来了聪聪妈妈结婚的时候聪聪爷爷破天荒穿上了衣服但大家都觉得怎么看怎么别扭一向节约的老两口在村子里大摆宴席热热闹闹地为儿子完了婚事。婚礼上聪聪爸爸从没这么高兴过脸都笑烂了见人就敬酒最后喝得一塌糊涂只能被人抬回床上。聪聪妈妈那时候二十多岁在大山里早待烦了家里姊妹又多父母根本顾不过来所以有人来做媒一家人都欢欢喜喜地把她送到了山外面看到这外面的世界果然跟山里大不一样处处都通路家家都通水电气一家子很满意于是很快就定下了婚事。自从结婚之后两人就搬到了镇子上闲置多年的新房里来了这房子是聪聪爷爷奶奶存了一辈子的钱建的大儿子、小儿子各住一间房子就在我家隔壁于是聪聪一家成了我们的邻居。

  一年之后聪聪便诞生了一家人欢天喜地街上所有人看这孩子也都觉得可爱。

  中国人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在农村里更是至理名言结婚第一要务那便是要为家族传宗接代既然这个任务已经完成聪聪爸爸于是很快又开始了打工生涯聪聪妈妈就在家带孩子两人分工合作日子就这样过了起来。

  就像我刚开始说的我也不常回家所以当我注意到聪聪的时候他已经三岁了。他每天在街上上蹿下跳整个街上没人不认识他的都知道这个调皮又机灵的小孩街上的人们都打趣管他叫“葱花儿”只要听到有人叫他必定是朗声答应从不生气。只要是街上的住户没有谁没见过他翻飞的脚丫子没有谁没听过他幼稚的笑闹声没有谁没跟开朗的“葱花儿”逗过乐。

  这时候的聪聪妈妈早已经不是婚前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了每天在家打麻将已经成为了她最重要的事情并且常常喜欢玩儿大的一天下来怎么也得有个上千输赢街上的老人们议论起来都觉得吓人就连玩儿多少年麻将的大婶也不敢轻易尝试这样的牌局但是她就爱玩儿而且好像还总能赢街坊邻居常传说她昨天又赢了几千今天又赢了几百的渐渐她在街上也多了个名号“麻仙”这名号一般人都接受不了但她却能叫得应甚至还挺得意。

  街坊都纳闷儿怎么家里人都不管他谁知聪聪爷爷早就知道了每次只对别人说只要我儿媳妇把我孙子养好就行了其他什么都无所谓。至于聪聪爸爸过年回来的时候看媳妇儿爱玩儿离家之前还专门取出一笔钱交给她说这是给你打麻将的用完了再找我要。在外面喝了酒还对别人说女人就是拿来宠的不宠她哪天她跑回山里去了我可找不着了。

  于是聪聪妈妈玩儿起来更加有劲儿了。跟这里勤劳的街坊邻居们一样她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她的汗水都洒在了牌桌上。她玩得高兴自然没时间管聪聪这孩子什么都玩儿哪里脏哪里乱往哪里去镇子上所有的泥潭、水沟都留有他的脚印。一天下来必然是一身的泥水满脸的污物街上人看了都纷纷议论这孩子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带的孩子一个机灵可爱的孩子就给带成这么整天脏兮兮的。

  对于这些风言风语聪聪妈妈根本不以为意每天到了中午聪聪饿了就在牌桌边赖着她闹一番之后她就会给个几块钱聪聪自己就去便利店把午饭解决了然后又继续在街上游荡。晚饭更好解决到时间这孩子也不去烦他妈就在街上挨家挨户的串遇上哪家在吃饭他就在桌边守着街上人都知道葱花儿和麻仙大多数时候都不忍心看他饿着会添一副碗筷让他一起吃聪聪吃完一抹嘴乖声乖气地说声谢谢转身就走了。所以孩子年纪虽不大却是已经吃遍了百家饭。至于晚上母子俩到底什么时候回的家什么时候休息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只是隔三差五在大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会听见聪聪妈妈在街上满街寻着孩子最后常常是她在厉声骂着聪聪扯着嗓子哭着从上街一路到下街。他们的声音渐渐飘散整个镇子就都安静下来进入了梦乡。

  两母子的生活就这么过着一镇子人的生活也就这么过着。

  我求学在外跟镇子不是一个节奏等我再回到家一切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难得有长假回家看着镇子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心里轻松了不少可是一连好几天站在门口看着街上的小孩我都没有看到过聪聪街上少了他游荡甚是奇怪。

  我忍不住问我妈妈这才了解了整件事情。

  其实聪聪在三岁的时候左脚上就长了一个奇怪的黑块家里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就送他到医院检查结果很不幸是恶性肿瘤但是好在发现早还没有扩散所以医生建议将他的小腿以下截肢这样可以有效的防止肿块向别的地方转移扩散再辅以一定的化学治疗保住这孩子一条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医疗费用估计至少在10万以上。一家人一听反应都出奇的一致——这么小就截肢孩子多可怜啊以后长大了怎么生活啊聪聪爷爷说什么肿瘤癌症的我孙子才不会得这些怪病大家天天一起生活我们一家人不都好好的吗少听这些医生胡说八道还要截肢不行带孩子回家我给他扯草药天天熬给他喝不怕这黑块消不下去。

  听完之后聪聪的爸爸妈妈一句话也没说奶奶就只是不停地哭。于是一家人领着孩子就回了家医生开的药连一包也没要。

  当然这些都是大家后来才知道的那时候一家人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回家之后聪聪妈妈继续过她的麻仙生活而聪聪继续每天在街上游荡。

  刚开始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聪聪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能跑能跳脚印印遍了整个镇子大家都说要是有条路通上天肯定天上都会有他的脚印。聪聪爷爷的草药似乎也有点作用脚上的黑块时隐时现颜色有时浅得甚至看不到。

  可惜好景不长很快聪聪爷爷的草药失去了神效尽管聪聪还在街上跑来跳去但是大家都发现了他左脚很明显的不便跑起来有些一瘸一拐的刚开始一家人对外都说聪聪只是不小心摔了腿后来慢慢整条左腿都是浮肿的每天聪聪见到人就说自己的左腿好痛再后来他再也跑不动了只能跟在一群玩伴后面慢慢拖着一条腿。

  人们问起来聪聪妈妈知道瞒不住了终于说出了实情一再说当时就是觉得给他截肢太可怜了并且也没想到会发展得这么严重。街上的邻居听了简直不敢相信哪里有这样的母亲因为从没看到她发过一天愁哪怕聪聪拖着腿喊痛的时候也没见她有一天不打麻将的真是名符其实的麻仙

  附近的几户邻居包括我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小孩可怜的样子就跟他妈妈说你带孩子再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现在截肢还来得及不不然这会要了孩子的命的别再拖了先检查了要花多少钱再想办法。

  就这样聪聪妈妈才带着孩子又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肿瘤细胞已经进入了疯狂扩散的阶段医生要求看了早先的化验单子聪聪妈妈提出能不能截肢结果医生看了一下在病床上呻吟的聪聪狠狠地把她骂了一顿问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怎么能拖到现在才想到要截肢现在就是齐脖子以下截都没用了只能采取保守治疗放疗、化疗都只能是控制病情延长孩子的生命至于能延长多久那谁也不知道。建议现在马上住院开始治疗至少要先减轻孩子的痛苦。

  聪聪妈妈无可反驳带着他在医院住了5天在花了20000多块钱做完一个疗程的治疗之后回了家从此每天吃药。渐渐地聪聪连门都不出了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而聪聪妈妈依然本性难移天天把孩子丢在家里自己出去玩儿邻居经过他家门前总会听到聪聪在屋里面痛苦呻吟喊着自己的腿好痛。可是连他妈妈都这副模样别人又能怎样呢

  后来不知是谁好心把聪聪的情况向市里的电视台爆了料女记者开着车来采访进门就是厨房满屋子油烟味儿水槽里塞满了锅碗瓢盆看不出哪个是干净的哪个是脏的往里走进卧室只看到房间里一片狼藉脏衣服堆成了堆床单好像能刮下一层油聪聪就躺在床上左腿已经肿得特别的大连裤子都穿不上整个腿都是淤血的青黑色看得人头皮发麻而聪聪还不时惨烈的叫着痛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女记者感觉有些不适扭头冲出了门口聪聪妈妈跟了出去在旁边不知所措地站着至始至终她对记者只有一句话我们家没钱给他治病只能这样你帮帮我们吧

  女记者很负责任的走访了周围的邻居大家都看孩子可怜都告诉女记者他家确实困难拿不出钱孩子的病才拖成了这样希望女记者能帮他们报道一下看看有没有好心人能救助一下。

  女记者拍完了照留下了聪聪妈妈的联系方式上车离开了。

  不久之后倒是真有好心人寄来东西甚至有人捐了钱女记者又来过几次陪着聪聪妈妈又带着孩子去了几次医院镇子上的街坊邻居期间也没少捐钱能帮的都帮了。但这些对于已经病入膏肓的聪聪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再后来女记者也没再出现过慢慢也没有好心人再捐钱了聪聪又被安置在家里的那张床上邻居们又开始每天听到他痛苦的呻吟声。聪聪妈妈倒也不再天天打麻将了聪聪爸爸也不再打工回了家两口子就在家守着。

  就在前段时间两口子不知道听谁说政府会帮助他们这种情况的家庭于是两个人拖着聪聪到了镇政府想要找政府的人管管谁知钱没要到却被哄了出来还被警告再扰乱政府的办公秩序就直接报警处理。两个人只好又拖着聪聪回了家。

  第二天一家人直接去了县政府聪聪坐在轮椅上两口子就跪在大楼门前的广场上打着横幅横幅上面写着求政府救救我们的孩子广场上人来人往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围观的群众看着聪聪的样子都皱着眉头直摇脑袋说这太可怜了。县政府没办法只好先把一家人请到楼上人群才渐渐散去最后给了10000块钱派车把一家人送回家才算了事。

  不管再想什么法子不管有多少钱聪聪的情况是越来越糟慢慢连呻吟的声音都越来越小了也吃不下去什么东西天天靠输液吊着命腿上的皮肉都像烂了一样十分骇人房间里满是腐臭的味道难以接近。

  终于就在三天之前聪聪停止了呼吸撒手人寰从此再也不用忍受痛苦的折磨了。

  都说得病死了的孩子不能直接埋掉要火化所以聪聪的爸爸妈妈用他床上那张床单把他裹了起来拉到了市里的火葬场。火化很快不到一个小时俩人就抱着骨灰盒出来了。因为夭折的小孩子是不能再带回家的所以当车子开下山到了江边上聪聪爸爸就把聪聪的骨灰一把一把的撒进了江水中最后连盒子都扔进了江里至于聪聪妈妈她后来跟大家说起过觉得连骨灰都要被撒掉实在太可怜不忍心只能看着丈夫撒。

  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真正的人生还没开始就匆匆结束了。

  我听完妈妈的讲述看着她泪水流了满面心里感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假期一晃而过我又不得不离开小镇。

  当我再次回到小镇上时镇上的麻仙又回来了还多了一个大孕肚很快就又要生孩子了。看着她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在麻将桌上笑逐颜开的样子我不禁想起了聪聪想起了他短暂的一生匆匆而来匆匆而逝甚至都没有留下半块墓碑。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他存在过但是我想除了他随江远流的骨灰在这镇子上的某个角落里一定还有他没被抹去的脚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聪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