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脚住店

  刘大脚住店

  河北涿州清风县小脚村有个名唤刘大脚的生意人外出做生意回家途中夜宿在一个叫王村的小客店里晚上遇到了一件怪事。

  那夜刘大脚因为生意赚了钱心里喜滋滋的赶了几天路程虽然离家已近但看看天色已晚便住进了王村客店。心里高兴独自喝了许多酒醉醺醺地衣服 都没脱便倒头睡下了。正值阴历八月十五那一轮圆月正当空隔着窗纸把客店房间照得一片银白。刘大脚睡意朦胧被一阵脚步声惊醒月光之下他看到房间的门 突然开了一条缝儿但见一个白衣女子飘飘然钻进屋来悄悄站在了门旮旯里。

  此时刘大脚才想到忘了插门他只好佯装睡觉偷偷观察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借着月色他看到女子身着白素服头扎白丝巾如孤魂野鬼一般。

  女子在门旮旯里站了好久也没有惊动刘大脚。刘大脚正在纳闷却见女子整理整理头发又悄悄开门出去了。

  刘大脚在小脚村也算得上一个胆大之人村里死了人从来少不了他的帮忙。白衣女子何许人也为什么深夜钻进我的客房却又为什么不来打搅我为弄清情况刘大脚决定偷偷跟踪出去。

  月光之下刘大脚醉醺醺地跟在奇怪女子的身后匆匆穿过一片枣树林来到一座很破烂的庄院的门前女子并没有进大院而是站在门口往里面窥看。

  刘大脚不敢近前偷偷躲在一棵大树下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阵鸡叫刘大脚抬头看看天月亮不知何时已经隐去等他再回头望的时候女子忽然不见了踪 影。刘大脚醉意蒙蒙擦擦眼睛再仔细观看时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哎呀这里哪是什么庄院而是一片坟地而且还是一座新坟灵幡还在不停地飘动呢。

  刘大脚的酒劲儿呼啦一下全没了他知道这是当地有名的王家坟。王家坟是一片很大的坟地这里荆棘遍野树木成荫阴森森充满鬼气平常根本就没有人来只有烧纸的日子才能见到人影。白天一个人到这里来都会毛发倒立夜间就更叫人心惊肉跳了。

  刘大脚虽然胆大可是真的遇到这样恐怖的鬼怪之事也相当震惊。他暗想道为何随着一阵鸡叫白衣女子忽然不知去向看来自己真的遇到女鬼了。刘大脚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再也顾不得许多急匆匆地回到了客店胡乱收拾了行囊匆匆付了房钱紧赶慢赶回到家中。

  刘大脚回家后竟一反常态睡觉一惊一乍时常恶梦不断。妻子许氏不知怎么回事心急如焚找来本村巫婆烧香驱邪无论如何也不见好一家人急得团团转。

  忽一日清风县知县郭九里突然派遣两名捕快来到他家称刘大脚在王家坟杀死了一个名叫韩小凤的女子和她的兄长韩小为有刘大脚留在现场的一条毛巾作证要立即带回县衙过堂。经百般解释无效最后捕快把他带到了清风县衙门。

  知县郭九里立刻升堂对刘大脚进行了审问。刘大脚在县太爷面前不敢怠慢承认自己曾经夜宿王村客店并且去过王家坟。看到刘大脚回答得干净利落郭知 县让人呈上一条带血的毛巾拿过去让刘大脚看了道“你要如实回答这条毛巾是不是你的”刘大脚仔细看了回答道“正是小人丢失的那条毛巾。”“我 再问你你夜宿王村客店的时候为何在王家坟将一男一女杀死”

  刘大脚不敢说谎只好将那天晚上如何有一白衣女子钻进客店自己如何跟踪到了一个村庄鸡叫后女子如何不见了踪影天亮后才知道是王家坟的事情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刘大脚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回忆起那天深夜发生的怪事更叫他心惊肉跳他说话声音发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看到刘大脚这般模样郭知县哪里相信有女 鬼的怪事便惊堂木一拍大声喝道“纯属胡言天底下哪有这等奇事有带血毛巾作证你还想抵赖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招”

  随着郭知县的一声怒喝衙役们一拥而上可怜刘大脚大刑之下难以忍受只好招认因为做生意与死者产生过节自己怀恨在心在王家坟杀死了那一男一女。看刘大脚已经招供郭知县命刘大脚签字画押并押入了死牢待后发落。

  且说在案子具结上报的过程中涿州知府高字久到清风县巡察听到这件离奇的案子马上调来案卷看了发现多处有疑决定亲自重审。

  一日高字久正在清风县府品茶忽见几个乡民押着一男子来到衙门称此男子趁刘大脚被关押之机前往刘家强暴其娘子许氏被邻居抓获立刻扭送来县衙门。被抓男子系王村村民名唤吴大。

  为弄清情况高字久化装成牢卒模样来到死牢见了刘大脚。却见刘大脚慈眉善目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又见其长得瘦弱矮小更不像一个能一次杀两人的 人便与刘大脚闲谈起来。通过交谈高字久得知刘大脚与许氏成婚之前许氏曾许配给王村吴大吴大由于犯了事被官府判刑许氏便与刘大脚结为夫妻。这一情 节使他心中有了几分明白他便又到王村暗暗察访掌握了大量的线索和证据。

  这一日高字久亲自升堂差人将刘大脚和吴大带到大堂审问又传唤许氏当堂作证并出示了吴大藏在枣树林中的凶器和在他家中搜到的血衣。吴大见抵赖不过只好从实招了供。

  原来吴大本是一浪荡公子自幼与邻村女子许氏定亲由于犯罪被官府判刑这门亲事也就自此了断。吴大刑满之后在王村客店当了一个堂客。他知道许氏 早已嫁给刘大脚便怀恨在心趁刘大脚外出做生意之机几次前去要与许氏行好事均被许氏挡在门外心里更是不平决定把刘大脚除掉以夺回许氏。

  在此期间吴大耐不住寂寞与邻村寡妇韩小凤勾搭成奸。虽然经常与韩小凤苟合但心里却想着许氏。吴大性情暴烈经常对韩小凤不是拳打就是脚踢韩小凤欲摆脱吴大吴大扬言要杀她全家她只好强忍痛苦不敢声张。

  这一日吴大突然看见刘大脚住进了王村客店认为机会到了便强行让韩小凤到刘大脚房间去行那男女之事以便捉奸告官府治刘大脚强奸之罪并给韩小凤许愿事成之后从此不再纠缠她。

  话说韩小凤被逼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来到刘大脚的房间。因为爹爹刚刚暴病去世她仍然一身素服看上去似鬼魂一般。看到刘大脚睡得正酣她只想做做样子 糊弄过去便没有前去打搅刘大脚只是躲在门旮旯里想办法。她想到夜里为爹爹新坟守墓的兄长韩小为决定前去如实告诉兄长与兄长商议再作打算就这样她 没有惊动刘大脚在门旮旯里呆了半个时辰便悄悄往王家坟而去。

  由于刘大脚酒喝多了晕晕乎乎便跟踪而去错把守墓的房子看成了庄院。韩小凤走进守墓房子的时候恰好远处传来鸡叫声刘大脚吓出了一身冷汗。

  再说吴大提了棍子拿了绳子前去捉奸却扑了一场空。他顺手从刘大脚房间拿了一条毛巾正要寻找别的可取之物猛然看见一条人影走向了客店外面的枣树林他料定与韩小凤有关便也跟踪而去。

  韩小凤来到兄长守墓的房子急急向兄长道出了实情。韩小为火冒三丈正要去找吴大算账吴大恰好来到此处吴大见韩小凤好事没有办成也正在冒火没 容多想便举起棍子与韩小为打将起来。看到兄长被打翻在地韩小凤急急拽住了吴大吴大一时性起抡起棍子就结果了她的性命。吴大拿出刘大脚的毛巾擦擦汗 水扔在了尸体上偷偷回了家。

  得知刘大脚被打入死牢吴大再也按捺不住对许氏的淫心一日夜里他偷偷来到刘大脚家翻墙进院要强行与许氏交欢许氏大声呼救邻居听到呼救声找来几个人将吴大抓了送到了县衙。

  自从吴大进县衙之后高字久料定行凶者是吴大无疑便对现场与其家中进行了搜查获得了重要证据。案件终于真相大白了清风县知县郭九里被贬为草民刘大脚无罪释放吴大被斩立决。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大脚住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