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地里的秘密

  沼泽地里的秘密

  风水转运仅仅是一种传说,有或无都只在人的一念之间,而真正能改变命运的是人自己,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那份感情……葬父清朝,有个神童,名叫叶大钦。他天资聪明,从小就能吟诗作对,可奇怪的是,这神童考了几年乡试,每次大家都认为他能中,可每次都名落孙山。几年过去,连个秀才都没有中,这可愁坏了他爹叶农城,叶农城想起十年前一个风水先生跟他说过:要想光宗耀祖,就得选一块风水宝地作为你自己的坟地,不然即使你的儿子再聪明,也考不取功名。如今看来,真给这个人说中了。这天,叶农城去赶集,在街上远远就见到一个人歪着脑袋,摇着折扇,很面熟,仔细一打量,竟然就是十年前那位风水先生,叶农城赶紧跑过去,一把拉住风水先生,求他给儿子指条出路,风水先生摇着折扇慢慢地说:还是那个老办法,只要你找块风水宝地当坟地,你儿子就能出人头地。叶农城一听,忙迫问:哪里是风水宝地呢?风水先生笑了笑,向着叶农城吟了一首诗,说完一转身,便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叶农城不知道风水先生到底指的是哪块地方,生怕把这些话忘了,便一边反复念着诗中几句话,一边往家赶。回到家里,他把这些话跟儿子叶大钦一说,儿子就明白了:爹,风水先生指的是黄富户家山后的那片沼泽地啊。叶农城一听觉得有道理,心想,自己这辈子是没啥指望了,只能希望儿子将来能有出息,自己也算对得起祖宗了。可是,这黄富户在当地没啥好名声,不能指望他发善心,把他们家的地留给自己当坟地,这可怎么办呢?一天,叶大钦正在家里看书,突然邻居慌慌张张跑来,让他到黄富户家的地里去看看,他爹出事了。叶大钦赶到那里,看到他爹倒在田埂边上,已经奄奄一息了。旁边有人告诉叶大钦,是他爹赶的牛跑到黄富户家的地里,吃了地里的庄稼,被黄富户家的家丁看到,叫来了人,毒打了他爹一顿。叶大钦跑过去,一把抱起爹,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叶农城倒在儿子的怀里,挣扎着说:孩子,我们家一辈子没出息过,儿子,你一定……一定要给爹争气啊。别忘记了,让我葬在那个沼泽地里,这样,你就能、能光宗耀祖了……说完就断了气。听到爹的遗言,叶大钦终于明白,是爹故意让牛去吃黄家的庄稼,引黄家来人把自己打死。这样黄家理亏,爹就能葬在沼泽地里了。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啊,想到这里叶大钦不由放声大哭。第二天,叶大钦抱着父亲的尸体,跪在黄富户家门口,要讨回一个公道,引来不少人围观,纷纷指责黄家打死了人。人越围越多,黄富户也坐不住了,便打发管家来问叶大钦想怎么办。叶大钦说:我不求别的,你们打死了我爹,我就指望能将他好好安葬,我爹没死的时候,就喜欢到有白鹭的那块沼泽地去,能不能把我爹葬在那里。管家回去把叶大钦的话跟黄富户一说,黄富户也觉得奇怪,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要求,竟然要把自己的爹葬在沼泽地里。但他转念一想,反正是块没用的沼泽地,给他就给他了,只要他不再跑到自家门前闹事就行,于是便答应了。叶大钦也没问黄富户要棺材,就拿了一领草席,将自己父亲的尸首一卷,扛着走到那片沼泽地,一边哭着默默发誓要混出个人样来,一边把那卷草席抛入沼泽地。说来也怪,那卷草席刚落地,便马上沉入沼泽地中,在陷进去的地方,还出现一个漩涡,从地下发出一阵闷闷的隆、隆的声音,叶大钦觉得这块地的确有些蹊跷。阴谋草草埋葬了父亲,叶大钦更加发奋用功了,他知道父亲是为自己而死的,如果不能考取功名,不是白白搭上了父亲的一条命吗?他白天到地里干活,晚上勤读诗书,学问比以前大有长进。接下去的几年,叶大钦连考连中,最后一举中了状元,还成了皇上眼前的红人,叶家也终于可以光宗耀祖了。再说那个黄富户听说叶大钦中了状元,想起叶农城是被自己的家人活活打死的,心里不免有些害怕。但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屡试不中的叶大钦,在爹死了之后,却一路高中,得了状元呢?突然,他想起叶大钦当年向他要沼泽地,埋葬亲爹的事情,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呢?黄富户忙找来当地一个风水大师,到那块地去查看。没想到,那个大师用罗盘一测那块地,就叫了起来:这是块风水宝地啊!黄富户追问缘由,风水大师解说道:这块地是百年一遇的风水宝地,但很难有人能发现这个地方!黄富户问道:那要是把我们家的祖坟迁到这里,会不会有用呢?大师摇了摇头:这块地已经葬了人,这里庇佑的只能是他的子孙,后面的人再来也无济于事啊。黄富户这才明白,叶农城当年竟然用一招苦肉计把自己给骗了。想到这里,黄富户心里生恨,便向风水大师讨教如何破坏这里的风水,心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叶大钦这个小子得到,更不能让他当了大官找自己给他爹报仇。风水大师收了黄富户的重金,便出了一条破坏风水的诡计。这天,黄富户在路上遇见了叶大钦的舅舅,叫许昆。这个人是个痞子。整日里好吃懒做,总做些偷鸡摸狗的坏事,所以和叶家早就断绝了往来。平日里,黄富户看到这种人向来是不理不睬,可今天他出奇的热情,走到许昆跟前向他打招呼:老兄,近来在哪儿发财啊?。许昆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忙受宠若惊地答道:呦,这不是黄老爷吗?我哪有财好发啊,不过是混日子呗!爷!您有好事可得让着点小的,让我也混口饭吃。黄富户冲他笑了笑:哪能啊?你家外甥不是当今的状元吗?你可以去投靠他啊!许昆一听这话,撇了撇嘴:别提那狗崽子了,狗眼看人低,他家的人早就不跟我往来了。想找他混口饭吃那比登天还难。黄富户奸笑几声,说道:官做大了,当然有了官腔,哪能同富贵啊?不如你跟着我,保证你有好处,怎么样啊?许昆当然求之不得,忙问是什么差事,于是黄富户如此这般地把自己的诡计说了一遍,许昆一听,便应了下来,第二天,许昆拿着黄富户给的钱去了京城。一到京城,他便到处散播谣言,说状元叶大钦的爹是个大赌棍,吃喝嫖睹无恶不做,因为欠人钱给人打死了,死的时候连棺材都没有,是用席子包着丢进沼泽地里的。这话不久便传到了叶大钦的耳朵里。叶大钦心想,自己中了状元,已经算是出人头地了,而自己的爹却埋在沼泽地里,还要受人诋毁,实在是于心不忍,不如趁这个机会衣锦还乡,为父亲补办一个风风光光的丧事,也能让自己在乡亲们面前好好长长脸。想到这些。他便向皇上告假,回乡葬父。归乡新科状元回乡,又是皇帝眼前的红人,这可惊动了当地的大小官员。从府台到县令谁都想拍拍叶大钦的马屁。听说,这次状元回乡是要给父亲补办一个风光大葬,官员们更加起劲 了,纷纷说新状元孝心有加,自己一定要大力协同。叶大钦定了丧礼的日子,便开始考虑如何把沼泽地里的尸骨给捞出来。可是要从这沼泽地里捞尸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县衙里的人整整捞了十天,连一块骨头都没捞着,眼看离定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就有县衙里的人给叶大钦出主意,找县城里有名的风水大师讨教对策。那个大师装模作样地到沼泽地里走了一圈,然后就对叶大钦说,只要在沼泽地上撒上一层石灰粉,就可以让沼泽地结块,那时就能挖出尸骨了。叶大钦听了风水大师的话,觉得有道理,于是吩咐下去,让人准备石灰粉。第二天一大早,叶大钦就和官衙里的人一起,拉着一板车石灰粉来到了沼泽地。不少乡亲听到这个消息,也都跑过去看热闹,一时间,沼泽地边上挤满了人。叶大钦站在沼泽地边上,想起了当年埋葬父亲时的惨景,不由心里难过,俯身跪下去,对着沼泽地拜了三拜,然后起身下令把石灰粉倒入沼泽。谁知道,差役们才把石灰粉撒进沼泽地,刚才还是好好的天一下子变得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整个沼泽地也翻腾起来,从下往上不停地冒泡,整个沼泽像开了锅一样。突然,叶大钦看到有个东西从沼泽地里一点一点地浮了起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口棺材,心里不禁有些纳闷,父亲下葬时,自己明明是用席子包着的,为什么现在却出现了一口棺材。他忙命人把棺材打开,棺材板刚一开启,就见里面发出一阵阵金光,叶大钦探头往里望去,棺材里并没有父亲的尸骨,心里一惊,再仔细一看,只见在棺材的角上有九条金光闪闪的死泥鳅。更加让人奇怪的是,这些金色的泥鳅中只有一条泥鳅有一只眼睛,其他八条都没有眼睛。周围的乡亲们看到这个情景,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有人小声地感叹道:九目一开啊,可惜啊,可惜……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手摇折扇的人,他走到叶大钦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大人,借一步说话。叶大钦和他走到一边,那个摇折扇的人轻声说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啊,这沼泽乃是百年难遇的好地方,这九条泥鳅,每条都代表一个人才,只要泥鳅开目,人才就会出现,如果这些泥鳅不死,你们叶家后世还能出八个状元!可如今都被这石灰烧死了,恐怕你们叶家将来也不会有人才出来了。叶大钦听了这些话才明白,原来这撒石灰的主意正是为了破坏这块地的风水。他忙追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吗?那个人哈哈一笑,说道:大人,其实让你高中状元的只怕不是这些风水,而是你的父亲,他为了你的前程,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大人,你好好把握你自己的前程吧,这可是你爹用命换来的!至于其他八条泥鳅,有与无都在人的一念之间,你也别挂心了,以后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啊,别忘了你爹!说完一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事后,叶大钦查明是黄富户主谋设局,利用了他。由于黄富户平时欺压乡亲,刮取民脂民膏,民怨很大,将其收监了。而其他两人虽然是帮凶,但受人利用,他都没再追究。从此以后,叶大钦牢记那个人的话,清廉为官,宽厚待人,受到人们的爱戴。他的后代也都勤奋读书,宽厚为人,后来竟出了不少为官清正的大官,叶家也一直受到当地百姓的敬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沼泽地里的秘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