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公子抢亲

  胡公子抢亲

  那还是朱元璋刚当皇帝没多久,武昌有个大江巷,里面住着一位叫白大林的老头以卖画为生。他的画在当地小有名气,很多人慕名来求画。

  一天,白大林老头儿卖画,手里拿着卖剩下的最后一幅干枝梅画。正巧驻守武昌的大将胡大海的儿子胡显元在街上游玩,便招呼白老头要买画,胡显元接过画儿上下左右端详了好大功夫。

  白老头察言观色,知是公子不大满意这张画儿,就对胡显元说:“这干枝梅是我女儿画的,功夫不到画儿就差劲了,公子若不嫌弃,老汉明儿亲自给公子多画几张,任凭挑选,保管心满意足。

  公子听到白姑娘也能作画,一对老鼠眼贼溜溜转了几转,忙说:“多蒙白师傅抬爱,我要亲自光顾贵府,看白师傅挥毫作画,定能大饱眼福。”

  然后胡显元扬长而去,白大林画师也就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第二天上午,胡显元早早吃了饭,直奔大江巷的白师傅家。白师傅招呼胡显元进得家里,给胡显元倒了杯茶水,然后寒喧了几句后,就铺开画纸挥毫作画。胡显元站在一旁观赏,但是两眼在四下搜寻,这时白姑娘拿着画纸从门外走了进来。胡显元一眼看到如花似玉的白姑娘,早就魂飞魄散了,两只眼直勾勾地盯着白姑娘。白姑娘一看这位陌生的公子,如此轻薄不自尊自爱,心中十分厌恶,随即愤然离开画室而去了。胡显元无心观看作画,白乱抓了几张,拿出一块小银塞到白师傅手中,便匆匆离开白家而去。

  胡显元回到家中与其母谈到白姑娘如何美貌、贤惠而且有才华,央求母亲找人提亲说媒。白母当时说:“小民百姓家,与我家门不当户不对,有辱祖宗门第,万万使不得,何况你父守边在外,自古道,儿女终身大事必是‘父母之命、媒酌之言”。

  胡显元吃了母亲的闭门羹,卧床不起,耍起赖皮,几日饭不吃,茶不饮。白母慌了手脚,无奈白母找人到白家求婚,结果被白大林夫妇及其女儿顶了回来。胡显元碰了钉子后,暴跳如雷,大骂白家是“不识好歹,不识抬举的贱民,”为了不在世人面前丢尽“尊贵”的面子,胡显元纠集狐朋狗友出谋划策,扬言要到白家抢亲。白大林全家人听到胡显元恶毒狂言后,整日里全家愁眉不展,告吧,县衙门是为白家开得,跑吧,一时又没个去处。

  白师傅全家人正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际。一天傍晚,忽听大门外有人“咚咚”敲门,白师傅全家都惊呆了,但仔细一听,有人呼喊:“舅舅开门来”的声音。白师傅匆匆出来开了大门。一看,原来是外甥唐修武来了,全家真是喜出望外。当时,唐修武从他舅舅、舅母、表妹等人的表情言谈举止觉察到是有难言苦衷。便问舅舅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师傅便把胡显元横行霸道,要抢亲之事前前后后与外甥唐修武叙说了一番。当时,唐修武气得七窍冒火,大骂为非作歹的胡显元欺人太甚,决心与胡显元一见高低,弄个你死我活。白师傅忙说那可是万万使不得的,咱们得想一个万全之计,才是上策。

  唐修武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虽未及第,但文武双全,可称当地一位怀才不遇的好汉。对他人都是助弱除强,何况自家受人欺凌呢。唐修武云游蒙古地带,绘了一张很有价值的军用地图,名曰《日月图》,当时他持图投军以报效国家,但在蒙古一带守边的明军将领中有一位元帅,不但不任用嘉奖唐修武,反而要捉拿唐修武问罪。唐修武这次是从蒙古跑回来躲风避灾的。

  唐修武对舅父说:“反正我是无路可走了,死而无怨。”经过多次说服舅父,一但胡显元抢亲时,就要男扮女装顶替表妹到白家去,杀他个鸡犬不留,或看情况行事。

  在金秋八月,艳阳高照的一天,胡显元抬了一顶八抬大花轿和一乘青轿,一群狐朋狗友骑着高头大马,在吹鼓手的紧锣密鼓中,他们簇拥着两抬轿,一窝峰似地向白师傅家而来,围观的人站满了大街小巷。唐修武早有准备,眨眼间装扮成一位如花似玉的俊俏姑娘,随手把明晃晃的的刀子插入腰间。

  胡显元的爪牙们闯进白家,不由分说,便用太师椅子把“白姑娘”抬上花轿,当时唐修武用纱布蒙着脸,用手帕捂着嘴,还不住呜咽抽泣呢。

  当把新娘抬到白府,“二踢脚”和鞭炮声响个不停,锁呐“伊呀嘟哇”吹个不停,一片热闹景象,花花胡显元得意洋洋十字披红,用红布系着新娘,在黄缎铺路的窄道上,缓步走向白府内院。内院彩棚高搭,满斗焚香,弓箭镜子、供器五谷,一应俱全,主婚人高喊着要举行拜天地。

  正在胡显元心花怒放的时候,忽一骑士来报:常玉春、徐达两位元帅要来武昌巡视,武昌守将胡大海命令儿子胡显元即刻动身前往迎接,胡显元不得不马上与母商量,由妹妹小姐代替拜堂。

  且说“新娘”白小姐与“新郎”唐修武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三亲六友,街坊邻里打算闹闹洞房的年轻人,因新郎离去,也就没有什么闹头了,便一齐早早离开白府。

  “新郎官”白小姐,见嫂嫂生得美貌,内心十分欢喜,怕嫂嫂寂寞,于是挑逗嫂嫂玩耍,但“新娘子”总是不言不语,白小姐给嫂嫂说了许多开心话,“新娘子”只是点头微笑,随后两人下了一盘围棋,倒是你来我去的感情融洽。

  夜深了,白小姐拨开帷帐,铺开被褥,拉着嫂嫂的双手便要休息,并给嫂嫂宽衣解带,当脱嫁装的当儿,只听“当”的一声跌出一物,明晃晃的凶器,白小姐惊慌地问道:“你带这干啥用?”

  唐修武此时不得不开口说了话:“小姐莫要害怕,这是我防身之物。”

  白小姐一听是男人的声音,倒吸一口凉气:“你难道是一个男人!”

  唐修武说:“正是的。”

  唐修武便请小姐重新入座,叙说了胡显元这种举动是横行霸道欺压老百姓的不义之举,以及自己与白大林家的关系,又如何决定自己将与胡显元拼到底等前前后后说了一遍,白小姐听后怀着忐忑不安的神情说:“我时常也听家母规劝哥哥的不规行为,但不知他已到这步田地。”

  白小姐大着胆子问明了唐修武的家庭身世后,便说,我们昨天已拜天地,也就成了百年之好了,待明我要秉告母亲。唐修武说:“那可使不得”。

  白小姐说:“我与你洞房花烛夜,世人尽知,你要嫌弃我,我只好到九泉之下等你了。”唐修武无奈只得含含糊糊答应下来。

  第二天,白小姐早早跑到母亲卧室,将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母亲,并说自己愿与唐修武白头到老。白母说:“事到如今就只得如此罢了,何况唐修武的人品、才气也配作咱家的姑爷。”白小姐喜上眉梢,跑到洞房给唐修武报了信。

  且说,胡显元与父亲迎接常玉春、徐达元帅到府上,客人安歇后,胡显元忙着要到洞房去看望新娘子去,当时却被妹妹拦住。然后,白母把他叫到别处将事情一一说个明白,并说了自己将女儿许配给唐修武的决定。

  胡显元听了火冒三丈,反说唐修武欺负白家,便挥着大刀要与唐修武决一雌雄,白母与白小姐阻拦不住,感到事情严重,人命关天,马上去请常玉春、徐达元帅来拉架。当一干人到了洞房之中,只见唐、白二公子刀光剑影,你来我去杀得难解难分,当即常、徐两元帅大喝一声:“住手!”

  白、唐二公子才停下来,所有家人下人一同到得堂上,常、徐两元帅,询问了事情缘由,并审问了唐修武,唐修武滔滔不绝如实地道了真情,并把自己的身世抱负和盘托出,同时把《日月图》献给两位元帅。

  两元帅对唐修武的文武才华倍加赞赏,对他超人的胆量,正义的举动深感钦佩。随后征得白母与白小姐的意见,说服了胡显元,常玉春与徐达元帅作了证婚人,唐修武与白小姐成了百年之好。胡显元灰溜溜叹息不止。于今民间流传着对胡显元的两句话:“胡显元,太欺人,抢亲不成,一场空,赔了妹子,丢了人。”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胡公子抢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