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鬼混迟早都要还

  出门鬼混迟早都要还

  李嫂虽交了五十的年纪,可看上去才四十出头的模样,头发乌油油,眼角处没一条鱼尾纹,身子比以前丰满了许多,显得皮肤格外的细腻白嫩,给人一种成熟女人端庄典雅的美。用红颜女子多薄命来形容李嫂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在她女儿桂花十岁的时候,酒醉的丈夫从村口的小木桥上跌下去淹死了,她含辛茹苦把女儿扶养大。好在女儿挺争气,在市里一家娱乐城当小姐,收人颇丰,经常带回来许多钱,每次回家还给她买一大堆穿的、吃的、用的。邻居们都夸她好福气,说她养了一个会挣钱孝顺的好女儿。

  年轻守寡时的李嫂常使村里的一些光棍汉红仔哥丢了魂迷了心,可到头来他们一个个像吃不到葡萄的狐狸,又酸有恨,于是编出许许多多风流韵事对李嫂恶意攻击。李嫂从不为自己辨一声,让他们去嚼舌根,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歪!如今她上了岁数,却还有许多心术不正的男人打她的主意,可李嫂依然不于理睬,放出话来:我李嫂要风流,早在年轻时了!于是便有人对她女儿说三道四,说谁知道她女儿的钱是怎样赚来的?在娱乐城当小姐会有什么好事?李嫂听了只当一阵耳边风刮过,但桂花每次回家她都要告诫,要女儿好自为之。

  李嫂经济上一点不担心,她也有四百块的养老金,因是村里的地被市政建设征用,故政府给村民生活的补贴,加上桂花带回家的,算不上富,但足可过日子。她没啥爱好,白天和邻居打打麻将,晚上看看电视而已。人上了岁数,免不了要怀旧,李嫂也一样。每每看到男女恋爱的电视片时,对她都有深深的触动,情不自禁拿出一管笛子抚摸着,禁不住往事在她脑海中交替映现——

  那是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城里的知青到他们这里来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她家中来了一个叫周晨的青年,跟他们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周晨出身不好,家里是资产阶级,可他很要求上进,积极靠拢团组织,到农村没多少时候,就打了入团报告。

  当时李嫂是团支部书记,组织团员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利用农闲到外面去巡回演出。因周晨吹得一管好笛,所以被吸收进宣传队,为演出伴奏。他俩在频频的接触中产生了感情,又在一个屋檐下吃着一锅饭,更是情深意笃。

  李嫂的爹妈看出了他们间的秘密,劝女儿不要太痴心,说周晨是城里人不会娶她做老婆的。可李嫂这时心热得不得了,父母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可谁知1979年知青大返城,周晨要走了!两人依依不舍。在他走的当晚,李嫂一股热情压不住,在田里的蔬菜棚里把身子给了他。周晨对她山盟海誓,表示今生非她莫娶,并把他那管笛子送给她,作为信物。周晨一回城便念了大学。

  岂料就这一次,李嫂便怀了孕!她把这事写信告诉了在北京读书的周晨。周晨鞭长莫及,只得向家里求救。谁知他父母不肯接纳李嫂,说一个大学生怎么可以讨乡下姑娘做老婆?他们给李嫂家寄去了五千块钱,要李嫂把孩子打掉!

  李嫂爹妈把女儿骂了个狗血喷头,可李嫂死也不肯打胎!他们便逼着李嫂嫁给一个不成器的叫唐发的人。唐发明知娶了个二手货,也只得认了,因他是倒插门,不这样这辈子只能打光棍!好在他娶了李嫂后还算争气,变得勤劳起来,只是爱喝酒。

  李嫂所以现在不嫁人,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她还没忘记周晨!痴痴地想着万一他婚姻不幸福,她还有跟他结合的可能。她相信周晨对她的爱是真诚的!

  后来李嫂生下桂花,村里有人说闲话,可她男人唐发不闹,人家怎敢乱言?况且桂花跟李嫂似一个美人胚子出来的,你要怀疑都怀疑不上!

  不知什么原因桂花好些日子没回家了,李嫂日夜担心,生怕她出什么事?这天半夜,她家里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她拿起听筒,里面传来桂花抽抽噎噎的声音:妈,你快来救救我,我、我不想活了,呜``````李嫂听了心里格噔一下,忙问:桂花,你在哪里?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妈,我在宾馆,我被人强奸了!呜``````李嫂脑子里嗡地一声,只觉脚底生起一股寒气,漫上了背脊。啊——怎、怎么会``````老板骗我们特色服务,实际是叫我们卖淫。我不肯,他就用药迷了我,我下身疼``````你、你要妈怎么救你?李嫂一急心里没了主意。我也不知道。妈,我是偷了那男人的手机,在洗手间偷偷打给你的,我现在要回房间了。李嫂一个激凌,说:慢,你快告诉我你上班在什么地方?我在蜜月娱乐城上班。地址?经一路1100号。

  李嫂接完电话半响没回过神,手里仍握着听筒。她担心的事今天终于发生了!她怎受得了这沉重的打击?女儿是她心头肉,她说什么也要去救她!她怎么还睡得着?躺在床上脑子里撕棉扯絮般地乱。她首先想到周晨,如他知道亲生女儿受辱,肯定会来拼命的!周晨啊周晨,你在哪里呢?她心里在呼唤。记得她跟周晨热恋时,两人憧憬着将来美好的生活,他曾对她说:以后我们有了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像你。她问:为什么?因为你长得漂亮。她听了倒进他怀里,心里甜蜜蜜,感到特别幸福,想周晨爱自己爱得这么深!。

  就是唐发不死,他也会帮她去救桂花的,唐发后来对桂花也有了感情,很宝贝桂花的。当她生下桂花时,唐发虽没发作,却一直板着脸,天天以酒浇愁。一年他酒喝多了,被桂花哭得心烦,忍不住骂:这死妮子成天哭不停地哭,老子要被你哭得触霉头了!李嫂在厨房忙,听得从里面冲出来:女儿哭了你不抱,反而骂她,你是人不是人?你倒插门到我家,我家亏待你了?让你倒霉了?你不想想自己几乎是光了屁股进我家的,还有脸骂女儿?去——抱女儿到外面去晒晒太阳!唐发自知在妻子面前矮三分,所以缩紧了脖子,只得一言不发拿了个凳子,抱着女儿出了门。

  李嫂这样做有她的道理,因唐发从未抱过桂花,引得村里一些长舌婆在背后指指戳戳,她要堵住她们的嘴!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唐发慢慢习惯了抱孩子,对桂花渐渐也有了感情。

  李嫂眼睛一直睁到天亮,她想好了,到城里去找公安局,请警察把女儿救出火坑!她没对父母讲什么,只说有事去城里了。

  那么桂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桂花原来在娱乐城干得蛮好的,收入也不菲,可后来换了一个老板以后,情况就不同了。那老板在娱乐城新增了洗足和按摩两个项目,对小姐们进行了培训,桂花被分派做按摩小姐。老板对她们说:只要你们好好干,保证你们都发财,如果使顾客满意,能对他们‘特色服务’,年收入肯定不下十万!

  小姐们听了都喜形于色,是啊,谁不想发财呢?可小姐们高兴得太早了,当她们知道特色服务竟是和男人睡觉时,却来不及了!因老板已雇用了一批打手,把她们严严实实看了起来!为了防备公安局侦查,老板让嫖客带她们去宾馆住宿,由打手护送,专门的出租车接送。小姐们受尽了蹂躏,叫苦连天。

  桂花牢记她妈的嘱咐,洁身自好,不肯对顾客特色服务。有一次,她在为一位客人按摩时,客人竟对她非礼,她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耳光子!那家伙暴跳如雷,到老板那里告她的状。老板听了却笑嘻嘻对他说:骂是欢喜打是爱嘛!放心,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她不肯,我非要让你给她开苞!这姑娘包你是个雏!只是钱``````那人听了浑身的骨头都发痒:真的,真的是个雏?我愿出五千块把她开了!他伸出一只手,馋得口水都淌了下来。好,一言为定。老板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拍着胸脯,就今夜,包你手到擒来。这家伙乐得抓耳挠腮。

  老板把桂花找了去,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不肯特色服务,也不能得罪客人,都像你这样我这里的生意还怎么做?老板,我要辞职!桂花坚决地说。好啊!他鼻子里哼了声,你竟炒起我老板的鱿鱼来了!可你总得把培训费还给我吧。多少?一万块。啊,要一万块?这多什么?我请来的教员都是香港的高级按摩师。还有你合同期一定要做满,毁约是要付两万元罚金的。桂花听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自己是走不了了。她看见老板从眼镜片后面射出来的目光阴森森的,她不寒而?。

  吃罢晚饭,桂花在按摩室里休息,有人给她送来一盒酸奶,说是老板奖励她们的。桂花嘴正渴,便吃了下去。哪知一会儿她眼皮便沉得睁不开来,倚在墙边睡着了。

  不知多少时候,她被下身撕裂似的疼痛痛醒了,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睡在软绵绵的床上!她惊得一下坐了起来,借着昏黄的窗头灯发现是睡在宾馆里。再看看身边躺着的男人,竟是那个白天对她不轨的家伙!顿时她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被人暗算强奸而失身!她精神崩溃了,感到天旋地转,沉浸在少女失贞的极度痛苦中

  李嫂到了城里,马上去公安局报了案。警察作完笔录后对她说:侦破此案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你只是接到你女儿的电话,没有真凭实据。李嫂哭着哀求:我女儿说的肯定是真的,还有在蜜月娱乐城上班也不会是假的,求求你们快去救救她吧!说着她竟朝警察跪了下来。警察忙扶他起来安慰说:大嫂,你别急,我们知道救人似救火,可这不是一般的案件,你容我们一点时间想个万全之策,因为这不是你女儿一个人的事,还有许多像你女儿一样的姑娘,我们也要设法把她们救出火坑。李嫂这才理解了,答应说: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

  晚上蜜月娱乐城又来了好几位嫖客,有一个还点名要桂花为他服务。桂花替他按摩好了以后,他又对她说:我还要你为我特色服务。说着把五百块钱甩到她面前。桂花本想拒绝,可看他出手阔绰,便答应了。她要努力赚钱还清欠老板的培训费和毁约的罚金,尽快脱离这个魔窟!

  一个身高马大的保镖同她一起坐上专门的出租车,前往一家宾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刚进宾馆,便被早就等候着的警察逮了个正着!原来那个嫖客是警察装扮的,还有一些嫖客也都是警察。警察把桂花带到了公安局,桂花看见一些小姐妹跟她一样也被解救了出来。桂花走进办公室,一眼望见坐在那里的母亲,悲喜交集地喊了声:妈——便扑了过去!母女俩抱头痛哭。

  现在罪证确凿,可以收网了!一位警官下达了出击的命令,注意,别让那个道貌岸然的老板周晨逃跑了。李嫂在旁边听了大吃一惊!什么?那老板叫周晨?不,不会是他,他知书达礼文质彬彬,决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呜``````呜``````几辆警车呼啸着驶出了公安局。

  蜜月娱乐城——这个逼迫青年女子卖淫的黑窝,一个晚上便被公安局捣毁了!老板周晨和他豢养的打手全部落网。受害的姑娘们都扬眉吐气,望着他们被押进来狼狈的样子,指着他们骂:坏蛋!畜牲!流氓``````李嫂的心一下揪紧了,因为她认出那老板周晨正是她二十多年前的情人!警官先生,我要见见周晨。李嫂请求说。警察答应了,把周晨押进了办公室。

  周晨,你还认识我吗?她悲怆而又严厉地问。你、你是``````他一脸的迷茫,皱着眉极力回想着。我就是李玫。啊——他吃惊得张大了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为我女儿。你女儿?桂花。她就是我女儿。

  啊——他听了更是惊慌不已,结结巴巴申辨,我、我实在不知道她、她是你、你的``````你知道吗——桂花也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周晨的脸一下惨白得像死人:不、不,这不可能!你不是把孩子打、打掉了吗?我没打。为的是看重我跟你的那份割舍不了的情,也想有机会让你看看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李嫂恨得咬牙切齿,你这个衣冠禽兽!孽债呀——

  像是遭了电击雷打,周晨一下昏了过去,身子重重地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出门鬼混迟早都要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