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开

  石门开

   早年间,在东海边上,有一个渔夫叫胡四,他从十多岁就出海打鱼,已经打了二十多年的鱼了。经他手打的鱼,堆起来真是比小山还高,可是,他的日子还是过的奇穷,不只是家里没有隔宿粮,就是连条小船,连口网也没有。他一年到头,指着去租财主家的船和网用,他一年到头,水上来,水上去,辛辛苦苦,冒着风险,打来的鱼,都跟了船和网去了。他心里是又难过又生气。 有一天胡四又到海里去打鱼,蓝光光的大海,风平浪静,他正在撒网,一只鸬鹚飞来了。黑油油的羽毛,绿光闪闪,只见它向下一落的工夫,就从海里叼上一条鱼来。 胡四说道:鸬鹚,鸬鹚,你捕鱼还有那翅膀和弯嘴,我捕鱼没条渔船没口网。 鸬鹚好像是懂得他的话,看样很可怜胡四,它扑扑翅膀,飞到了船上头,嘴一张,一条金鳞鳞的鱼落到了船舱里。 鱼尾巴拍的船板咚咚地直响。 胡四走到跟前一看,鱼的眼里扑拉扑拉的往下掉泪。 胡四很可怜它,就把它放回海里去了。金色的鱼翻了一下身,尾巴一摆,掉转身,头朝着胡四一连点了三下,才浮浮摇摇地向海中间游去了。 胡四一连下了三次网,只打了很少的一些鱼,他心里十分着急,船主还催着要船租,老婆在家里还等着米下锅,胡四越寻思这个日子越是没法过,他就愁的掉泪。他伸手擦泪的工夫,忽然听到身边上有谁说话: 好人呀,别哭了。 胡四一抬头,只见眼前站着一个白胡子老汉,手里拄着一根青高粱秸。 老汉又说道:亏你救了俺的孩子,你想着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胡四想了老一会才说道:老人家,我能有一只好船和一口好网,我每天欢欢乐乐的到海里去打鱼,回到家里,我和俺老婆都不愁吃,不愁穿,要能那样就好了。 白胡子老汉点了点头,看样是很赞成他的话。老汉说道:在沂山有一个百丈崖,你和你老婆到那里面去过日子吧。 胡四问道:我怎么能进去呢? 老汉说:不用犯难,我有办法叫你进去。说着把手里的那根青高粱秸递给了他,胡四接到手里,觉得沉甸甸的,凉森森的。看去青光照眼。 胡四心想:给我这个,有什么用呢? 老汉说道:你用它指着那百丈崖,就这么说,‘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要进来。’可是你千万记住,进去以后不要起坏意,什么时候也不要扔掉青高粱秸。 胡四心里很惊奇,他还想再问一问,老汉却忽然不见了。 胡四拿着老汉给他的那根青高粱秸回了家。老婆见了,生气的说道:拿米拿面来,拿根青高粱秸来充不了饥,解不了渴,有什么用? 胡四说道:你先别急呀,你成天价盼着自己有条船,有口网,这回咱真的不愁吃,不愁穿了。他就一五一十地把遇到的奇怪事情都对老婆说了。 老婆却埋怨他道:你该跟他多要些好东西呀! 胡四没有做声,他觉得自己只有她这么一个亲近人,万事都迁就她,这次也没有和她争论。 胡四把打来的鱼,收拾了两筐,一根扁担挑着,和他老婆,两个人整整地走了七天七宿,才走到沂山下面的一个庄里。那个庄最多也就有个十几家子人家,有一个老妈妈坐在一家门口前,胡四走到跟前问那老妈妈说:借问一声,这里离沂山百丈崖还有多远? 老妈妈向西一指说:往正西出去五里路,就是百丈崖,那里又没有人家住,你把鱼挑去卖给谁呢? 胡四一想老妈妈的话也对,就说道:老大娘,我们到百丈崖去办一点事,先把这担鱼放在你这里。 老妈妈的心底很好,她说道:是呀,挑着大沉沉的,就放在这里吧,你们尽管放心,任凭放多久,也不能动你们一个鱼鳞。 胡四就把鱼放在她那里,和老婆两个人向百丈崖去了。一出庄,就望见那百丈崖了,嘿,那真是顶天立地的高崖,他俩到了跟前,抬头一看,白云盖顶,野鸟在半腰里飞。 胡四用那青高粱秸,指着石崖说道: 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要进来! 说时慢,那时快,胡四的话刚说完,山动地摇哗啷!的一声响,百丈高崖好像两扇石门,向两边分开了。 胡四和他老婆又惊又奇,眨眼的工夫,从里面走出一个媳妇来,那媳妇,眉是月,眼是星,怎么看,怎么俊,怎么相,怎么好,真好像初出的日头一样的放彩光。 媳妇说道:看样你是个勤快的好人,你要进来吗? 胡四和他老婆忙说:是呀!我们要进去呀! 胡四和他老婆走了进去,媳妇用手一指,门哗啷!的一声又闭上了。 媳妇问胡四道:勤快的好人,你要什么呢? 胡四说道:我能有一只好船和一口好网,我每天欢欢乐乐地到海里去打鱼,回到家里,我和我老婆都不愁吃,不愁穿,要能那样就好了。 媳妇听了,笑嘻嘻地说道:勤快的好人,你是应该过那日子的。她说完,向东一指,果然在胡四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海水绿得像玉,平静得像镜子一样,眼看着,从大海里,升起了一个红光光的大日头,海面上立时红光闪亮。海岸上人来人往,媳妇指着一栋瓦房说: 勤快的好人,这就是你的房子了。 媳妇又指着一条新船,一口好网说道:勤快的好人,这就是你的船,这就是你的网。 胡四看看渔船和渔网,心里十分满意,胡四老婆还想再跟媳妇要些别的东西,媳妇却忽然不见了。 胡四和他老婆住在高高的瓦房里,里面是不冷也不热。铺的盖的穿的用?模裁炊加小V皇敲挥卸嗌俪缘模哪蒙虾糜嫱萆闲掠娲龊Hゴ蛴悖鞣绻瘟似鹄矗娲「∫∫〉钠搅撕V屑洌绮派妨恕?br /> 绿光光的海水,透明丝亮,水里的鱼是数也数不清有多少样,刀鱼像银带,鲤鱼闪红鳞,黄花鱼的肚皮黄,大鲅鱼脊梁青光光,胡四轻轻地撒下网去,一网一网的,打得那些鱼是没有数,舱满了,船也满载了,胡四想着回家去,东风又刮了起来,小船好像活了一样,溜溜的靠了岸。他拿这些鱼换了一些米面来。 胡四照常的去打鱼,每次也是满载而归。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因为那里的日头是从来不落的,可是在胡四家院里那棵老槐树,叶子是一会变黄,一会变绿,一会变黄,一会变绿。 胡四和他老婆,两口子真是不缺吃,也不少穿,胡四老婆却还是断不了咕咕哝哝,她说:你去跟那媳妇要些金子银子给我,有吃有穿,我还要有放着的财宝。 胡四老婆叫金银想红了眼,心也变狠了,有一次她真想跟胡四吵架,胡四觉得老婆是最亲近的人,还是迁就她吧,他说道:走吧,咱们一起去找那媳妇,你愿意跟她要什么就要什么。 胡四拿着那根青高粱秸,他老婆拿着两条大布袋,两口子就出门找那媳妇去了。找了也不知多少日子,因为那里的日头是从来不落的,可是路旁的白杨树叶子,却一会变绿,一会变黄,一会变绿,一会变黄。到底胡四和他老婆在石门旁边找到了那个媳妇。 媳妇问胡四道:勤快的好人,你要什么呢? 胡四觉得实在的不能张口,他老婆却抢着说道:要金子,要银子。要银子,要金子。 媳妇听了,没有做声,她向西一指,立时满地闪亮,白的是银,黄的是金。眼看着那红光光的大日头,就要落进黄金里面胡四老婆高兴得了不得,她手忙嘴也忙,催着胡四快快地拾金子,拾银子,拾银子,拾金子。 整整的拾了两大口袋金子银子,日头落下去了,天就黄昏了,胡四心里犯了愁,他对老婆说道: 谁知道这日头落下去到什么时候才出来,黑糊糊的咱怎么会找着咱那家,和咱的渔船渔网! 胡四老婆欢天喜地地说道:找不着,也不用愁,我想,咱不在这里住了,这里面的人都有吃有穿,谁也不能听咱使唤,咱有这些金银,出去做个大财主,饭来张口,水来伸手,你也不用再打鱼了。 胡四听着老婆的话,很不顺耳,又想那绿玉样的大海,又想那新渔船和新渔网。 胡四老婆在他耳朵旁催的是火急,胡四觉得她是自己的老婆,还是依随她吧。 胡四和他老婆背着两大口袋金银,累得喘吁吁的,到了石门跟前,胡四用青高粱秸指着石门说道: 石门开!石门开…… 他话还没说完,地动山摇地哗啷!一声响,石门又向两边开开了。 胡四和他老婆刚刚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石门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