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

  烙印

  多么漂亮的小轿车呀崭新、锃亮淡黄色的车身熠熠闪光像镜子一样都能照出人影。

  突然车身剧烈地摇晃着车轮与柏油路面剧烈摩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像被困的野兽那样的尖叫。骄车瞬间变了摸样油漆脱落得像个白癫疯患者发动机喘得像头患肺炎的老牛时而低沉时而高亢像一阵阵经久不息的、连绵不断的呻吟。

  邵刚已加大油门车还是呜呜地吼着慢吞吞地往上爬活像一头老牛拉不开腿直喘粗气爬了一段干脆趴着不动了车轮刺溜溜地直打空转。

  无数辆车迎面奔来一双一双眼睛雪亮地闪动着所有的车辆顺着弯曲的公路连成一条发光的长链。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在暗夜中爆发着尖锐的光芒在喧嚣的城市中织起一张巨大的法网。

  警车逼停了邵刚的轿车手铐在阳光下晃得人眼睁不开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扭起邵刚的胳膊此刻邵刚已沦为阶下囚。

  “妈妈那是谁啊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把他抓起来”“嘘宝贝那是个小偷偷了国家和老百姓的钱做错了事警察叔叔教育他呢……”“哦妈妈你看我比他乖多了不是我的东西我才不要呢。”“宝贝真乖……”

  一阵震颤邵刚从梦里醒来浑身都是冷汗头疼欲裂刚才梦里的一幕幕重新浮现残破的轿车、亮铮铮的手铐、警车、制服、围观的人群那段对话……像是烙印一样深深刻在邵刚心里抹不掉、挥不去。

  刹那间邵刚仿佛成了那辆老牛般的破车呻吟低喘也似乎成了笼子里的困兽尖叫咆哮又好像成了那个小男孩满心好奇地问妈妈‘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抓那个人’得到的却是妈妈的低泣与哀伤的目光。再一个镜头闪过带着手铐的人成了自己的父亲、迷迷糊糊的影子与模样又很像是自己衣衫褴褛、低头不语、满心懊悔……

  这一夜邵刚再也无眠烙印留下便是永恒

  在强大的外力压迫下人不得不改变邵刚也不例外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产生“收贿”的冲动100万多吗自己在这个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干了快30年100万真的多吗30万尽快解决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70万买栋大点的房子将老母亲从乡下接出来好好享受晚年幸福也省的一家三口挤在50平米的小房子里窝窝囊囊。

  但是可能在人内心处或多或少总会有些伤痛新的、旧的、伤者的都令人难以释怀成为了一个个烙印。好奇怪烙印为何使人如此惧怕以致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永远埋在心底给每个人留下无限的伤悲。

  死者的生命总是会置于生者的记忆中。

  邵刚想起了父亲那个他已经记不起模样的男人。大约在自己4、5岁的时候父亲因为贪污受贿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还依稀记得警车将父亲带走的那一刻自己如同梦里的那个小男孩一样好奇不知道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抓走爸爸。不过仍记得母亲垂首啜泣眼里是无限的留念与爱恋父亲低头不语双手被反扭刚毅的面庞眼里却是痛苦与悔恨自己躲在妈妈的身后紧紧攥着妈妈的胳膊不知道什么是永别——父亲被抓时已是肝癌晚期在监狱里度过了最后的半年光景。

  ……

  天蒙蒙亮邵刚起身烙印刻在心里满心创伤公文包背负在宽敞的肩膀感觉沉甸甸的。

  上午省里领导来视察邵刚作为主要的接待人陪同领导在会议厅听报告。

  “官员手中的权力是专门为党、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决不是谋取私利的工具更不是随意揉捏的“武器”。权力不受约束必然产生腐败制约官员手中的权力以制度约束权力就是要管住权力让权力守规矩让权力更加公正更加透明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权力服服帖帖地为党为祖国为人民服务。其实这也是对人性的悲悯对官员的保护。”

  阵阵热烈的掌声打断了邵刚的思绪他猛的一抬头看见省领导正微笑着注视着自己那个笑似乎带了某种意味。而这段话字字见血烙在心头邵刚猛然打了一个激灵。

  领导讲话完毕从讲台上走下来邵刚立马又紧张起来目光四处移动似乎在搜寻什么然后他又把头低下去好像怕被别人看见似的。今天的邵刚是那么的不安甚至不敢接触任何人的目光。他的十个手指头不停地搓来搓去一会儿便被汗水打湿了滑滑的。

  该不该接受贿赂替人办事100万多吗没有这笔钱儿子出国怎么办没有这笔钱一辈子全家窝在50平的小房子里邵刚想得脑袋快要炸了想安静一会儿但无论如何平静不下来。他心里像有七八十个辘轳在旋转。他走起路来总是背着手、低着头那神情好像在思索全人类的前途和命运。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的时间邵刚推开家门诧异发现母亲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端端正正的坐着。

  他忙展颜欢笑“妈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和我说声我去接您啊。”

  “邵刚啊别忙着换衣服陪妈去你爸坟前看看。”

  “哎好赖尽管不明白所以然邵刚还是遵从了母亲的意愿。

  夕阳西垂下的陵园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高大的松柏静静地矗立一股淡淡的忧伤从邵刚心底泛起。邵刚在父亲的墓碑前再次想起了昨晚的梦境那个烙在自己心里、隐隐作痛的、抚不平的伤痕与印记。

  “每个人都在尽职尽责的扮演自己的角色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没能够抵挡住现实的残酷和环境的诱惑迷失了自己。”母亲顿了顿。

  “然而这个社会是有法律的人人都是平等的谁不遵守游戏规则谁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母亲的面孔十分严肃简直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语气却是淡淡的仿佛说给风听但真真实实地狠狠地给了邵刚当头棒喝心底的烙印又在作痛。

  “当一个‘囚’字烙印烙在了人们的身上以及灵魂深处的时候这些人的人生除了痛苦地挣扎之外就少了太多太多的天伦之乐同时多出了太多太多沉重的反面负担给自己给所爱的人。”

  邵刚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脸在发烧。

  “邵刚假如人生还能够重新来过你说你爸会做如何选择”母亲蓦然转过头。

  邵刚摇摇头大脑的意识开始有点混乱了不过他似乎又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纪检委办公室门口。

  说实话人有时要跨出一步的确很难特别是在关键的时候。邵刚徘徊了很久尽管走廊里没有人而且灯光也很暗但他仍感觉到有千百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自己。邵刚不是做贼也不是做什么可耻的事门槛也不是太高他只是考虑怎么敲开这扇门。

  这样的路究竟还要走多久呢也许是该做一个结束的时候了。心里的烙印揪得越来越紧。硬着头皮邵刚像视死如归的战士推开门……

  走出纪检委办公室除去那压在头上的乌云阳光真好邵刚觉得自己需要一秒钟的安静让记忆去澄清。在幽香的阳光下化作金色闪亮的了烙印一生不会泯灭的记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烙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