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匪克星

  恶匪克星

  早年,癞头山下有个田家村,村里除了老李头一家,其他都是田姓。

  村外的大路边有片瓜田,这天,老李头起了个大早,扛着镢头刚到瓜田,就见一胖一瘦两个过路的汉子正在瓜田里摘瓜。他们摘一个,用拳头砸开,啃两口就丢在一旁,半爿地都被糟蹋了。

  老李头不乐意了:我说你们两个后生,走路口渴了,摘个瓜吃没什么,别糟蹋瓜田呀!

  谁知那胖汉子上下一打量老李头,竟然耍横道:我糟蹋了,你能怎样?老李头恼了:你会不会说话?胖汉子大怒,张嘴大骂:老东西,活得不耐烦了,你爷爷们就是在‘一品楼’里吃水陆席也没人敢放个屁,你算个啥?说着,一脚将老李头踢了个跟头,然后从腰间抽出把雪亮的斧头,作势要把老李头劈两半。

  这时,瘦汉子拦住他说:大当家的让咱们下山办事,为一个老骨头不值得生事。然后又对老李头说,给老子摘几个熟瓜解渴,放聪明点,老子可不是好惹的。说着拍了拍腰间的斧头。

  老李头当即就吓软了。癞头山上有个斧头寨,寨主黄麻子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手下有百十个亡命之徒,每当那些喽 出门时,腰里都要别把板斧,平常人一见,如避鬼神,衙门的人见了,也要绕道走。今天老李头霉头星撞门,竟然遇到了斧头寨的人。他哆嗦着赶紧摘了几个好瓜送到两人面前,便一头扎进看瓜的草屋,连连念叨:天王菩萨保佑,让这俩瘟神爷快走。

  不料越怕黑越见鬼!日上三竿,老李头的大儿媳妇提着瓦罐给公爹送水,那两个汉子见来了个春葱般水灵的小媳妇,哈喇子都下来了,立马围上来,拖着大儿媳妇就进了草屋。

  老李头赶紧跪下哀求,却被胖汉子一脚踹出草屋,然后把斧头往地上一插,恶狠狠地说:老子们要快活快活,你敢放狗屁,就砍了你。不久,草屋里传出大儿媳妇撕心裂肺的哭叫,老李头泪如雨下,捶胸顿足:老天爷呀!

  就在这时,老李头的小儿子二牛听见哭叫奔来,一见两个畜生在欺负他嫂子,抄起镢头就要往里闯。老李头拉住他哭道:不能啊,他们是斧头寨的人呀!

  就是天王寨的老子也不怕!二牛天生一个愣头青,踹开屋门,进去就是一镢头,胖汉子闷哼一声,脑浆迸裂。瘦汉子欺负惯了老百姓,没想到这次遇到个硬的,吓得提起裤子就跑。二牛要追,老李头死活拉住了他。瘦汉子跑远了,回头狂叫:你敢杀斧头寨的人,大爷回去搬来救兵,血洗你们田家村!

  李二牛打死斧头寨土匪的事,立马传遍了全村。村里人都急了,那斧头寨是好惹的?那黄麻子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年,他手下有个小喽 欺负人家大闺女,结果被扒光衣服揍了一顿。小喽 回山一哭诉,黄麻子就说:欺负我的弟兄,就是打我的脸。之后他带着一百多个土匪下山,把那个村子围起来。扒小喽 衣服的三个人被绑到村口,黄麻子说:你们扒我兄弟的衣服,我也扒你们的衣服。一挥手,土匪们把三人埋进土里,只留下脑袋,然后一刀割开三人的头皮,把水银倒进了伤口。三人又疼又痒,哀号不止,左挣右扎,最后三人噗噗噗的三声,就像挤粽子似的,从土里挤了出来,不过只是三具没了人皮、血淋淋的肉球。

  黄麻子这招叫脱人衣,出自明朝锦衣卫活剥人皮的酷刑。随后他一声令下,土匪们一拥而上,把全村人都砍了,然后劫掠了金银细软,扬长而去。

  当年那个村子的人只是扒了一个喽 的衣服,就惨遭血洗,如今二牛打死了他们的人,全村人还有个好吗?

  田家村除了李家,都是田姓,不能为了外人连累自己遭祸,于是田家族人凑到一起一合计,觉得目前免祸的唯一办法,就是让老李头绑着他儿子上斧头寨,任由土匪们处置。

  于是,全村的田姓人都来到李家,逼老李头绑子。老李头哭求:打死土匪是我的错,你们就饶了我儿子吧。

  全村人不干,二牛来了气,一拍胸脯: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土匪来了我一人顶着,决不会装熊。

  村民嚷嚷:土匪真来了,我们也跟着遭殃,你不死,我们就活不了。

  一见群情激愤,老李头、大儿媳妇和大儿子大牛全都跪倒在地,为二牛求情。二牛恼了,从案板上抓起菜刀说:爹、嫂子、哥,别求他们,我这就上斧头寨,砍死一个扯平,砍死两个,俺还赚一个。

  大牛哭着拉住二牛:兄弟,你都是因为救你嫂子才闯的祸,要去,我替你去。

  二牛红着眼珠子,强笑道:哥,土匪是我杀的,不是你。说着,便提着菜刀要出门。村里人拦住他:你去哪里?二牛瞪眼:去斧头寨。村里人说:你要是半路跑了呢?二牛鄙夷地扫视了一下全村人:我二牛虽然没大本事,可却不是只顾自己性命的软骨头。

  二牛走后,全村人一直提心吊胆,可奇怪的是,癞头山上竟一直没有动静。正在人们诧异时,二牛竟然回来了。原来,斧头寨最近缺粮,那黄麻子早带着所有人下山抢粮去了,二牛在山上一连等了三天也没见到个土匪的影子。他出门时走得急,除了菜刀啥也没带,饿了三天,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得回来。

  村里人一听,又都愁上了眉梢。二牛冷笑着说:你们愁我没死是吧?放心,我吃饱了就去村口等着,斧头寨的人一来,我给你们挡着。

  二牛吃饱饭,就坐在村口等着,十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也没见土匪来。这天,一辆马车经过村口,赶车的是镇上开酒馆的孙秃子,车上拉着鸡鸭鱼肉和几大坛子好酒。二牛一问,得知那黄麻子抢粮刚回山,又正值黄麻子的寿辰,那酒菜就是土匪命孙秃子送到斧头寨,为黄麻子庆贺生辰的。

  二牛一听,横眉倒竖,一把拉开孙秃子,揭开酒坛子,脱下裤子就是一泡热尿,尿完还觉得不过瘾,又扒下脚上的臭鞋塞进了酒坛。

  孙秃子吓傻了:你……你疯了,这酒可是要送去斧头寨的。

  二牛梗着脖子说:不是送去斧头寨的,老子还不尿了。

  疯了,疯了!孙秃子从酒坛里捞出鞋子,赶紧赶车走了。村里人听说二牛干的荒唐事,脸都吓紫了。村里胆小的人家吓得日夜哭号,有的收拾包袱准备跑,有的干脆在房梁上拴根麻绳,预备黄麻子一来就自行了断,省得受罪。

  二牛见状,便一跺脚:你们别怕,我再上癞头山,要死要活我自己扛。望着二牛远去的背影,全村人都烧香拜佛,祈求菩萨保佑,黄麻子宰了二牛后,别来找他们的麻烦。

  谁料几天后,村口锣鼓喧天,一大群人抬着一顶轿子,轿子上坐着披红挂彩的二牛。二牛身后有一块大金匾,上面写着除暴安良,金匾后面是十几个大筐,里面竟然全都是土匪的人头。田家村人傻眼了:这些土匪都是二牛杀的?

  随行的衙役说:大胆,二牛是你们叫的?李大侠血洗斧头寨,歼灭匪首黄麻子,为民除害,已经被官府任命为衙门的捕头了。

  田家村人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心想怪不得这二牛大胆,原来他真是深藏不露啊。老李头知道儿子那点本事,就把二牛拉到没人处问:土匪真的都是你杀的?

  二牛挠着脑袋,嘿嘿一笑:当然,您老不信?

  鬼才信呢,老李头说,就二牛那块料,能血洗斧头寨?这事其实连二牛自己都不信。原来,二牛上山后,发现寨子里静悄悄的,进了贼窝一瞧,所有土匪都歪倒在酒桌上,一动也不动,八成是喝醉了。二牛一看,这便宜不赚,难道等土匪们醒了来砍自己?于是抽出菜刀,稀里哗啦一顿砍杀,之后便下山报了官。

  官府派人上山一瞧,妈呀!多年的匪患让二牛一人给除了,当即为他封了官赏了钱,披了红挂了花,敲锣打鼓地送回了家。

  这事,糊涂人羡慕,聪明人疑惑,那满山土匪怎么全都一块喝醉了呢?别人砍他的头都不动弹?后来一调查,结果是:当初二牛往孙秃子的酒坛子里撒尿、丢鞋子后,孙秃子本想回去换酒,可他又一想,一来一去要大半天工夫,耽误了黄麻子的寿筵,自己的脑袋不得搬家呀?只好硬着头皮把酒送上了山。

  谁能想到,二牛撒的尿倒是没啥,可他丢进酒坛里的那只鞋子却大有文章。前几天,瓜田里闹獾,二牛就去城里买了砒霜,准备毒獾,可刚回家就遇到了嫂子被调戏,二牛把砒霜包往鞋底一塞,事后也就忘了。那天他把鞋子丢进酒坛子里,砒霜溶进酒里,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满山土匪都毒死了。

  真相大白后,田家村人都说那二牛走了狗屎运,又叹息那些土匪太窝囊,竟然被愣头青的一泡尿酒就解决了。年轻的更是酸溜溜地说:大牛啊,早知道一只破鞋子换个捕头,我们也干呀。

  可大牛却鄙夷地一笑:当初要是换了你们,借你们十个胆,你们敢往黄麻子那个大魔头的酒里丢鞋撒尿吗?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恶匪克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