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印

  吃印

  台上村刚上任的村支书叫李道,李道的老娘叫贵嫂,贵嫂年轻时候上过学,识文断字,村民都尊敬她,说贵嫂心眼好,明事理,一定能教育好自己才上任的儿子,不能和前任那个进了公安局被判刑的支书一样,犯个贪污罪啥的。

  眼看贵嫂今年七十岁了,可浑身上下拾掇得要多清爽就有多清爽,连村里辈分最高的五爷也叫她一声贵嫂,显着尊重。贵嫂见儿子当了支书,就经常嘱咐李道要清廉,要对群众好,所以李道就见了谁都笑眯眯的。

  贵嫂有一手蒸饽饽的绝活儿,她蒸出来的饽饽,雪白似雪,暄软如棉,咬一口,简直都不舍得吞进肚。胶东的风俗是蒸饽饽要在生饽饽上先开一道口,蒸熟后,口子变大就会说,今儿个蒸的饽饽笑了,吉利。贵嫂不但能让饽饽笑得欢畅,更绝的是她能在饽饽上做出各种图案,什么燕子回春,鲤鱼跳龙门,喜鹊蹬枝等等,特别是在饽饽的笑口两边用麦秸秆蘸了红颜料,点上红点,一个喜庆饽饽就做成了,让人看了觉着那都不是往嘴里塞的东西,吃了怪可惜的。

  这天,五爷来找贵嫂,说儿子要结婚了,想在村里要块地,可李道硬说照顾不过来,就没批,实在没辙了,想找贵嫂想想办法。贵嫂听了气鼓鼓的,就对五爷说:不就是盖个大印的事情吗?等我和他说说。可贵嫂问过儿子才知道,儿子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五爷看贵嫂也没办法,就叹口气要走,却被贵嫂一把拽了回来:五爷,你放心,俺一定把大印给你盖上!五爷狐疑地看着贵嫂:你有办法?贵嫂狠狠地点了点头。

  眼看年关将至,贵嫂又要做过年的饽饽了。可今年贵嫂看样子并不急,往年的这个时候,贵嫂早就忙乎开了,村里的不少妇女都来跟贵嫂学和面,学怎么用面在饽饽上做图案和物件。可今年,贵嫂就是不开工,别人问她,她说:今年的饽饽可不同寻常,因为今年儿子当了支书,所以这饽饽要做出个干部样子来。

  从李道当了支书,就忙得不可开交。村子就在县城边上,经济发展很快,村里这几年搞了房地产开发,挣了不少钱,要不,前任书记也不能犯错误。贵嫂看着儿子忙就没去打扰,但这天却把儿子叫住了。贵嫂看着儿子疲惫的样子,说书记不好干吧?李道只有苦笑,说是不好干,关键找自己的人太多,都想从村里捞点好处。贵嫂说:今天不为别的,想借村委的大印看一看。李道一听就愣了:妈,您借大印干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贵嫂说:我知道,我就想看一眼,看完了就还你,儿子当了官,娘也想摸摸大印啥感觉!

  说归说,李道经不起老娘的央求,还是把村委大印带回了家,贵嫂也没食言,就拿着大印端详了一会儿,立马还给了李道。李道说:妈,您这下舒服了?贵嫂笑着说:舒服了,我说过就看一眼的,这不马上还给你了?李道看着笑呵呵的老娘直摸后脑勺。

  这腊月的天就是不禁混,转眼到了腊月二十八,看过大印的贵嫂摆上供桌,供奉上祖宗牌位,终于动手蒸过年的饽饽了。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想来看一看贵嫂今年的饽饽准备怎么做,可贵嫂没让人进家门儿,自个儿鼓捣上了。

  李道也没摸着门道,不知道自己的老娘今年怎么了,听说自己的老娘今年要蒸出干部饽饽来,实在是不知道老娘犯了哪门子邪。这蒸,还能蒸出干部饽饽来?啥叫干部饽饽啊?这不是胡闹嘛!

  这天上午,贵嫂没有出门儿,到了中午,才把李道叫过来说:李道啊,你去把村委的干部叫来,今天中午在咱家吃顿饭!李道一听,敢情老娘这是早有准备啊!李道听完,才发觉村里的五爷也在场,五爷只是坐在炕上,一声不吭。李道看看娘坚决的神情,只好把几个村委叫到了家里。

  人都上了炕,坐下了,贵嫂才笑着说:今天把大伙叫来,是想让大伙尝一尝我蒸的‘干部饽饽’怎么样。让大伙提个意见啥的!村委的人一听,立马傻了眼:啥?干部饽饽?没听说过!虽然都知道贵嫂蒸饽饽是绝活,但和干部挂钩的饽饽还真是没吃过。于是几个人都伸长了脖子。

  贵嫂笑着揭开了锅,把饽饽盛上了炕。李道吹开热气瞪大了眼:天哪,这饽饽做的,真是都笑开了,闻着就有面香味。等村委的人再仔细一看,愣过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这还真叫干部饽饽!因为用麦秸秆点的红点不见了,雪白的饽饽上是用面做的台上村鲜红的村委大印!而且这大印简直和村委的大印一模一样!李道见了,只觉头嗡的一声,这老娘可真会别出心裁啊!看着饽饽上的大印,李道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地看着自己的老娘:妈,您要看村委大印,就是为了往饽饽上做个大印样子?贵嫂得意地道:怎么样?妈做得很像吧?说着,又拿了一张白纸,把饽饽上的大印在盛着红酒的碗里一蘸,就在白纸上盖了一个村委大印!盖完了,把纸往五爷身前一送:五爷,您拿着,把您的事情写上吧!李道一看就急了:妈,您这不是胡闹吗?这是犯法的!胡闹?犯法?那也比你让人戳脊梁骨强!你也不想想,五爷找了你多少次,你就是不给他盖这个大印,今天,俺给他盖了!李道看着老娘,又看看五爷,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是的,五爷是找过自己,想在村里批块地,可找的人太多,光镇上干部就不下十个,哪里还轮得着五爷啊?

  贵嫂看着村委的人愣怔怔的,笑笑说:各位领导看看,这干部饽饽名副其实吧?这上面都有咱村的大印,你们说,是不是干部饽饽啊?村委的几个人忙连连点头说贵嫂的饽饽做得太绝了,特别是那枚大印,简直出神入化,都可以拿去参加大赛了。

  贵嫂看着儿子叹了口气:李道啊,我听说,你前几天给镇上的一名干部盖了一次印,他就来咱们村买了房子,还一下子便宜了不少,这大印可真是好使啊!李道低了头:是,他管着咱村呢!贵嫂脸一沉:管着就把楼房给人家?你咋了?也要向这道上混?俺看你是把自己的乡亲和祖宗都忘了,成天去伺候县上的祖宗了!我能把大印做到饽饽上,他们就能把大印盖到他们需要的地方去!一直坐在炕上的五爷叹了口气,慢慢地把那张纸撕了。贵嫂一见,忙道:五爷,您这是干啥?五爷却道:你不是要我们吃你做的饽饽吗?说罢,五爷就动了手,先揭了饽饽的皮,连饽饽上做的那枚大印一起塞进了嘴里!李道见五爷吃了饽饽印,连忙也抓起了一个饽饽,村委的人也都跟着把饽饽塞进了嘴里。贵嫂看着儿子问:好吃吗?李道好容易才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摇摇头:挺苦的!这印是啥做的?五爷却在旁边颤巍巍地说了一句:是你娘的苦心啊!说完,就摇着头出去了。

  贵嫂的干部饽饽就蒸了这么一回,除了村委的人,村民都没见过。村民问李道干部饽饽什么样子,好不好吃,李道就嘿嘿一笑说:什么样子?苦着哩,反正没有老百姓的饽饽好吃!因为老百姓做的饽饽吃着踏实!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吃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