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士莲智歼群匪

  乔士莲智歼群匪

   河北省张家口以北,有个叫乔士莲的村庄,村庄的由来和一段广泛流传的故事有关。 上世纪初,乔士莲村的立村人郝大户在张家口经营着一处皮货庄。这天他去给王统领的太太送定制好的裘皮大衣,碰巧听到一条消息:清廷要在口外坝上设立草地局,出售草地鼓励垦荒,王统领和几个同僚都准备抢购。郝大户是土财主出身,深知土地的重要,一打听价格也合适,就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搭帮买了五千亩,打算转手卖掉大捞一笔。 一开始,卖地的事挺顺的,不到一个月就卖出一千多亩,美得郝大户睡觉都能笑醒。但他很快就睡不着了。过了些天,他的土地居然卖不动了,就连原先交了定金快要售出的也纷纷被退了回来。 原来,附近山上聚集了一伙土匪,王统领一帮人都是带兵打仗的,土匪不敢惹,于是就柿子捡软的捏,把矛头对准了郝大户。时逢乱世,郝大户也不是吃素的,新起的高墙大院,手下养着十几条枪,土匪倒不敢来犯,可买他土地的农民遭了殃,动不动就被土匪请财神,一来二去很多人都退地跑了。 郝大户急忙央求军爷们帮忙,王统领、杨统领、霍统领一圈儿拜访下来,根本没人愿意出援手,一个个乌眼鸡似的都等着他割肉呢。郝大户被逼无奈,贴出告示,重金招募勇士剿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都没能剿灭土匪,郝大户一筹莫展。 这天,他正在客厅和一个镖师说话,两个护院的架进来个年轻的驼背。此人脸上身上沾满了泥土,猛一看很容易被当作乞丐,可仔细一瞅穿戴还算整齐。这家伙钻进马房不知在翻找什么,分明是土匪派来的探子。一个护院的禀报说。 我饿急眼了,到里面抓点马料充饥,不信你们瞧。驼背小伙急忙辩解,紧攥的手舒展开,手心里赫然是一把黑豆。 郝大户上上下下打量了驼背一番,冷不丁高声喝问:那你到此何事?我,我……驼背脸涨得比鸡冠子还红,像是下决心豁出去了,大声道:我是来应征的。说着从怀里摸出张纸来,正是郝大户的悬赏告示。此人自称是第一镖局乔家镖局的乔士莲,闻讯前来接单。旁边聚拢来的家丁都哈哈大笑,郝大户也有些发懵。他请乔家护过几趟重货,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从未见过。 这时,刚才在客厅和郝大户说话的那个镖师走到乔士莲面前问道:你可认得我?乔士莲斜了他一眼,撇嘴道:你又不是乔家镖局的舵把子,我为什么要认识你?镖师阴狠地回应:我确实不是乔家镖局的舵把子,但我是乔家镖局的趟子手乔文广!言语间就近身要扣乔士莲右手脉门。乔士莲早有防备,侧身闪过,两人撕扯起来,一边争斗一边互相指斥对方是冒牌货。郝大户越看越烦,从身边人手中抓过枪朝天放了一枪,两人这才放了手。像什么样子!郝大户怒斥,素闻乔家镖局刀马双绝,两位可否展示一二,也让我们开开眼。 乔文广二话不说,抽出腰刀就舞了起来,七十二路乔家刀法一招一式都虎虎生风,赢得了满堂彩。轮到乔士莲时,他却推说刀和盘缠都在住店时被人偷了,这也是他落魄到不得不偷吃马料的原因。有人借给他刀使,他声称乔家刀法只能用正宗的乔家刀施展,已托人回镖局取刀,那种不屑之态气得乔文广胡子都一翘一翘的。 这时院外传来马的嘶鸣声,有人跑到西北角的碉楼上,报告说外面有匹野马。 众人簇拥着郝大户出了院子,见前面的草滩上果真有匹高大的枣红马在悠闲地吃草。马并不怕人,但几个家丁忙活了半天也制服不了它。人们都给马蹄子踢怕了,躲得远远的,可乔士莲倒迎了上去。他绕着马转了几圈,转得大家都不耐烦的时候不知怎么钻到了马肚子底下,趁马低头找人之际搂住马脖子翻上马背。红马发怒狂奔,这小子死揪着马鬃不撒手,虽然狼狈不堪,却愣没被掀下来。马折腾累了,喷个响鼻,放弃了挣扎,乔士莲得意洋洋地骑马溜达回来,家丁们大眼瞪小眼,不知该不该叫好。 啪、啪!郝大户拍了拍巴掌,瞬间有了主意。他更相信乔文广,可这家伙来十多天了,天天白吃白喝总不行动。现在是用人之际,他不想错失任何一个能帮他的人,于是决定先留乔士莲在马房喂马,再叮嘱手下暗中监视两人,同时派人星夜兼程赶赴乔家镖局求证真伪,顺利的话七天内能见分晓。 几天后,郝大户的人在草滩上放马,旁边是剩下几户农民的土地。要不是郝大户承诺给他们提供庇护,他们也早卷铺盖滚蛋了。这时北边的山梁荡起了尘土,正在开地的农人知道是土匪来了,纷纷扔掉农具向这边跑来,郝家众人也上马向郝家大院撤退。一干人进院才发现,乔士莲和那匹枣红马还待在原地,大约是被吓傻了。匪首大黄蜂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两下相交时,他看都没看乔士莲,就从胯下马,飞身跃到红马上。红马顺势蹿了出去,乔士莲此时好像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吓得顺着草丛跑了。 大黄蜂骑着红马撒欢,二当家的、三当家的策马紧随,二十多个匪贼背着枪在马屁股后头拼命跑。土匪的目标就是掳人抢马,他们对今天的收获还算满意,这就要开溜了。眼看土匪就要拐入对面的山沟,忽听一声呼哨,打头的枣红马突然转过身又往回跑,大黄蜂拼命勒也勒不住,转眼又回到原地。乔士莲也不知啥时站到了路边,一拳将匪首打落马下,顺势骑上马向西跑了。 匪首猝不及防被打下马来,十分窝火,骑上自己原先的坐骑在后面狂追。此时红马似乎跑累了,速度渐缓,两马距离逐渐拉近。大黄蜂伸手欲拔枪,忽见前面扔来个像手雷的物件,他勒马避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臭鞋。再迫近拔枪,又有东西飞来,闪躲一边,再看,还是一只鞋子。这一耽搁,二当家、三当家也赶了上来,三人并排疾驰,咬牙切齿发誓要生擒驼背乔士莲。 眼看越追越近,乔士莲伸手在背上乱摸,作势要扔,却始终扔不出东西。三匪心道:任你还能把驼背摘下扔了?这时前头又飞来了物件,一件掉在马腿边,另一件被大黄蜂操在手上,却是颗手榴弹。他看清楚后急忙脱手,手榴弹刚离指尖就爆炸了,轰轰两声巨响,顿时人仰马翻,三匪首倒在血泊中,眼瞅着不能活了。这两颗手榴弹就在假驼背里藏着。此刻他又从背上抽出盒子炮,挺直腰杆,向匪众冲过去。在碉楼上观战的郝大户精神大振,率领护院的人杀出,抄了土匪的后路,土匪群龙无首,纷纷跪地投降。 打扫战场清点人数,唯独不见乔文广和负责监视他的家丁,郝大户心道:不好,让这个奸细跑了,负责监视他的家丁恐怕也遭了毒手。顿时郝大户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乔镖师回来了!有家丁在喊。郝大户循声望去,只见乔文广押着一人从旁边的树林走出来,那人正是他派去监视的家丁。乔文广越过郝大户问候乔士莲:孙少爷好。乔士莲微微点头。原来,乔文广先被派来打探虚实,得知土匪的三个头领比较凶残,并且觉察到郝家大院内部有奸细,所以才和乔家孙少爷乔士莲联手演了这场戏。土匪的目标都在他身上,乔士莲则扮驼背麻痹对手,并利用红马将三匪首与手下隔离开,然后一举歼灭。最近两天,乔文广才查明监视他的家丁正是土匪的卧底,刚才那人想要趁乱逃走,遂被他生擒。 乔家镖局其实有三绝,刀马功夫摆在明面,但最绝的是藏在暗处的第三绝:伪装。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扮猪吃老虎。 生擒的匪众被交付县衙,匪患平定后郝大户的土地很快售罄。在这块土地上形成的村落不像当地许多村落那样因立村人得名,倒是因乔士莲神奇剿匪事迹的广泛流传而得名乔士莲。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乔士莲智歼群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