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玄机

  画中玄机

   清乾隆年间,徽州城里有位书生叫周志松,读书之余酷爱画画。他有位画友,叫崔家仲,小他两岁,画儿画得小有名气,两人常在一起切磋画技,相处得十分融洽,并以兄弟相称。 这一年二月,崔家仲去杭州拜访名师求艺,周志松把他送到十里长亭,依依惜别。两个月后,崔家仲才回到了徽州城里。这日,周志松去崔家探望,并听崔家仲说起了在杭州城里拜师求艺的经历,一时间,他听得十分地向往。而后,崔家仲拿出了一大卷画,说是在求艺期间所作的,请周志松多多指点。周志松打开了那卷画,数一数,竟有二十二幅之多,接着,他一幅接一幅地看了起来。几幅看罢,周志松便看出来了:经过此次拜师求艺,崔家仲的画技大有长进。他不由得暗暗替好友高兴。而接下来的一幅画,则更让周志松感到眼前一亮。那是一幅山水画,画的是一座有山有水的村庄。只见画面之上,山峻水柔,一幢幢房舍错落有致。周志松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称赞。忽然,他指着位于村尾的一幢房子,用一种颇为遗憾的口吻,道:崔弟,这幢房子,与其他的房子风格颇不协调,若是画成统一的格调,这幅画儿就更完美了!崔家仲点点头,道:周兄说得极是,不过,它是一幅写实画,完全是按照它本来的模样画下来的。听了这话,不知怎的,周志松忽然皱起眉头,顿了顿,他开口向崔家仲询问起详情来。原来,崔家仲拜师归来时,刚出杭州城不久就迷了路,进入了一个十分偏僻名叫涌泉村的小山村。他见那里的风景非常迷人,就在村头的一户人家借了宿,然后花了两天的时间,一边观察,一边将整个村庄给原样画了下来,取名为《涌泉春景》。两天后,他问清了道路,然后离开涌泉村,赶回了徽州城。听崔家仲说完那幅画的由来后,周志松又问:崔弟,你可知道村尾的那户人家姓啥,叫啥?崔家仲答:我没有听说过那家人的姓名,不过,我听说过,那户人家的户主,原本并不是涌泉村人,七年前,他才来到涌泉村落了户。周志松沉默良久,忽然附在崔家仲的耳边,说起了话,而这一说,竟说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崔家仲听得先是一脸惊鄂,继而连连点头……最后,他红着眼睛,冲周志松道:周兄所托之事,小弟当尽全力,就是拼了性命,也不后悔……第二天,崔家仲又背着行囊,上了路,而周志松又把他送到十里长亭……一个多月后,崔家仲风尘仆仆、满脸倦容地回到了徽州城,并且,他连家门都没进,就直接赶到了周家。日夜等待消息的周志松一见崔家仲,便连声催问此行的结果。崔家仲的脸色顿时沉重起来,只见他打开行囊,取出一卷画,交给了周志松。周志松展开那卷画,见有几幅是从不同的角度画了同一座大房子。他一眼便认出那座大房子正是崔家仲上回在画中所画的那座位于村尾的房子;另外有几幅画是就不同的姿势画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最后一幅画,画的则是一桌子菜。周志松看着看着,双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然后,两行热泪一滚而下,口中不住地喃喃道:姨父,这回,也许您家的大仇可以得报了……周志松有位姨妈,嫁在徽州乡下,他的姨父常年在外做生意,多年下来,积累下了大量的财产,其富裕程度,在当地可谓首屈一指。七年前的一天,他的姨父收了一大笔货款后,回到了家中。不料,就在当天深夜,忽然有人潜入了他姨父的家中,将他的姨父一家全部杀死,只有他的姨妈,因领着他的小表弟,在娘家走亲戚,才得以幸免。而他的姨父刚收回的那一大笔货款和存放在家里的银两都被洗劫一空。当时,徽州知府将此事立为大案进行查办,谁知却一无所获。而半个月后,人们才发现,周志松姨父的邻居马大铁不见了踪影。那马大铁是个屠夫,也是个单身汉,无父母亲眷,常常外出帮人杀猪,几日不回家门那是常有的事,所以,刚开始时,他不在家中一事未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半个月后,邻居们发现他迟迟未归,这才开始怀疑是他做下的案子,并将此事报告给了官府。徽州知府连忙安排人手进行搜捕,谁知搜捕了大半年,却连影子都没能见着,那马大铁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般……由于疑犯未能到案,徽州知府只好把此案挂了起来,并且一挂就是七年,成了一桩悬案。周志松从小就经常去姨父玩,往往一住就是三五天,和姨父一家相处得很有感情。他的姨父被害的那年,他才十六岁,当时哭得昏天暗地,并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凶手,为姨父一家报仇。七年来,周志松没有放弃过一次寻找马大铁的机会,但却一回也没能达到目的,以至于他常常无奈地叹息:人海茫茫,我该去哪儿找那马大铁啊……一个多月前,周志松在欣赏崔家仲所画的那幅《涌泉春景》图时,脑子里忽然升起一个大问号:从画面上看,涌泉村的房屋都属典型的杭式建筑,唯独村尾的那户人家,在屋顶之上砌着矮墙。开始时,周志松还曾为此替崔家仲感到惋惜。而当他听说那是按房屋的原样画的之后,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预感,忙问那户人家姓啥叫啥。当他听说那家的户主是在七年前才来到涌泉村落户之时,他的预感就越来越强烈了。马头墙一向只在徽州一带的建筑上才能看到,而那家的户主又恰好是在七年前才落户涌泉村的,这就不能不让周志松联想到马大铁,联想到姨父家那桩未破的案子。周志松沉思一番后,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崔家仲,并恳请崔家仲再去涌泉村一趟,设法接近村尾的那户人家,特别是那家的户主,并把那户主的模样和有疑点之物给画下来,带回徽州城,他周志松要凭借画进一步判断那户主到底是不是马大铁。周志松为啥不亲自赶去涌泉村呢?那是因为以前他常去姨父家玩,认得马大铁,马大铁也认得他,所以,一旦他去了涌泉村,并且那位户主真的就是马大铁的话,那么,势必会打草惊蛇,促使马大铁再次远走高飞。在周志松恳请后的第二天,崔家仲便动身赶往涌泉村。到达涌泉村后,他以画画为名再次借宿。然后,他有意接近村尾的那户人家和那家的户主,进行仔细的观察,并在晚上偷偷地画在画纸上。他甚至还找了一个借口在那户人家的家里吃了一顿饭。那张画了一桌子菜的画就是他在饭后画的……当然,在涌泉村时,他说的都是在拜师期学会的杭州话。那几张画房子的画再次清晰地将马头墙呈现在了周志松的面前;那被画的户主,虽然穿着当地的服装,并且脸上布满了麻点,但周志松还是看出他的身材和记忆中的马大铁很相像,而一张画着那户主手提长衫、急步而行的画,更让周志松看出,他与记忆中的马大铁一样有着一双罗圈腿;那幅画了一桌子菜的画,则充分显示出那位户主是徽州人,因为在满桌的杭式菜肴当中,鹤立鸡群般地摆着几盘徽式菜。至此,周志松判断出那位麻脸户主极有可能是马大铁。当天晚上,周志松伏案疾书,将七年前姨父家被害、被劫一事,和崔家仲两次在涌泉村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怀疑,一一写在了纸上。第二天,他早早来到徽州府衙门前击鼓鸣冤。知府接过周志松呈上的状纸和崔家仲在涌泉村所画的那些画,仔细翻阅了一番后,认为案情重大,当即派出捕头带着文书赶赴杭州府,请杭州府协助详查那位户主到底是不是马大铁。半个月后,在家等待消息的周志松忽被衙役传到了徽州府衙门。原来,捕头带领一帮捕快去杭州府,暗暗查访一番后,也认为那位户主极有可能是马大铁,于是将其抓获,并押回了徽州府。周志松来到衙门之后,发现崔家仲早已等在了那里。等了一会儿后,知府开始升堂问案。只用了半天的时间,案子就被审了个一清二楚:那位户主的确是马大铁。七年前的一天,马大铁看见周志松的姨父背着鼓鼓囊囊的褡裢从外地归来,便猜测那褡裢中装着大量的银两。于是,整天做着发财梦的他,于当天深夜手持杀猪刀潜入周志松的姨父家,做下了那伤天害理之事,然后,他一路奔逃,并于数月之后,于无意之中,逃到了涌泉村悄悄落下脚来,用劫来的银子在当地娶了老婆,盖了房子。他原本以为涌泉村离徽州府有千里之遥,加上自己早已用荆棘毁了面容,落下了一脸的麻子,并改名换姓,官府是不会发现他的,没想到,在七年之后还是被抓回了原籍。马大铁被判了个斩刑。而审完案子后,知府忍不住好奇地问马大铁,既然刻意躲避官府的追捕,为何还在自家的房屋上砌徽州特有的马头墙,而且还吃特征明显的徽州菜,从而最终露出了马脚?马大铁则垂头丧气地回答:砌马头墙那是作防火之用的,我可不想我的财产哪一天被毁于一场火灾;另外,我吃不惯我老婆做的杭州菜,所以每天必亲自下厨,做几个地地道道的徽州菜好好地享用,没想到……马大铁说完这句话后,便被押进了大牢。这时,就见周志松转过身来,泪流满面地向崔家仲深施了一礼:崔弟,多亏了你的画。请受我一拜……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画中玄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