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何其冷

  世界何其冷

  安琳霖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学生也有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但是在她眼里这个世界好冷。

  她的父亲安智哲是个很尽责任的父亲在安琳霖眼里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父亲在都不用怕她的母亲王晓善人如其名善良就因为此才有了后面的事情。王晓善有个大姐和小弟三人之间都差三岁一大家人本来和和美美的幸福极了。安琳霖一直都很庆幸她有一个这么好得家但是似乎人的运气并不能一直都那么好也不是永远都能得到神的眷顾的。

  在她六岁的时候因为姨妈王晓焕怀孕王晓善为了照顾她姐姐就全家三人从城北搬到了城西。

  一切都很好九个月后姨妈迎来了两个全新的小生命而安琳霖也迎来了两个小妹妹尽管她当时也还小。

  但她对这两个妹妹是极为宠爱的。姐姐麻晟珊从小跟着安琳霖一家生活妹妹麻晟文从小跟着安琳霖的姨妈王晓焕和姨夫麻不仁生活。

  起初安琳霖对新到来的这个小生命充满了好奇她们一家三个人所有的爱全都给了麻晟珊王晓善带麻晟珊甚至超过了当初带安琳霖的那份尽心原本一切都很好。

  八年后——

  安琳霖转眼间步入初中妹妹麻晟珊和麻晟文也上了小学这一年学校才刚开学不久父亲去了南京出差一段时间后母亲也想过去看看也就去了南京但是原本一间很好理解的事情到后来居然越来越复杂。

  这天下午大概五点多安琳霖家里没有一个人父母都去了南京安琳霖还没放学家里就只有来拿东西的姥爷。

  姥爷刚刚进门才喝了口水的功夫就听见门侧面墙上的通讯器响了他也就没多想开了门。

  “咚咚咚——”过了一会儿一个很重的敲门声传来。

  姥爷急忙跑过去开门他正纳闷这个时候谁会过来呢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魁梧的大汉。

  他被惊了不小仔细眼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已经五十多了的他的大女婿来了。

  麻不仁板着脸看了他老丈人一眼面无表情的就冲进了安琳霖他们家。

  他一句话都没和安琳霖的姥爷说一进房子就直冲安琳霖的房间拉开她房间的第二个衣柜然后自己去厨房找了一个布袋子就开始塞麻晟珊的衣服因为安琳霖和麻晟珊住一个卧室。

  塞完衣服后依旧面无表情的提起袋子走出了安琳霖家的大门全程没有跟安琳霖的姥爷说过一个字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姥爷脸色铁青的看完了全程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去制止麻不仁的行为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老了这如果是在他年轻的时候这事一定没完奈何他现在已年近七十心有余而力不足。

  等到安琳霖下午放学回来之后留给她的只是她房间那个空空如也的衣柜。

  她愣愣的看着那个衣柜听着姥爷给她讲述事情的经过心里五味杂陈。

  又过了天正好周五麻晟珊告诉王晓焕她想来安琳霖家玩一会儿她同意了。

  就在安琳霖和麻晟珊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王晓焕带着麻晟文来了。

  “珊珊走回家”这事王晓焕进了安琳霖家说的第一句话。

  “她不是刚来嘛怎么现在又要接回去”安琳霖皱了皱眉头问道。

  “走走走走赶紧还有事呢。”王晓焕不由分说的拉着麻晟珊。

  “我不想回去我想在这玩几天。”麻晟珊使劲一甩挣脱了王晓焕的手说。

  “你这娃咋是这样子呢赶紧。”王晓焕皱起眉头脸上隐有怒色。

  “你都答应让我在这玩了。”说着麻晟珊得眼泪夺眶而出。

  “让她在这玩几天能咋”安琳霖一见麻晟珊掉眼泪了火气一下就上来了质问道。

  “麻晟珊你就说你回不回”王晓焕提了些音量问。

  “我…我…不想回去…我想…玩几天”麻晟珊抽泣道。

  “不行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王晓焕说着就上来扯麻晟珊的胳膊。

  安琳霖急忙拉开她的手把麻晟珊护在怀里。

  “文文你给珊珊说。”王晓焕把麻晟文推到安琳霖和麻晟珊面前说。

  “姐姐你跟我们回去吧。”麻晟文上前一步眼泪也唰唰唰的往下落。

  “不我不回去。”麻晟珊抱紧安琳霖的胳膊抹了把眼泪说。

  “你到底要干什么”安琳霖见状火气更大随即就问了一句。

  “麻不仁让我接珊珊回去呢你知道不”王晓焕低吼了句。

  “你有本事跟他闹去跑我们家闹什么闹”安琳霖强忍着眼泪说。

  王晓焕也莫名其妙的开始掉眼泪边哭边说“我如果不把珊珊接回去麻不仁回去就要骂我们嘞你知道不”

  “那是你的事你们在你家还闹不够现在居然跑到我们家来闹。”安琳霖直接站起来一米七的个子比王晓焕高了一头都不止。

  ……

  最后安琳霖把麻晟珊带到房间里说“珊珊你先跟你晓焕妈妈回去过几天姐姐来接你好不”

  “我不…”麻晟珊听了哭的更凶了。

  “珊珊乖好了不哭了去洗个脸姐姐过几天就来接你。”安琳霖强忍着眼泪劝道。

  最后麻晟珊还是跟着王晓焕回去了。

  安琳霖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姨妈这么软弱在她家所有的事都是她妈妈王晓善说了算一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过了几天王晓善回来了但是更大的麻烦正在接踵而来。

  对于麻不仁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做法王晓焕并没有任何表示因为她认为麻不仁没有错反而转过来指责她妹妹王晓善。

  她先是给王晓善打电话大吵了一架至于吵了些什么安琳霖就不知道了。

  不过她看到了王晓焕给王晓善发的信息

  王晓焕“我给你说以后我们不要来往你看你做的事”

  王晓善“我怎么了我就去了趟南京我怎么了”

  王晓焕“你去南京为什么不给我们说嗯”

  王晓善“我去哪还要跟你汇报一下呢是吧你还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呢是吧”

  王晓焕“我告诉你我们以后不要来往。”

  王晓善“怎么我给你带了八年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现在就这么对我呢是吧用完了就一脚踢开是吧”

  王晓焕“你不就把我当你们家的摇钱树呢嘛哼那就算算你八年的保姆费有多少我给你付多少”

  王晓善“把你当摇钱树你是有几百万还是有几千万呢我把你当摇钱树。好你要算我就给你算我按市场上保姆的最低价你没管我吃管我住八年就只算你十二万你给吧。”她真的寒透了心。

  王晓焕“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你要我给你给我就偏不给你给。”

  之后王晓善没有再回王晓焕的短信。

  一连几天王晓善都食欲不振精神不好安琳霖看着也着急但是自己又没有任何办法。

  这事还不算完过了几天王晓焕又拉着脸来和王晓善求和说以后要接珊珊放假了就随便玩。

  之后这事才算告一段落。

  过了半年多学生们放暑假了安琳霖看她妈妈挺想珊珊的她也挺想珊珊的就跑到王晓焕家把麻晟珊接了回来。

  出门前麻不仁说“我给你说你明天下午就把她给我送回来你妈要是不上班就后天再送。”

  安琳霖胡乱一应就带着麻晟珊逃离了那个黑暗无比的家。

  两天期满当天晚上王晓善和安智哲坐在客厅安琳霖和麻晟珊在房间王晓善说“珊珊啊让你姐把你送回好吧”

  “不我才不回去呢我回去麻不仁他就打我。”麻晟珊把头一偏说。

  安琳霖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那你说要是麻不仁跑到我们家把我们家的房子砸了怎么办”王晓善笑了一声开玩笑道。

  “那我也把他们家房子也砸了。”麻晟珊“哼”了一声说。

  安琳霖白了一眼麻晟珊说“你要是不回去你得要给麻不仁打电话说一声呢我给你说。”

  最后麻晟珊还是拿起手机刚拨通了麻不仁的电话对方把电话给挂了。

  第二遍再拨通的时候麻不仁不冷不热的口气传来“打电话干嘛”

  麻晟珊说“你现在在哪呢”

  麻不仁反过来问她说“你现在在哪呢”

  麻晟珊蹲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脚趾头说“我还在姐姐家呢。”

  “那你就永远别回来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等麻晟珊第三次拨通电话的时候麻不仁问“你干啥呀”

  “既然…”安琳霖只听到麻晟珊的这两个字就再也没动静了纳闷见转头看了一眼麻晟珊做在床上把头埋到胳膊里无声哭泣。

  之后麻不仁就挂了电话。

  “妈珊珊哭了。”安琳霖一边抚着麻晟珊的背一边喊。

  经过王晓善劝了好久麻晟珊才停了哭给王晓焕打电话说她想多玩几天。

  当然王晓焕同意了。

  又过了五天事情就都发生在了这一天。

  下午安智哲有应酬回来得晚些安琳霖就和麻晟珊和王晓善在家吃着火锅聊着天惬意的不得了。

  之后王晓焕打来电话说她来接麻晟珊王晓善就带着安琳霖给麻晟珊的书和麻晟珊一起去了王晓焕她们家小区门口。

  王晓善走之前还特别叮嘱她姐姐说“你把事情处理好不要再给我找事。”

  王晓欢自是满口答应。

  待王晓善回到家后她告诉安琳霖她要下楼一趟。

  这王晓善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敲门。

  安琳霖放下手中的遥控器急忙走去开门门外麻晟珊脸上还挂着两行泪哭着说“姐姐麻不仁打我…”

  “没事没事你先进来。”安琳霖吓了一跳赶紧把麻晟珊迎了进来。

  安琳霖帮麻晟珊抹了把眼泪说“没事你先去洗把脸妈妈刚出去我给她打个电话去。”

  “什么她跑回来了真是给我找事呢你开门我就在楼下。”王晓善说完就挂了电话。

  安琳霖在门侧的墙上挂着的监视器上看到了王晓善就赶紧开了门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个穿着白短袖的人由于天黑安琳霖并没有看清楚后面的认识谁也就没多想。

  等到王晓善上来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她刚刚看到的那个穿白衣服的人就是麻不仁他带着麻晟文一路追了上来。

  麻不仁一进家门就拽着正在卫生间洗脸的麻晟珊一路拖着快出了卫生间。

  麻晟珊被吓得不轻边哭边喊着“妈妈…妈妈救我…”

  王晓善见状赶紧上去把边哭边发抖的麻晟珊护在身后说“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你这样是干什么呢放假了娃在我们家玩几天怎么了”

  “麻晟珊你赶紧给我往回走”麻不仁吼了一句。

  “我问你你是不回家打她了”王晓善拉着麻晟珊问麻不仁。

  安琳霖站在一旁没听太清楚只知道麻不仁否认了这件事。

  王晓善继续说“你没干什么她怎么会跑到我们家你要是好好给她说她能跑回我们家来”说着又把麻晟珊往后护了护。

  但是麻不仁一看心里非常不爽当即就一巴掌呼到王晓善头上。

  王晓善自然也不是吃亏的主她当即就挡了一下。

  安琳霖正好站在厨房门口下意识的就先把厨房门关上。

  “我给你养了八年娃你就这样对我还跑我们家打我来了是吧”

  麻不仁说了句“你今天必须给我回去”说完扭头点了一支烟坐在客厅抽起来。

  安琳霖极力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她如果学过跆拳道的话一定上去揍他一顿欺负女人麻不仁还算是个男人吗

  王晓善帮麻晟珊抹了抹脸上的泪安慰了几句就让麻不仁带着他两个孩子走了。

  走之前王晓善忍无可忍怕了他几句。

  真不是个东西

  麻不仁走了家里就安静了下来王晓善坐在沙发上边骂边掉着眼泪。

  安琳霖坐在旁边也在强忍着泪水如果她爸爸今天没有应酬早点回来的话麻不仁就不敢动手了。

  过了一会王晓善接到安智哲的电话当即穿上鞋就下了楼在进电梯前安琳霖就只听到了句“麻不仁在哪呢他追到咱家来打我来了。”

  过了半个小时后吗安琳霖到主卧室去用座机给安智哲打电话看看王晓善和没和他在一块但是电话没人接。

  等到安智哲和王晓善回来之后安琳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晓善追出去后在小区里碰到了安智哲安智哲一听立马就追到麻不仁他们小区。

  此时王晓焕已经带着麻晟珊和麻晟文先回了家。

  安智哲追上了麻不仁质问一番后两个人就开始动手。

  安智哲一脚踢过去踢得麻不仁蹲在地下半天起不来但是由于他自己喝酒了没站稳自己磕到一边的墙上。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麻不仁早已经跑远了。他立马就追了上去王晓善在后面跟着。

  却又听见他说“手机掉了去找手机去。”

  王晓善又折回去找手机周边围观的人都在告诉王晓善说她家那口子喝多了别让麻不然在暗处拿个什么东西一会儿万一出事了让她赶紧跟上去看看。

  大家都在担心安智哲因为麻不仁早已经臭名远扬凡是在这个小区住过时间不短的人都知道他的人品。

  王晓善听了又急急忙忙追了上去硬是拉住了差点跑到麻不仁家里去的安智哲。

  因为她害怕他如果真的去了再打在一起万一麻不仁打不过怕他去厨房拿刀子所以就硬拽了回来。

  而在之前王晓善去质问王晓焕“是不是要看着我们家日子过不下去了才肯罢休”因为这种事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了每一次都是王晓焕这个中间人没有做好导致事情进一步恶化。

  王晓焕的回答是“那就打吧往死里打打死了都跟我没什么关系要不你再让智哲来把我打一顿”

  王晓善气的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安琳霖生平第一次知道她爸爸居然也会动手打人。

  安智哲一米八几的个子但性格还是不错的没有年少时那么横所以安琳霖知道只要不触碰到他的底线安智哲是绝对不会动手打人的。

  后来她问起缘由的时候安智哲回答说“他敢打你妈那就不行说不通那就用男人之间的方式解决男人嘛”

  其实当安琳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不禁心头一暖她甚至在庆幸王晓善嫁了一个好男人没有像她姐姐一样嫁了一个人渣

  因为麻不仁不上班整个家靠王晓焕一个人养着。

  靠女人养着麻不仁还算是个男人吗

  自那件事情后两家彻底决裂再无往来。

  几年后——

  麻晟珊渐渐长大了她也会时不时地偷偷跑来安琳霖家。

  而在麻晟珊的心中那片阴影再也不能抹去由此对王晓焕和麻不仁更加厌恶。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何其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