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秀才郑新京

  穷秀才郑新京

清朝末年,潮州城内有各穷秀才叫郑心京,满腹文才,颇有名气,常作些文章,针砭时弊。他得文章,有如一把利斧,横砍直砍,所以北人取各外号叫郑“斧”。

  此石贵过“璇”

城里有一富商,姓蔡名大泉,虽然也曾摸过挤卷古册,但自知要参加科举考试求功名,只是镜花水月。故此花了十三万两白银,买通关节,捞倒一名举人。

  

蔡父自恃开银庄,家财富足,儿子如今又中了举人,自己便是老太爷了,好不光彩!于是就再贴报之日,再门前竖起旗杆,演大戏,欢宴宾客,闹得满城鱼浮虾跳。

  

郑斧对蔡家此举深恶痛绝。一天天刚黑,郑斧将醋倒在大墨研哩,磨了浓墨,带了大笔,来倒蔡府门口,在旗杆下写下了“此石贵过璇,一对十三万”十个大字,然后惬意地回家睡觉。

  

天亮之后,过路人围观着旗杆石上的大字,边笑边议论,蔡举人闻报,慌忙出来看个究竟,不看犹可,一看又羞又恼。管家上前附耳说:“我看这字迹,是出自郑斧之手。”蔡大泉深知郑心京不是好惹的人,只好悄悄叫人用水冲洗。他哪里晓得,用醋墨写再新刻的石上,任你怎用力擦洗,爷仍有字迹可辩。

  

从此,“此石贵过璇,一对十三万”这据句话,就广位流传成了潮州一句俗语。

  钱螺鲑赴寿宴

又有一次,城里有一知名人士做寿,郑心京和蔡大泉均被邀请参加寿筵。席上,蔡举人竟被邀坐首位,郑斧一肚子不愉快。酒过三巡,郑斧提议大家轮流讲故事,笑话以助兴,众人都拍手叫好,请他先讲,他讲了下面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年,东海龙王寿诞,鱼虾龟鳖,欢欣雀跃,热闹非常。钱螺鲑却独个儿愁眉不展。乌龟闻它:“钱兄,今日龙王大寿,你为何闷闷不乐?”钱螺规说:“唉!龟兄,每年大王庆寿,小弟总想借此瞻仰龙颜,莫奈弟身矮小,总被众宾遮住,未能一见,乌龟一听,就说:“原来如此。钱兄,不必烦恼,你可坐到我背上。同到龙宫,等龙王升殿时,再爬到我头上,我把头向上一伸,管你饱个眼福。”钱螺连忙又爬到乌龟头上。乌龟把头向上一伸,问:“钱兄,岂有见到大王?”钱螺鲑高兴地喊:“看到啦!我看到大王啦!”龙王忽见乌龟头上戴了一顶小巧玲珑的帽子,感到十分诧异,便问:“乌龟,你何时捐顶呀?”乌龟说:“不,不是我捐顶,那是钱兄呀!”

  

众宾客听郑斧讲到这里,捧腹大笑,只有蔡举人,哭笑不得,托故离席,惺惺而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穷秀才郑新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