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师相亲

  刘老师相亲

  镇二中的刘喜林老师,三年前二十二岁,从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小伙子英俊潇洒,仪表堂堂,因为是科班出身,校长就让他担任毕业班的英语。他没有辜负校长对他的信任,干起工作来废寢忘食,同事们都说他简直不要命了。

  虽然同事们对刘老师的评价很好,但这些并不能减少他心中的苦恼。他上面有一个哥哥,年迈的父母为了给他娶一个嫂子,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又加上他上学时赶上物价上涨,学费特贵,三年大专下来,家里便欠了一屁股债。他想着参加工作后的工资能补贴家里一些,哪知道教师工资也不高,他每个月一千多块的工资只能勉强填饱自己的肚皮,怎能接济父母?为此,他常常叹气,恨自己没本事。

  在农村,除去在外面打工的,青年人一般结婚比较早。小刘的父母见别人家的孩子都结婚了,心里像长草了似的过不去,跑到学校非要让儿子快些结婚。小刘说:“爹,结婚是要花钱的,咱们家又不是太宽裕,还是晚两年吧?”他爹一听,立刻骂起来:“混蛋,老子就是贷款也要让你结婚,要不人家会骂老子不懂事。”小刘看到他爹发脾气了,吓得赶紧闭了口。

  经过他爹这么一闹,校园里的同事们都知道小刘还没对象,他们纷纷议论:“这么好的小伙子还没对象,真是可惜了。”有热心人就开始操心给小刘介绍起对象来。

  这天,教导主任杨老师找到小刘,开门见山对他说:“喜林,你在学里表现得不错,是个好小伙,作为同事我想给你帮个忙,我有个远房的表侄女,在县纱厂上班,人漂亮,条个好,你看是不是见见面?”

  小刘想父母有那个心,自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再说这是领导对他的赏识,当下答应了。星期天,他特意梳妆打扮,换了一身新西服,跟随杨老师与这个叫小燕的姑娘见了面。也许是缘纷吧,他和小燕一见面,心里便有了那种感觉,觉得小燕人漂亮,也很随和,有着农村人身上吃苦耐劳的优点,正是他等了很久很久的那种人。于是,他隔三差五地进县城约小燕出去玩,两人也渐渐地有了感情。

  小刘他爹听说儿子有了女朋友,高兴地整天合不拢嘴,每顿都能多吃一碗饭。他催促小刘跟姑娘商量一下,把婚事办了。小刘是个孝子,很听话,就约出小燕,跟她说了,小燕说:“喜林,你看我也是农村人,在城里工作,没有房子怎么办?结婚后,咱俩住哪儿?你能不能跟家里商量一下,买一座房子,单元楼也行。”小燕说是商量一下,可小刘听她的语气却是不容商量,顿时傻眼了。家里还欠人家钱,自己工资又不高,这单元楼最便宜的也得20万多元,自己上哪儿弄这么多钱啊!

  看着小刘无奈的眼神,小燕劝他回去好好想一想,跟家里好好商量商量,说完就走了。小刘回到家,没给父母讲任何关于房子的事。他爹问他跟小燕商量得怎么样,他说:“我俩性格合不来,人家又谈了一个。”他爹听了,只是唏嘘叹惜,连说失掉了一个好儿媳。

  随后,小刘真的没再跟小燕联系过,后来他听说小燕又在跟一个县城有房子的汽车司机谈恋爱。

  后来县里发现了几个金矿,县财政马上充裕了,小刘的工资跟着长高了近5百元,跟其他行业的同龄人相比也是遥遥领先。学校里和小刘差不多的年轻人马上抢手起来,说媒的人频频光顾校园,把大门口的石门槛也踩下去了一大截。

  学校看大门的老陈迈着不灵便的双腿跑来找到小刘教师,说:“喜林,我有个远房外甥女,多少年都没来往了,在纱厂工作,她妈托我在咱们学校给她找一个,我想来想去,觉得你最适合她,你看……”

  自从跟小燕吹了后的这三年,小刘还真是没闲着,走马灯似的换女朋友,不是人家嫌他家穷,就是人家向他要单元房,或者就是他看不上人家,总之一个没成。小刘想到自己已经二十五了,对象的事还是八字没一撇,又加上老父亲催得紧,心里难免有些焦急。这时听老陈也在为自己操心,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老陈又指指自己的风湿腿,为难地说:“我腿脚不灵便,就不带你们见面了,今晚你去县城电影院门口,那个拿着最新一期《故事会》的姑娘就是我给你介绍的。”

  晚上,小刘早早赶到县城,在烩面馆里简简单单地吃了一大碗烩面,然后匆匆买了一本最新的《故事会》来到也县电影院前的路灯底下。他抬腕看表,还差10分钟才到约定的8点整。突然,他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对了,她不就是因为在县城里要房子而和自己吹了的小燕吗?

  小刘有点不好意思,赶紧低下了头,可小燕却径直走到他跟前,燕语莺声地说:“同志,你这一期《故事会》是最新的一期吗?”小刘闻听此言,一个机灵,猛然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小燕。老陈在他赶到电影院之前告诉过他,他与那姑娘见面时的暗号就是“同志,你这一期《故事会》是最新的一期吗?”原来,小燕就是今晚他要见的姑娘啊!

  小燕这时也看清了抬起头的小刘,瞪着水灵灵的眼睛,张着红嘟嘟的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刘老师相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