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娜

  戴安娜

  戴安娜,又叫阿耳忒弥斯,这位美丽的女神是阿波罗的孪生妹妹。她不仅是月亮女神,同时也是捕猎女神。

  这位女神在艺术作品中被描绘成美丽的少女,穿着狩猎的短衣,背长弓,佩箭袋,头上戴着花冠。

  当年轻的月亮女神被介绍给奥林匹斯山诸天神时,每一个天神都想娶她为妻。但是她拒绝听那些求爱的唠叨,她求她的父亲允许她终身不嫁。父亲朱庇特迫不得已,答应了她的要求。每天黄昏,当太阳完成了他的行程,戴安娜便登上她的月亮车,驾着她乳白色的骏马,驰过苍穹,巡察四方。天上数不清的星宿,为她点着光亮来取悦于她。她低头观看已经沉睡的大地,朦朦胧胧,如梦一般。在她看来,白昼已是娇艳无比,晚间,应该借助夜色来显现妩媚。

  一个晚上,她默默地驱车前行。忽然,她勒住了马的缰绳,因为,她看见了山下的一只摊开的手。一位年轻的牧人,睡得很香甜,他仰起的脸被柔和的月光照亮。戴安娜凝视着他,她感觉到她的心跳比对他的赞美还明显。她从车上轻轻地下来,来到他的身边,慢慢地俯下身去,在他半张着的唇上留下了仙境般甜美的吻。

  青年恩底弥翁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惶惑地看着眼前那张美丽的脸。戴安娜见青年醒了,急忙离开了,但是,她已点燃了青年人心中的无法熄灭的感情火焰。他一跃而起,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看清了月亮,他觉得她离自己很近,其实,她正在绕着深蓝的天穹离他远去。他明白了,发生的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不过这梦是如此的甜蜜,他躺在草地上,想让这梦继续,等她再来。

  可是,这一夜,梦再没有来。但在第二夜,他躺在原来的地方,一切又在甜蜜中出现。夜复一夜,苍白的月光掠过他的脸的时候,他觉得十分甜蜜。

  戴安娜的情感完全被他激发出来,几乎到了不能忍耐的地步。月亮车到了山巅,她却不能下车,哪怕只一会儿,跑到他身边,匆匆吻一下他也不行。

  对恩底弥翁而言,好像有一种魔力,阻碍着他向她表达自己的情感。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戴安娜无法忍受了,她心中的美少年将与别人结婚,她对他施以魔法,让他永远沉睡。她将他带到拉穆斯山,并隐藏在山洞中。这个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绝不能让世人瞥见。每天晚上,戴安娜停车驻足,在狂喜中端详她心爱人儿的俊美模样,并在他失去知觉的唇上,轻轻一吻。这个关于戴安娜和她的出身低微的情人的故事,刺激着世世代代诗人的创作。

  恩底弥翁并非是戴安娜爱过的唯一的凡人,她还曾经将自己的感情抛洒在青年猎人俄里翁的身上。猎人整天在丛林里穿梭,一条忠诚的猎狗西锐斯紧紧跟随着他。

  一天,他与戴安娜的一群山林女神,阿特拉斯的七个女儿普列阿得斯们在密林深处不期而遇。年轻漂亮的姑娘们激发了年轻人对她们深深的爱,他越接近她们,心越是灼热。当他靠近她们,正准备开口说话,她们一哄而散,四处躲藏。他怕再也见不到她们,就跟着她们的身影穷追不舍。姑娘们不顾一切地拼命往前跑,直到精疲力竭,再也跑不动了。她们向主人呼救,天神伸手援助,当俄里翁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时,只看见七只雪白的鸽子飞向蓝天。

  气地跑来时,只看见七只雪白的鸽子飞向蓝天。

  俄里翁是一个用情不专的青年,他很快又爱上了墨洛珀。墨洛珀的父亲科奥斯的国王俄洛皮翁,同意他们的婚姻,但是有一个条件,即俄里翁要以自己的勇敢行为赢得新娘。但是,此刻的俄里翁为病所困,体力支撑不住,于是,他心生一计,与其公开结婚,不如诱拐到手。然而,他的计谋被俄洛皮翁的高度警惕挫败,他不仅失去了新娘,而且双目失明,成了瞎子。

  伴着失明、绝望、孤独,他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一个地方,希望能找到一个能恢复他视力的人。后来,在库克罗普斯的山洞,同情其不幸者将其带到太阳那里,从太阳的光辉中,他借到了一束光。

  他很快又快活起来,并恢复了他喜爱的活动——从早到晚在林中狩猎。戴安娜与他在林中相会,对他的遭遇有所了解,所以很快便爱上了他。这一幕恰好被阿波罗看见了,阿波罗心头很不是滋味。世上发生的事,都逃不过阿波罗的眼睛,他打定主意,要尽快结束她的快乐。他将她召到身边,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他同她大谈箭术,还借口要看一看她号称女射手的箭术,吩咐她射飞靶——一个远处海上忽上忽下的黑色斑点。

  戴安娜瞄准靶子,用力射出。她看见目标被击中,然后沉到海底去了。可是,她没有想到,那斑点不是别的,正是俄里翁的头。他正在海里游泳,不幸被指定为箭靶。当她发觉后,痛苦不堪,泪眼涟涟。她向苍天发誓,永远忘不了俄里翁,戴安娜还将他和他的猎狗西锐斯,排为天上的星宿。

  每当戴安娜坐着月亮车,完成夜间的行程后,她便走下车来,提着弯弓,佩着箭袋,在山林女神们的陪同下,到森林里去狩猎,这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一个夏日的午后,经历了长途跋涉,戴安娜和她的伙伴们来到一处山泉旁,周围静悄悄的。这儿是她们经常嬉戏的地方,清水泛着涟漪,鲜花在岸边怒放,草地发出幽香,十分诱人。戴安娜和她的侍从们,迫不及待地脱下猎装,都将身体浸在了泉水中。

  碰巧的是,那天出门打猎的,不只是女神和她的随从们。猎手阿克特翁也起了个早,出门捕猎,此刻走累了,口也渴了,便走到了这个有名的山泉边。靠近山泉时,阿克特翁仿佛听见银铃般的笑声,他一下子匍匐在草地向前爬行,小心翼翼地生怕弄出了声音,他轻轻地分开地面茂密的小枝条,观看这群嬉戏的姑娘们。

  戴安娜敏锐的耳朵似有察觉,她发现了年轻的猎人,她因愤怒而说不出话来,一个凡夫俗子竟敢如此放肆地偷窥她们。她用双手捧起水,朝着他的脸上泼过去,命令他走开,并不准他告诉别人他所看见的。

  亮晶晶的水洒到了阿克特翁的脸上,就在他打算向她谦恭地表示从命时,他变成了一只牝鹿。牝鹿四肢发达,皮毛茸茸,还有一对分开的角。阿克特翁一无所剩,唯一尚存的是因意识到自己变成牝鹿而引起的悲哀。他站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十分沮丧。这时,戴安娜对他说道:你现在可以去对人说,看见我没有穿衣服,去说吧,只要你能够。远处,传进他的耳里的是他的捕猎犬一阵阵的呼叫声。

  如果回家去,他没脸见人,留在森林,他心里又害怕。矛盾、苦恼,简直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他像发了疯似的奔跑着,一路跌跌撞撞,穿过森林。可是,为时已晚,捕猎的狗群看见了他那毛茸茸的躯体,把他当成了猎物,就在他后面穷追不舍,狂吠不已。

  可怜的阿克特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逃不出厄运的追逐。他的四肢再也支撑不了他的身躯,他倒在了地上。猎狗张开血盆似的大口,唾液直向下滴着,眼睛充满了血丝,一步一步向他走近。阿克特翁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猎狗一跃而上,咬住了他那颤抖的喉咙。

  戴安娜广泛受到人们的崇拜,数不尽的信徒对她顶礼膜拜。祭拜她的最有名的殿堂,是小亚细亚的以弗所。古人有许多纪念月亮女神的活动,因为人们相信,她随时随地会伸出手来,保护所有的好人。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戴安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