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丘利

  墨丘利正如我们在这本书中已经多次提到的,朱庇特绝不是一个严守诺言的人。尽管他妻子一再抗议,他仍旧朝三暮四,改不了贪恋女色的毛病,在路途上,看见了漂亮的女孩,他就神不守舍。就这样,他又拜倒在平原女神迈阿的石榴裙下,并与她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当他们在库伦山洞里,看着他们的儿子墨丘利出生的时候,这一对神的爱情达到了顶峰。这位神的儿子,与凡人的孩子一点儿也不像,他一落地便手脚不停。他从母亲的膝盖上跳下来,抓住放在地上的一只乌龟壳,两边钻上孔,穿上一排细线作为琴弦,用手在上面拨动,发出一连串动听的音符,制造了人类第一架竖琴。这孩子胃口很好,才到傍晚,就饿得特别厉害。他从熟睡的母亲身边跑出门去寻找吃的。没走多远,他就来到一处旷野中的草甸,阿波罗的牲畜在这里放牧。吃草的牛共有五十头,一头头膘肥体壮。墨丘利相信它们细嫩又多汁,便把它们驱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他用柔软的枝叶包裹住牛的脚,免得留下脚印。安全地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墨丘利毫不怜惜地杀了两头牛,便吃了起来。阿波罗发现牛丢了,就去查找盗贼和盗贼藏身的地方。可是,除了一些破枝残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一下想起来,那天早晨,在高耸的奥林匹斯山上,那个出生的孩子被神们宣布为盗贼之神。这样,他不再去搜寻,而是直接赶往库伦山洞,他看见墨丘利在摇篮里安静地睡着。太阳神粗鲁地将孩子从梦中摇醒,要他还牛来。开始墨丘利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是不认账,直到阿波罗大发雷霆,要把他拖上奥林匹斯山时,孩子才承认了,天神责令他归还已偷财产。墨丘利服从判决,将剩余的牛归还阿波罗,至于那两头已吃掉了的、不能复生的牛,墨丘利用刚制好的竖琴来抵偿。古人认为,太阳神阿波罗拥有大批的牲畜,它们是云彩的象征;墨丘利是风的人格化。风在夜间出来,经过几个小时的强劲吹拂,云层被吹散了,而风过之处,留下了残枝败叶。阿波罗非常高兴得到了竖琴,作为回报他也想赠给墨丘利一件礼物,这礼物是一根白色魔杖。魔杖具有缓和一切冲突和矛盾的功能。墨丘利急于要试一试它,于是就将魔杖插在两条纷争的蛇之间,说来也怪,本要斗个你死我活的蛇,一下子缠绕在魔杖上,从此亲善和睦。这使墨丘利十分高兴,他命令它们永远缠在杖上,并开始在一切场合使用蛇杖。在古罗马,信使手中常持这样的棍杖,就是缘于墨丘利的这段神话故事。得到了蛇杖的墨丘利,被任命为天神的信使,为了达到飞毛腿的速度,他的脚上穿了一双带羽翼的草鞋,穿上这双草鞋,飞行速度惊人。这还不够,天神又给他一顶带翅膀的帽子,在功能上与草鞋相互补充,就好像现代飞机配了双引擎。英国诗人济慈就曾在诗中称赞墨丘利在天上的飞行速度,超过了光的速度。墨丘利不仅是天神的信使,而且也是口才神、经济神、雨神和风神,他还是旅行者、羊群、骗子、强盗的保护神。朱庇特待墨丘利很好,将这个孩子视为自己的盟友。尽管如此,忠诚的信使墨丘利却经常无事可做,尤其是朱庇特狂热追求河神伊那科斯出众的女儿伊俄的时候,墨丘利更是被闲置了起来。为避免朱诺的责备,朱庇特干这事,比往常更加小心,只有当认定他的妻子已经睡熟时,才去会他心爱的人儿,另外他还在自己和情人的头上罩上云层。无论如何也不让奥林匹斯山的神们有任何窥视的机会。一天午后,朱庇特觉得各方面条件均已具备,就立刻下凡到人间去看他的伊俄。他们在河边漫步,却感觉不到午后的炎热,因为云层阻隔了灼热的阳光。可是今天,朱诺睡得不如平常深,很快就醒了过来。起床朝四周看,她觉得一切如常。不过,隔了没多久,她的注意力被下界一片不透明的、一动不动的云层吸引住了。她一想,不对,这云层不该在这里。因为她吩咐过它们,在她醒来之前,不得离开蓝天。这云层引起了她的疑心,她在奥林匹斯山寻找朱庇特,没找到,于是,她飞向人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云层扫向旁边。朱庇特察觉了她的到来,他刚把身边的少女变成小母牛,朱诺就降临了,质问他在这里干什么。朱庇特指着小母牛说,我在制造这个玩意儿打发时间。可是,他的解释无法说服朱诺,因为,环顾周围,附近不见任何生物。于是,她怀疑她的丈夫已坠入爱河,在跟女伴秘密调情,为不使她生气,他将心肝宝贝隐遁了。朱诺假装糊涂,请她的丈夫把新制造的东西给她看看。这样的请求不便拒绝,但是,他又不情愿,若是拒绝,更会增添了她由嫉妒而生的愤怒。天后带走了伊俄,将她置于她的仆人、百眼巨兽阿耳戈斯的监控之下。阿耳戈斯睡觉时,也是一半眼睛闭着,一半眼睛睁开。有诗人曾写道:阿耳戈斯的眼睛,是天堂的哨兵;他的千百只眼睛交替值勤。无论他醒着,还是睡熟了,谁也逃不过他的监视。朱诺吩咐阿耳戈斯看好小母牛,并随时报告小牛不正常的举动。有一天,当阿耳戈斯在河边放牧羊群时,他听见她向她的父亲伊那科斯讲述被变形的经过,他立刻如实地向朱诺汇报了他的发现,朱诺叫他回去继续监视。而此时,朱庇特却十分烦恼。日子一天天过去,可他就是没有机会与伊俄谈上一两句,也没有能力将她从监禁中解脱出来。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朱庇特叫来墨丘利,指示他想一些解放伊俄的办法。墨丘利便捏了一把罂粟,来到阿耳戈斯身旁,给他讲故事。墨丘利原本是一个故事大王,可这次他讲的故事,既不娱人,也不娱己,他用低沉的声音,讲了许多又臭又长、索然无味的故事。他的故事像催眠曲,使阿耳戈斯的眼睛闭上了一半,昏昏欲睡。故事仍以同样单调的方式进行着,趁他不注意,墨丘利将带在身边的罂粟从巨人的头顶撒下去。于是,阿耳戈斯其余的眼睛,一只又一只地闭上,完全睡着了。墨丘利抓住巨人的剑,用力砍下去,阿耳戈斯便身首异处了。但这只完成了任务的一半。因为,当墨丘利赶着小母牛离去时,被朱诺发觉了。于是,朱诺马上放出许多牛虻,去折磨那头可怜的小牛。牛虻残忍的锥刺,像用大木棍抽打一般,小牛被逼疯了,她拼命逃跑,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越过高山、跨过平原、涉过河流,最后投身大海。此海以伊俄的名字命名,现在人们称之为爱奥尼亚海。事实上,伊俄没有死,她泅过海,上了埃及海岸藏身。在这里,朱庇特恢复了伊俄少女的天真和可爱。他们的儿子厄帕福斯也在此地出生,后来,他们的儿子成为埃及孟斐斯城的建造者和第一任国王。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墨丘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